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545章車那個震!

第545章車那個震!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8-30 13:58  字數:3696

今年的夏天格外的熱,燥熱濕熱悶熱,各種熱!

烈日炎炎,雖然是在山區裡面,卻連一絲風都沒有,空氣中熱浪襲人,難覓清涼。

凌雲修鍊到了大衍聚星寶訣第二大境界的巔峰,雖然不懼寒暑,可他也討厭這種悶死人的鬼天氣。

「寶貝兒,運轉一下你的無極玄冰訣,降降溫唄……」

凌雲抱著林夢寒東瞅西看,不惜用上了神識,尋找著最佳的辦事地點。

林夢寒依然行事,可她現在春情涌動,體內猶如過電一般陣陣酥麻,哪裡能運轉的了功法?

「人家運轉不了,只有靜心打坐的時候才會……」林夢寒試了半天,羞澀說道。

林夢寒嘗過了那種欲仙欲死的美妙滋味之後,早已食髓知味,對於凌雲的要求,她當然不會拒絕。

但是凌雲帶她來野外這種羞死人的地方,辦那種羞死人的事情,林夢寒還是倍覺刺激,覺得自己都快沒有底線了。

林夢寒心跳如鼓錘,雙臂環繞在凌雲的脖子上,縮在他的懷裡一動不動,乖巧如貓咪,她見凌雲抱著她,目光到處掃,忍不住羞澀問道:「你找什麼呢?」

凌雲急道:「還能找什麼,找地方啊!這他嗎的什麼破地方啊,怎麼到處都是樹!」

凌雲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合適的辦事地點,不禁遷怒於附近的樹木,更遷怒於林夢寒的爸爸,要不是他的話,現在早就天雷撞地火,跟林女神嘿咻上了。

林夢寒咯咯嬌笑,臉上紅霞滿天飛,她伸出春蔥般的食指,輕輕指了指凌雲的路虎車。

「笨蛋,這不就是地方嗎?」

凌雲愕然。在車裡?!車不是用來開著到處跑的嗎?還能當床使?

凌雲靈魂穿越而來,他吸收的記憶不到三四成,電視看得少,網路也很少上,在某些方面,真的是小白中的小白,絕對菜鳥。

他腦子裡根本就沒有車震這個概念。

林夢寒悄悄地在凌雲臉上啄了一口。然後魅惑道:「放我下來。」

凌雲把林夢寒放到地上,只見林女神鑽進車內,鼓搗了一番之後,駕駛座和副駕駛座竟然神奇的放平了。

「我靠,這也行?!」凌雲忍不住對林女神另眼相看,沖她伸出了大拇指。連聲稱讚。

林夢寒心裡卻是別有一番滋味,她以為凌雲帶她來這荒山野嶺,就是為了玩兒羞死人的車震呢,合著他竟然完全不懂。

「你這車到底是怎麼學的?就會開啊?」林夢寒白了凌雲一眼,嬌嗔說道。

凌雲無語撓頭,他可不就是只會開車么?

不過,現在不是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凌雲飛身進入了車內,把車門一關,對著林女神就是一陣狂吻。

接下來,自然就是一番酣暢淋漓的車震,那動靜大的,把附近百米內山林里的鳥兒知了什麼的,都嚇飛了。

路虎車內的空間算是很大的了,可相對於寬敞的卧室來說。依然是狹小無比,兩人肢體纏綿,凌雲入眼都是林夢寒的美胸美腿,雪白晶瑩耀眼,還有林夢寒那刻意壓抑的喘息嬌呼,那種刺激感,就別提了。

一個多小時以後。凌雲終於把慾火發泄了個乾淨,爽了個通透,四肢百骸百萬個毛孔都舒坦。

被凌雲折騰了這麼長時間,林夢寒早就承受不住凌雲的征伐了。從凌雲進入她的身體開始,她就感覺自己在雲端一直飄啊飄,實在是美妙難言。

此時,林夢寒半躺在車后座上,耀眼的紅裙不知被凌雲丟到了何處,她髮絲凌亂,媚眼如絲,臉色潮紅,急促喘息著,還在回味剛才的極致美妙滋味。

好半晌,林夢寒才俏臉一驚道:「完了完了,被你害慘了,這還怎麼回去?!」

她恍然記起,自己的紅裙,又是被凌雲隨手撕掉的,根本就不能穿了。

「怎麼了?!」凌雲笑嘻嘻的盯著林夢寒,不明白她的話是什麼意思。

林夢寒臉色一紅,一手捂著胸脯,一手擋著下身,白了凌雲一眼道:「人家的裙子又被你撕爛了,沒有衣服穿,你讓人家怎麼回去嘛!」

「這有何難?穿我的!」

凌雲嘻嘻一笑,意念一動就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了一件襯衫和一條長褲,隨手遞給了林夢寒。

「你褲子那麼長……」林夢寒一邊快速找著自己的內衣內褲穿上,一邊抱怨說道。

也是他們倆運氣好,整整一個多小時,這條路上竟然沒有任何行人和車輛經過,不然的話,就算從車外看不到車內的風光,也會把林女神羞死的。

不過,如果真的要是有人敢湊上來看的話,凌雲不介意賞他兩枚飛針,扎瞎他的眼睛。

「挽一下褲腿就好!」

凌雲隨口調侃道,等林女神穿好了衣服,凌雲早已收拾停當,坐到了駕駛座上。

他沿著原路返回,卻沒有回富華莊園,而是先開車去了市裡,找了一個較為高檔的服裝店,給林夢寒買了兩件連衣裙,找了個沒人的地方,讓她挑了一件換好。

「現在怎麼辦?我爸爸肯定還在我家門口等著我呢!他如果知道我做出了這種事,肯定饒不了我!」

林夢寒又重新坐回了副駕駛位置,一雙美眸可憐兮兮的看著凌雲,發起了愁。

林家的門風很嚴,雖然現在這種事情稀鬆平常,可在林家,這絕對是堪比地震的大事,林夢寒有難了。

凌雲卻根本沒有當回事,他嘿嘿笑道:「你傻啊,非得說我們怎麼著了啊?你家裡總不能連個戀愛也不讓你談吧?」

林夢寒秀眉緊緊蹙起,心煩意亂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