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689章又是陳家!(飆淚求月票

第689章又是陳家!(飆淚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9-28 18:16  字數:3587

八更之第四更!精彩劇情大幕已經徐徐拉開,求月票!謝謝鴨總~大盟的萬賞!從32名被爆到37名,菊花都爛了,步征哭求月票!

當然還是傑斯特來開車,不過,這一次,他卻沒有任何的抱怨,而是非常主動,爭先恐後的當起了凌雲的司機,生怕被保羅給搶先了。

「傑斯特先生,我有一百個理由相信,你完全能夠勝任我的司機這個光榮而神聖的工作,但是,在這之前,你是不是應該先穿上一兩件衣服再說?」

凌雲笑嘻嘻的看著駕駛位置上,渾身蒼白,赤身裸體的傑斯特說道小說章節。

「哦!舍特,真該死,我怎麼能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忘了……我尊敬的先生,真是騷瑞,非常非常的騷瑞……」

傑斯特一聲怪叫,猛地捂著自己丑陋的下體,倉皇的跳車而出,直奔轎車的後備箱,從裡面拿了兩套燕尾禮服出來,迅捷無比的自行穿了一身,然後把另外一身丟給了車后座上的保羅,讓他也穿上。

然後,傑斯特才重新坐回到駕駛位置,他非常抱歉的對凌雲聳了聳肩,說道:「哦,尊敬的先生,想必您也看到了,我們經常需要進行必要的變身,因此,我們為自己準備了很多套衣服,只是,如果沒有人提醒的話,我們偶爾會忘記了穿而已……」

血族成員的身體,無一例外的都是冰涼的,對正常的溫度沒有多少感覺。保羅和傑斯特又剛剛受到了凌雲的極度恐嚇,所以剛才忘記了穿衣服。

凌雲饒有興趣的盯著傑斯特的下身。笑嘻嘻的問道:「我非常感興趣,你們那玩意兒還有沒有用。如果把那東西給砸爛了的話,它還能不能跟其他地方一樣,很快恢復?」

「哦,撒旦,我尊敬的先生,您可真是我們的撒旦,雖然我承認,您確實擁有能秒殺我們的力量,但是。看在上帝的份上,這個問題,我傑斯特拒絕回答,完全拒絕回答!」

傑斯特又是一聲怪叫,賭咒發誓絕對不會回答這個問題。只是他嘴裡一會兒是撒旦,一會兒是上帝的,也不知道到底信奉的是誰。

「好吧,我只是想跟你探討一個學術研究問題而已,你那麼激動做什麼。快開車吧,越快越好……」凌雲看著反應過激的傑斯特,有些好笑的說道。

「哦,謝謝。我尊敬的先生,我可以開車,只是。您能不能先告訴我,您的目的地是哪兒?」傑斯特啟動了汽車發動機。問凌雲道。

「京城。」凌雲淡淡說道。

凌雲話音未落,傑斯特一腳油門踩到底。銀灰色的轎車就像子彈出膛一般,瞬間就射了出去。

曹天龍開著那輛黑色的奧迪,拉著崔老,緊緊的追在銀灰色轎車的後面,寸步不離。

銀灰色轎車一直在加速,速度很快就超過了兩百邁,高速公路兩旁的電線杆和綠樹在快速的倒退,如果一直照這個速度,七八個小時就可以趕到京城。

清水市距離京城,公路的里程,也就是在一千三百多公里上下。

「現在,你們可以告訴我了吧?你們口中的男爵大人,到底是誰?」

凌雲坐在車裡沉思,想了一會兒之後,他開始問起了第一個問題。

「我們的男爵大人,是密斯特陳,哦,也就是你們華夏,京城陳家陳先生,叫陳建癸……」

凌雲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心說果不其然,還真的是曹珊珊那位從米國留學回來的表哥,那位陳家的陳公子在搞鬼。

原來他叫陳建癸,還真他嗎的是活見鬼啊!

凌雲記得很清楚,清明節放假的頭天晚上,他和曹珊珊在學校的操場上進行約會,兩人說到京城七大家族的時候,曹珊珊曾經接到了一個美國打來的越洋電話。

那個男人的聲音很陰柔,那段時間一直在瘋狂的打電話騷擾曹珊珊,就在那天晚上,陳建癸在電話里告訴曹珊珊,說他馬上就要登上回國的飛機了,給曹珊珊打電話,就是提前通知她一聲。

曹珊珊當時不堪騷擾,早已對陳建癸不耐煩,而且那天晚上,正是她第一次跟凌雲約會,自然就一口拒絕了陳建癸,同時說要換掉手機號碼。

可這個陳建癸,說話的聲音雖然陰柔至極,可語氣卻是非常霸道,根本不給曹珊珊拒絕的機會,一派胸有成竹的樣子。

曹珊珊無奈,因為那時候,凌雲還沒有承認做曹珊珊的男朋友,而且,凌雲那時候還不顯山不露水,曹珊珊生怕凌雲對付不了這個陳建癸,她怕凌雲吃虧,就只能使用了拖字訣,想把事情拖到高考之後再說。

陳建癸也答應了曹珊珊的要求,同時也說他回國之後,還要忙兩個月,要等曹珊珊高考結束……

本來雙方相安無事,誰知凌雲在清明節假期的最後一天晚上,進入了天坑,一去不返,音訊全無,孫天彪恰好殺到清水市,凌雲家裡慘遭驚天慘變,曹珊珊敏感的察覺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就親自返回家族,想要表明自己的心跡和立場,想讓曹家出面,來對抗和震懾孫家的勢力,誰知卻是自投羅網,被陳建癸一舉拿下……

凌雲早就隱隱猜出,曹珊珊回到家族之後如同石沉大海,音訊全無,應該跟她那個什麼陳家的表哥有很大幹系,剛才看到了三個血族後裔都是外國人,他瞬間就把所有的猜測都給聯繫了起來,一下子就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摸了個七七八八。

「又是陳家!」

凌雲的一雙俊眼,微微眯了起來,陳家的動作。實在是太大了!

凌雲和獨孤墨,在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