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673章辭行

第673章辭行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9-24 22:29  字數:3496

「慕容姐姐……」

凌雲推門進屋,剛才慕容飛雪手忙腳亂的補妝的情景,都被他用神識看在了眼裡,他覺得確實有些冷落慕容飛雪了,心裡有些歉然。

「你還記得我啊?怎麼這時候來了?高考考的怎麼樣啊?」

慕容飛雪側著臉蛋兒,不想讓凌雲看到她剛剛哭過,裝作漫不經心的問道。

凌雲嘿嘿一笑道:「哎呀,慕容姐姐這是說的什麼話,其實我心裡一直惦記著慕容姐姐呢,可是為了高考沒有辦法啊,我跟人家賭了一個億,要是考不上的話那就全虧了,所以這段時間一直在忙著複習,你看,昨天剛考完,今天這不就趕緊過來看你了?」

凌雲的想哄人的時候,他的嘴確實很甜,而且說的句句在理,讓慕容飛雪想生氣都找不出理由來。

慕容飛雪俏臉一紅道:「我就問你高考考的怎麼樣,你說那麼多沒用的做什麼?誰稀罕讓你惦記了?」

頓了頓,慕容飛雪又道:「那你昨天為什麼沒來?」

慕容飛雪明知道凌雲是在撒謊,因為凌雲昨天下午剛來了古玩市場一趟,和宋正陽在古玩市場轉悠了大半天,身旁還跟著個薛美凝,恰巧被她看到了,可凌雲經過天璽閣門口,連門都不進,她能不傷心嗎?

到了晚上吃飯的時候,慕容老爺子一看自己的寶貝孫女眼睛都腫了,那個心疼就別提了。他想著凌雲也高考完了,於是親自去了珠玉堂。告訴宋正陽務必讓凌雲今天來一趟,別說是傳家寶,就是把他這條老命再還給凌雲都行!

「呃……昨天?」

凌雲心說昨天我來了啊,不過那時候剛哄好了小妖女,要是帶著她來你這裡,那我不是白折騰了嗎?

慕容飛雪秀眉微蹙,唇角兒緊抿,靜靜的看著凌雲。看他到底怎麼回答。

只見凌雲嘻嘻一笑說道:「慕容姐姐,昨天考完試,下午我來過古玩市場啊,不過是過來挑選石頭的,因為晚上還有急事,就沒顧得上過來看你……」

凌雲心說得了,我乾脆直接說說話得了。省的她再橫挑鼻子豎挑眼的,太麻煩。

慕容飛雪見凌雲沒有對她撒謊,心裡總算是得到了少許安慰,她這才輕輕一笑,咬著嬌艷的嘴唇說道:「還傻站著幹什麼,屋裡又不是沒有座位……」

兩人在屋裡坐了一會兒。一時間誰也不知道說什麼話題,頗為尷尬,半晌後,還是慕容飛雪受不了這種尷尬,先開了口。

「剛才問你呢。你高考到底考的怎麼樣啊?」

凌雲嘻嘻一笑道:「還行,反正上大學是沒多大問題……」

「且!整天逃課。還想考大學,臨時磨槍有用嗎?」慕容飛雪白了凌雲一眼,嬌嗔道。

凌雲沖著慕容飛雪哈哈一樂:「這叫做臨陣磨槍,不快也光……應該是有用的吧……」

一句話逗得慕容飛雪掩嘴輕笑,凌雲卻是站了起來,身形一晃就來到了慕容飛雪的面前。

慕容飛雪看著凌雲高大的身形突然就來到了自己的身前,她心如鹿撞,顫聲問道:「你,你想幹什麼?」

凌雲嘻嘻一笑,語氣溫柔:「慕容姐姐,今天風大,你剛才眼睛裡是不是進了沙子了,我看你眼睛好像有些紅腫,我幫你治療一下,消消腫……」

說完,凌雲抬手拿出一張四級清愈符,對著慕容飛雪的額頭眼睛部位使用了,一瞬間就讓慕容飛雪恢復如初,變得光彩照人。

這一瞬間的變化,就連凌雲都看的目瞪口呆,他嘿嘿笑道:「嘿嘿,這才漂亮嘛!」

兩人咫尺之隔,慕容飛雪感受著凌雲身上散發出來的雄性氣息,心說一個男孩子身上的味道怎麼會這麼好聞?

她心神顫動,紅著臉低著頭,嬌聲幽怨道:「有什麼漂亮的?就算再漂亮,你還不是說忘就忘了?」

凌雲笑道:「當然不可能忘,我這不是來了嘛……姐姐,你好像瘦了呢!」

慕容飛雪確實瘦了,還是一身純黑色的oL裝,腰肢明顯更細,身材更加窈窕,可這樣卻顯得她胸部更加突出,飽滿誘人無比。

「我……我在減肥……」慕容飛雪慌忙應付道,有些口不擇言。

她見凌雲還站在自己面前,於是只好向著沙發走去,對凌雲說道:「快坐下,今天天太熱,我給你倒杯水喝……」

凌雲笑道:「不用了,慕容姐姐,其實我今天過來,主要是想把這套首飾送給你,你應該早就見過了吧?」

凌雲說著話,把完整的一套帝王綠的首飾,放到了慕容飛雪的茶几上,一時間綠光盈盈。

慕容飛雪美眸一掃,心中激動無比,她確實早就見過,因為這四套首飾,根本就是她親自設計的。

「你的帝王綠,咱們天璽閣又不是沒有,想設計什麼首飾沒有?還要你給我做什麼?」

慕容飛雪幽幽說道。

凌雲嘿嘿笑道:「那不一樣嘛,這可是我的東西,我要送給慕容姐姐的,能跟你店裡往外賣的那些劃等號嗎?」

意義自然不同。

凌雲轉而說道:「如果慕容姐姐不喜歡的話,乾脆我給你一塊帝王綠翡翠,你自己設計一套戴在身上,這樣總行了吧?」

好吧,為了哄慕容飛雪高興,凌雲這次決定大出血了。

慕容飛雪聽了果然欣喜無比,不過她還是嬌嗔道:「有這一套首飾就夠了,要那麼多做什麼?」

慕容飛雪心知,凌雲一共做了十幾套這樣的首飾,短短這些天,他不知道送出多少套首飾出去了,心中又是一陣酸楚。

可明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