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599章裝病

第599章裝病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9-06 20:24  字數:3513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話真心不假。

不過,凌雲並沒有接受王大壯的跪拜,而是一抬手把他扶了起來。凌雲只是沖他微微一笑。

隨著凌雲開始為最後的七名病人拔除金針,接下來的時間,已經沒有任何懸念了,每一個病人都徹底好了。

而且,凌雲用天地靈氣,幫助他們恢復了自身的元氣,在凌雲拔除了金針之後,那兩位老人,已經可以站起來試著行走小說章節。

他們先站起來,口齒哆嗦著,嘴唇顫抖著,身形顫顫巍巍,就要扶著扶著凌雲的身體給他磕頭。

這個凌雲自然是萬萬不肯接受的,他把鐵小虎喊了過來,堅決制止了兩位老人。

「好了就好!兩位老人家,現在可以回家,安享晚年了。」

凌雲心中有數,這兩位老人,在經過他這一番治療之後,何止是病好了那麼簡單,他們至少可以多活十五年,直到壽終正寢,而且很難再出現什麼病症了。

「李叔叔,唐叔叔,這些病人,還是由你們來安排吧,我現在要出去一下。」

凌雲說完,腳步匆匆就往診所外面走,人們現在終於知道凌雲是誰了,不用他說話,一個個就主動為他讓出一條道路,每個人看向他的目光,猶如看到了心中的神祗。

凌雲並沒有理會這些,也沒有在意這些,他要的不是名,而是為了保住蕭媚媚的性命。

二十二條命,換蕭媚媚的一條命!

凌雲大概能夠猜到。就算他不給那二十二個重症病人醫治,魔宗聖女也不會真的殺了蕭媚媚。但是他不敢賭,也不會賭。

凌雲絕對不會拿著一個肯為他甘心赴死的女人的性命。去做賭注!

凌雲現在出去,就是要找魔宗聖女,他要讓魔宗聖女,把蕭媚媚給放回來。

可惜,在凌雲出去之後,向著東方一掃,發現那輛黑車還在,但是車內空無一人,魔宗聖女已經是芳蹤渺渺。

「哼。臭小子,今天就算你贏了!那十幾輛豪車,就當做是你開診所送給你的賀禮了,隨你處置,保證不會有任何麻煩!」

凌雲來到黑色轎車旁邊,發現車門並沒有關死,他在車內找到了一方紫色的香帕,上面寫著這麼幾行字,字跡娟秀飄逸。又有一種飛揚跋扈的氣概。

「看來是害怕被我打屁股啊!」

凌雲淡淡一笑,把香帕拿在手中,湊在鼻尖上聞了聞,然後收進了空間戒指當中。

凌雲緩緩踱步而回。心中卻在思考著,怎麼樣才能追查到魔宗聖女的行蹤。

敵暗我明,總不是辦法。不然每到關鍵時刻,都被魔宗聖女來這麼一遭。那他什麼事都不用幹了。

凌雲決定得主動出擊才行。

平凡診所所在的這個十字路口,很多警察早已到位。他們開始疏散人群,恢復交通,做著自己的本職工作。

但是,就連這些維持秩序的警察,看到凌雲時候的目光,都是由衷的尊重與崇敬,那是發自肺腑的崇拜。

凌雲只好還以微笑,來到平凡診所門口,凌雲對鐵小虎說道:「看到那輛黑色轎車沒有,派人給我開回家裡去。」

二十二個病人不能白治,凌雲當然不可能放過魔宗聖女這輛轎車。

某個不起眼的角落,魔宗聖女聽到了凌雲的話聲,忍不住美眸連閃,嗤嗤笑了出來,嬌聲嗔道:「哼!就知道你不會放過那輛車……」

在萬眾矚目中,凌雲步履瀟洒的走進了診所,這一次,他徑直走到了場中,微笑著對所有人道:「感謝大家今天的捧場,現在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半了,香格里拉大酒店的酒菜也已經準備好了,請大家移駕,今天中午,大家想吃就吃,想喝就喝,酒菜隨便點,一切都算我的!」

這是平凡診所剪綵以來,凌雲頭一次跟在場的所有人溝通,但是,同時也是結束語。

群情激昂,所有人都轟然應諾,本來不想去的人,現在都要搶著去了,因為這是凌雲請客!

如果不去,那不是擺明了不給凌雲面子?

看著俊逸非凡,淡定從容的凌雲,龍天驕面如死灰,竟有些失魂落魄,現在,他終於知道自己哪兒不如凌雲了。

除了龍家紈絝這個身份之外,他哪兒都不如凌雲!

論相貌?龍天驕確實也長的高大威猛,氣宇軒昂,可那要分跟誰比,跟凌雲比,龍天驕輸了不止一點兒半點兒。

論實力?龍天驕的境界還要高出凌雲三個大境界,可是那又如何,凌雲一巴掌就把他抽飛了,在凌雲面前,他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論醫術?醫術就不要比了,龍天驕除了簡單的包紮,使用金瘡葯之外,根本就不會。

龍天驕唯一能跟凌雲比的,也就是龍家這個家世了,可是,家世又有什麼用?跟龍家加入龍組,天組的那些年輕高手相比,他現在根本微不足道。

現在,龍天驕也不再提什麼三張支票作為賀禮的事情了,因為,對於擁有這樣的醫術的凌雲來說,想要多少錢,都是唾手可得的!

打個比方,比如說龍家的某位核心長老,重傷垂死,只有凌雲能治,他想要什麼好處要不來?除非龍家放棄那位核心長老的性命,而且就算如此,凌雲也要肯治才行!

可笑自己拿著二十七個億,以為就能打動「貪財」的凌雲了,龍天驕簡直恨不得抽自己兩百個大嘴巴!

複雜難明的看了凌雲一眼,龍天驕又分別掃了一眼診所內的崔老和龍舞,臉上神色變幻,嘴角兒接連抽動,然後跟著離開的眾人,灰溜溜的逃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