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621章連續打臉!

第621章連續打臉!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9-12 13:20  字數:3544

8更第三更!看爽的話,請丟一張月票,點個贊支持一下,謝謝啦!

「呃?……」

「啊?……」

凌雲話沒說完,兩大紈絝竟同時變得臉色慘白,各自如遭雷擊,當場怔住!

因為凌雲並不是在詛咒他們兩個,而是說的都是實情,猶如親眼所見一般!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不對,你,你胡說!我才沒有花柳瞁小說章節。?br/>

朱永旺愣了半天,先是下意識的問出了這麼一句,情知不對又趕緊改口,打死都不能承認!

只是可惜,已經太晚了!

凌雲悠然一笑道:「有沒有花柳病,只要讓慕容姑娘出去一下,你當場脫下褲子來給我們瞧瞧,一切不就都清楚了?」

「啐!」

其實,慕容飛雪也一直懷疑凌雲的醫術,她完全不相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能夠把她爺爺那麼嚴重的傷勢治好,她始終認為,慕容文石的撞傷,並沒有說的那麼嚴重,而且,又得到了省立醫院最好的救治,所以才會這麼快好轉。

畢竟,當時慕容文石最嚴重的傷勢是在大腦,他陷入了昏迷,誰知道是大腦受損還是只是被撞暈過去而已?

因此,侯耀宗咄咄逼人,堅持讓凌雲證明自己的醫術,慕容飛雪心裡是非常認同的。

結果凌雲在兩大紈絝的圍攻逼問之下,張口就說朱永旺有花柳病,接著又言之鑿鑿的說侯耀宗患有痛風。而且腎臟有問題,慕容飛雪本能的認為。凌雲終於惱羞成怒,開始惡意中傷。在惡毒的詛咒兩個人。

畢竟,花柳病是長在那種隱秘羞人的地方,隔著褲子和內褲,凌雲怎麼能夠看得到?

而痛風不發作的時候,患者的一切就跟平常人無異,外人根本不可能看的出來。

可當慕容飛雪看到朱永旺的表現的時候,頓時明白凌雲所說是真,她徹底驚呆了,又羞又惱又悔恨。直接臉色羞紅的啐了一口,轉身就往洗手間里跑她和朱永旺剛剛見面的時候,兩人還禮貌性握過手呢!

現在知道了這個,慕容飛雪都快要噁心死了!

凌雲盯著朱永旺蒼白難看的臉,笑嘻嘻說道:「你看,現在慕容姑娘離開了,你敢不敢脫下褲子給大家瞧瞧呢?」

朱永旺現在是尷尬至極,臉色陣紅陣白陣青,都快要變成醬紫色了。同時他心裡也在無限震驚,這是他最大的秘密,就連最好的朋友都不知道,凌雲是怎麼知道的?

至於侯耀宗。痛風雖然是富貴病,只是生猛海鮮吃多了,啤酒喝多了而已。卻不是多麼羞人的事,因此他並不是很尷尬。卻同樣很震撼!

這都能看出來?那凌雲還真是神了!

侯耀宗愣了一會兒,忽然轉動了一下他的榆木腦袋。心說凌雲既然能夠看出自己有痛風,那麼他是不是也有辦法治療?

「不錯,我是患有嚴重的痛風,你……你能治療痛風嗎?」侯耀宗實在是被這恨人的痛風折騰慘了,因為發作的時候,手指關節或者腳趾的關節紅腫無比,疼痛難忍,一發作就是兩三天,發作之處腫的跟胡蘿卜似的,紅光發亮,最痛的時候,別說活動了,冬天就連被子都不敢蓋,一碰就是鑽心的疼,死的心都有。

因此,他下意識的就問了出來。

凌雲淡淡一笑,瞟了一眼臉色醬紫的朱永旺,然後扭頭對侯耀宗笑道:「能治!」

侯耀宗聞言大喜,這時候也忘了跟朱永旺是同盟了,他激動的說道:「那你能不能給我治治?這樣的話,我就能相信你的醫術厲害了,而且,只要給我治好了,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凌雲愜意的往沙發後面一躺,淡淡笑道:「可惜你不相信我的醫術,而且,我並不想在你身上證明我的醫術有多厲害,你還不配!所以不好意思,我不會為你醫治……」

凌雲能看出自己身上的毛病來,也說他有辦法治療,可他卻不給自己治,這不是耍著我玩兒嗎?侯耀宗頓時惱羞成怒!

「哼!我看你根本就治不了,完全就是在瞎吹!」

凌雲絲毫不怒,依舊帶著人畜無害的笑容,笑嘻嘻問道:「哦?是嗎?那你說,你們倆身上的毛病,我是怎麼看出來的?難道是你們告訴我的嗎?」

這時候,慕容飛雪終於從洗手間里出來了,剛才她也不知道洗了多少遍手,把兩隻秀美白皙的小手都搓的通紅。

「哼!」慕容飛雪先用鄙夷的目光瞪了朱永旺一眼,再看向凌雲的時候,眼神里全是羞惱!

「哼!就算能看出我有病來,又能怎樣?」朱永旺此時也急了,反正現在他想掩飾也沒有用了,於是索性把心一橫,直接承認了。

「你能看出我們有病來,卻治不了,還是說明你不會治,你根本不能證明你的醫術有多高明?!除非你能夠為我們治好!」

朱永旺當然心中有數,凌雲能夠隔著褲子看出他下面有毛病,這醫術到底有多厲害!也許自己久治不愈的花柳病,凌雲能夠為他治好,可凌雲既然不給侯耀宗治病,就更不可能給他治了,因此他乾脆用上了激將法。

誰料,凌雲對他的激將法根本理都不理,卻扭頭看向了慕容文石。

他淡淡一笑:「慕容爺爺……」

「哼!慕容爺爺也是你叫的?!」

兩大紈絝見凌雲竟然叫慕容文石爺爺,立即怒喝出聲。

慕容飛雪則是俏臉再次一紅,嬌哼了一聲,卻沒有說什麼。

慕容文石正在為凌雲的醫術震驚呢,他見凌雲叫他,立即親切的應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