|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694章邪眼

第694章邪眼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9-29 23:44  字數:3563

抱歉,小區停電一天,明天上午9點才來,現在苦逼的在網吧里碼字!

只能在網吧再寫兩更了,明天一共8更。最後24小時,求月票!

曹天龍在那裡心痛欲絕,凌雲卻是冷靜的很,六名外國的血族後裔被他殺了之後,他立即就把自己的冥血魔刀收了起來。

冥血魔刀是對付敵人的,可對面的兩個,一個是曹天龍的爺爺,一個是曹天龍的父親,兩人雖然都已經被陳建癸初擁過了,也變成了血族,可凌雲當然不會傷害他們小說章節。

曹天龍的爺爺叫曹駿雄,父親叫做曹興昌,兩人都是華夏古武修鍊者,曹駿雄是先天四層初期修為,曹興昌是先天一層巔峰修為,分別是曹家的前任家主和現任家主。

凌雲毫不避諱的用強大的神識鎖定了他們,同時,他也把陰陽神眼發揮到了極致,仔細觀察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不對呀……」

凌雲看了目光獃滯的兩人半天,眼神中不禁流露出了一絲疑惑。

凌雲聽傑斯特和保羅兩人說過,雖然說,血族的初擁過程,乃是血的盟誓,不可逆轉,無法毀滅,一旦初擁完成,被初擁者就必須要對他的主人徹底忠誠,只要主人不死,就終生無法背叛。

可是,徹底忠誠歸忠誠,卻不代表被初擁的人類,就失去了自己的靈魂和意志。以及性格。

無論是吉姆,傑斯特。還是保羅,他們明顯都擁有自己的靈魂和性格。談吐方式和行為動作,都各有不同,而且他們有自己的喜好,也有恐懼。

可曹駿雄和曹興昌這兩人,目前看來,根本就是兩具行屍走肉,他們像是被抽走了靈魂。

「爺爺,爸爸,你們怎麼不說話呀?我是天龍啊!我和凌雲來救你們了。你們到底怎麼了?」

曹天龍痛苦一番之後,他也發現了不對,因為,他第一次和戰友返家的時候,曹駿雄和曹興昌,並不是這樣的,他們只是對他冷漠,並且不敢出現在陽光下而已,可現在。曹天龍看兩人的樣子,發現他們竟然不認識自己了。

「凌雲,這……這是怎麼回事?現在可怎麼辦?!」曹天龍慌了,扭頭看向凌雲。

凌雲的臉色卻是沉了下來。他也不回頭,而是直接問身後的傑斯特道:「傑斯特,這是怎麼回事。他們兩個怎麼好像失去了靈魂?」

「哦,舍特!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傑斯特活見鬼似的喃喃自語。口中說道:「不可能的,他的實力不可能提升的這麼快的!」

保羅也是臉色大變。他抬手指著對面的曹駿雄和曹興昌說道:「尊敬的老闆,這就是邪眼,只有高級血族才能施展的邪眼……該死的陳建癸,他的等級提升的怎麼會這麼快?!」

高等血族,可以藉由一個眼神,或是一個手勢,像是催眠一樣,將無辜的受害人引出安全的房子,走向血族的藏身處,任由其加以殺害,一點也不會反抗。

血族的這種能力,被稱為邪眼。

邪眼可以進行催眠,發展到一定程度,甚至可以控制人的思想行為,把人類自己的靈魂意志徹底磨滅掉,成為高等血族的僕人和傀儡。

除了血統純正的血族成員,一些普通的人類被初擁後變成吸血鬼的,起碼要達到子爵以上,才有可能施展邪眼,然而,陳建癸已經具有了邪眼的能力!

也就是說,陳建癸回到國內兩個多月以後,竟然已經晉級子爵了,這樣恐怖的提升速度,傑斯特和保羅怎麼可能不震驚?!

「這就是邪眼?!」凌雲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他嘴角兒緊抿,臉色更加陰沉,心中不免為曹珊珊更加擔憂了起來。

刷!刷!

還不等凌雲回答曹天龍,對面的曹駿雄和曹興昌,猶如一起得到了某種指令一般,對著凌雲四人飛身撲來!

「你們三個退下!」凌雲暴喝一聲,飛身就迎了上去,他的身後傳來曹天龍的一聲悲愴大呼:「凌雲,請你不要傷害他們!」

曹天龍生怕凌雲痛下殺手,百忙中不忘提醒了凌雲一句。

「不用你說!」

凌雲在空中回應了一句,心說這還用你提醒,要是把你爺爺和你爹給殺了,珊珊我也就不用救了。

「嘭!」

一聲巨響,凌雲在空中頭一個就迎上了曹駿雄,他知道對方是先天四層高手,不敢託大,把大衍聚星寶訣運轉到極致護身,硬生生挨了曹駿雄全力一擊!

一擊得手,曹駿雄身形倒飛而回,凌雲卻是毫髮無傷,身形落地之後,再次腳尖點地,後發而先至,瞬間就擋在了曹興昌的身前,又是挨了曹興昌一擊。

這是兩名華夏的先天高手變成的血族,華夏古武,變身血族,凌雲硬挨了他們兩下,就是想看看,他們跟傑斯特和保羅這樣的血族後裔,有什麼不同。

試驗的結果,讓凌雲很震撼!

曹駿雄還沒有變身,他的力量,竟然比當初先天五層的程剛雄還要大!同樣的,曹興昌先天一層巔峰的修為,力量竟也勝過了先天二層巔峰的崔老!

華夏古武高手成為血族,自身的力量竟然能直升一級還要多!而且,這還是他們沒有變身的結果!

凌雲知道,這兩人現在都是行屍走肉,他們既然出手攻擊,肯定是一上來就使用了自己最大的力量,絕對沒有任何保留。

「凌雲,你沒事吧?!」

曹天龍見凌雲竟然不閃不避,硬生生挨了自己的爺爺和父親的兩下攻擊,把他看的心驚肉跳。心中感動無比,又為凌雲擔心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