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655章被凌雲打臉了!

第655章被凌雲打臉了!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9-20 17:07  字數:3716

六更之第二更!哎,難道你們都商量好了嗎?就是不支持雲哥?開了書友會議,堅決不投票嗎?月底雙倍月底再說,俺現在就要票啊!

「解釋什麼?」

凌雲端坐不動,嘴角兒帶笑,望著憤怒的苗小苗和傷心的薛美凝,懶洋洋的問道。

他一直用神識關注著樓下,知道最後的十多個病人已經全部離開,孫玉嬌也洗手換衣服,出門吃飯去了,苗小苗這是拉著薛美凝上來討公道來了小說章節。

姚柔依舊專心給凌雲按摩,低眉順眼,一句話都不說。

半月以來,姚柔跟這一對姐妹花處的關係很好,可是,那要分跟誰比,無論是任何人,哪怕是姚柔再好的朋友,再親的親人,只要和凌雲鬧了矛盾,姚柔絕對是無條件站在凌雲這一方的。

凌雲就是指著火坑讓姚柔往裡跳,她也絕對不會猶豫一秒鐘,眼都不眨的跳進去。

苗小苗徹底爆發了,她恨不得讓小金咬上凌雲一口,因為怒極而俏臉漲紅,憤聲道:「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你的診所開業之後,你在診所里治過一天病嗎?還不是我和凝兒在這裡幫你撐著?凝兒每天辛辛苦苦治療這麼多病人,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你憑什麼這麼欺負她?!」

凌雲笑了,雲淡風輕:「診所好像是你們自己主動要來的吧?我沒有記得讓你們來診所幫過忙……另外,我哪兒欺負凝兒了?」

此時,薛美凝已經哭的梨花帶雨。委屈的泣不成聲了,苗小苗見狀更怒:「哼!你診所開了業。除了你之外,連個醫生都沒有。我們要是再不來,難道就這麼荒著啊?」

「你哪兒欺負凝兒了?你自己心裡沒數啊?你來了之後又是吃飯又是喝茶又是按摩的,你倒是舒服了,讓我們兩個餓著肚子在下面幫你治病,連水都顧不上喝一口,我們該你的還是欠你的?!你吃飽喝足,連個關心的話都沒有,就上樓來玩兒了,這不是欺負凝兒是什麼?!」

苗小苗是徹底惱了。她就沒見過凌雲這麼無恥的人!

凌雲望著氣的胸脯劇烈起伏的苗小苗,心中暗笑,兩手一攤道:「餓了就應該吃飯啊,現在都快下午三點了,難道不應該吃飯嗎?我帶我的員工出去吃頓飯,又有什麼錯啊?」

「至於你們,我看你們在忙著行醫濟世,救死扶傷,實在不想耽誤了你們發揚風格。怕毀壞了你們仁心神醫的光輝形象,所以只能讓你們自己決定吃不吃了,不好意思……」

近萬篇的作文沒有白背誦,現在凌雲挖苦人都不帶吐一個髒字的。

「我剛才有沒有說過。誰願意吃飯就跟著來,你們自己不來,我有什麼辦法?這也算欺負你們嗎?」

苗小苗被凌雲堵的張口結舌。憤聲道:「你……」

凌雲嘿嘿笑道:「我什麼我?難道我說錯了?我說的都是事實!」

凌雲說的確實都是事實,苗小苗也無話可說。

「可是。可是診所里還有三十多個病人,難道你讓我們拋下他們不管?!」

苗小苗想了想。終於找到了關鍵,脫口問道。

凌雲不屑說道:「醫院裡還有個上下班呢,我的診所憑什麼就要日夜不休,二十四小時為病人治病?」

凌雲一指樓下:「人家那三名護士,來我這裡是工作的,不是來拚命的,你們想做你們的好人好事,想治療越多的病人越好,可曾想過她們也是人,也需要休息,也需要吃飯?」

凌雲故意施展了神龍嘯,讓樓下的李金蓮和尚萌萌都能聽得到,這倆人聽了忍不住對視一眼,各自欣喜。

這樣的老闆,實在是天上難找地下難尋,這工作太舒服了……

苗小苗再一次張口結舌,被凌雲噎的說不出話來了。

呆了一呆,她才再次說道:「可我們也是為了你的診所好啊!誰家開診所,不是希望自己的診所里,來的病人越多越好?」

凌雲嘿嘿笑道:「我謝謝你們為了我的診所好,但是,我要的卻不是這樣的好法!」

「頭痛感冒也治?腸胃不好拉肚子也治?不小心被小刀割傷了也治?你們以為我的清愈符,不用任何代價就能製作的出來嗎?這樣的病人,我寧可一個都不來!」

中午吃飯的時候,凌雲聽尚萌萌說,薛美凝為了治療一個用刀劃破手的小孩,直接使用了一張清愈符,把凌雲給氣的!

那是清愈符,不是幾塊錢就能買一刀的黃表紙!要這樣下去,賠都賠死了!

「你們兩個的醫術,算上姚柔在內,一共四個護士,六個人累的吐血,飯都顧不得吃,忙活一整天,就為了這三四千塊錢?」

「我只要治療一個病人,就是三十萬,頂你們這樣忙活三個月的了,你說我會不會不高興?!」

凌雲開始反擊了,出手就很犀利!

「哼!你想錢想瘋了吧?隨便治個病,就是三十萬,你憑什麼?!」苗小苗氣的不行,美眸中噴著憤怒的火焰,對凌雲鄙夷道。

凌雲則是很淡然,很平靜的說道:「我想你們兩個誤會了,我開診所,不是為了治病,是為了救命的,你說,誰的命不值三十萬?三十萬很貴嗎?」

「我的平凡診所,只治別人治不了的病,是治療絕症的,不是治療這些小病小災的!」

薛美凝終於不再哭泣了,她睜著通紅的大眼睛,可憐兮兮的望著凌雲,咬著嘴唇不說話。

凌雲看了她一眼,心中心疼,口中卻不依不饒道:「我開的是診所。不是善堂,也用不著用這麼便宜的價格。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