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529章凌雲很忙

第529章凌雲很忙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8-30 13:58  字數:3801

凌雲攬著姚柔的柳腰下樓,來到樓下才發現,就一會兒工夫,唐猛和鐵小虎竟然消失不見,沒在診所里了。

凌雲黑臉:「這倆小子這是作死啊,也不怕我的診所再讓人給砸了……」

姚柔嗤嗤嬌笑:「誰敢砸?」

也是,就沖平凡診所門口停著的那輛路虎和那輛大奔,也沒有人敢進來捋虎鬚,除非是不長眼的。

凌雲掏出手機,打給唐猛:「你倆死哪去了?滾回來……」這倆小子剛才故意壞他好事,這筆賬還沒算呢。

「馬上就回去了……」唐猛說完就掛了電話。

兩個人回來的確實很快,回來的時候,一人手裡拎著一個大包,鼓鼓囊囊的裝的挺滿。

凌雲有神識,不用看也知道那裡面裝的是成捆的現金,納悶問道:「幹嘛用的?」

唐猛嘿嘿一笑:「這裡離銀行近,順便取了點兒……」

這倆人真會辦事兒,都不用凌雲開口,趁著凌雲上樓的工夫,跑銀行取了五百萬現金回來,給凌雲當零花錢。

「你倆就使勁作吧……」凌雲瞪了唐猛一眼,卻趕緊把兩大包現金收進了空間戒指,眉開眼笑。

「雲哥,剛才還往你卡上打了兩千,收到信息沒有?」唐猛擠眉弄眼的提醒凌雲。

唐猛口中的兩千,其實就是兩千萬。

凌雲趕忙拿出手機看了看,發現上面果然有兩個簡訊,查了一下。一條簡訊一千萬,隨即點了點頭。

凌雲今天很忙。他扭頭問姚柔:「診所現在沒什麼事,要不要跟我去拜訪一下薛爺爺?」

姚柔略微沉思了一下。輕輕點了點頭:「我要去謝謝薛爺爺的救命之恩……」

凌雲也是這個意思,上一次,姚柔被那個湘西蠱術高手重傷,是薛神醫出手相救,幫她吊著性命,才能等到凌雲回來。

凌雲把姚柔治好之後,又把姚柔安排在薛神醫家裡住了幾天,薛神醫為她精心調理身體,無論如何也要當面表示一番謝意的。

「那走吧!」

說走就走。隨便鎖了門,連捲簾門都不用落,四人上車,又沿著原路返回,向著清溪別墅區開去。

凌雲來到薛神醫家門口的時候,薛神醫正悠閑地在別墅外面踱步,似乎算準了凌雲肯定會來,專門在門口等他。

凌雲趕緊下車,薛神醫笑眯眯的迎了過來:「小傢伙。回來了?」

「嗯,回來了,薛爺爺,您的氣色是越來越好了!」凌雲見薛神醫面色紅潤。氣息悠長,高興說道。

姚柔也緊跟著下車,她對薛神醫很尊敬。深深鞠躬:「薛爺爺……」

薛神醫大手一揮:「不用那麼客氣,走。進屋說話。」

進了別墅,回到客廳里。薛神醫隨便坐到了沙發上,他沖凌雲四人招了招手,和藹微笑道:「你們四個隨便坐,不用拘謹。」

凌雲當然不會拘謹,薛神醫主要是對唐猛三個人說的。

唐猛和鐵小虎,哪裡敢坐下?兩個人紛紛點頭,卻都沒有挪步,老老實實地站在客廳里,大氣都不敢喘。

姚柔自然也不敢坐,凌雲卻硬拉著她坐了下來,讓她坐在自己的身旁。

「知道你回來了,凝兒那丫頭從昨天早晨就不想去上課,非要先見到你才行,被我訓斥了幾句,正跟我鬧彆扭呢……」

薛神醫當然不會把自己未來的孫女婿當外人,他見了凌雲,先猛吐苦水,一臉的鬱悶。

凌雲能怎麼說?他只能順著薛神醫的話說道:「逃課是不對……」

唐猛和鐵小虎強忍著笑,憋了個臉紅脖子粗,吭哧吭哧了好半天,愣是沒有敢笑出來。

凌雲現在是清水一中當之無愧的逃課大王,能從他嘴裡說出逃課不對,這簡直沒有天理了。

「薛爺爺,一個月之前,我忙著出海,走的太急,臨走的時候,就沒有來跟您辭行,您不會怪我吧?」

薛神醫目光炯炯有神,盯著凌云:「凝兒都跟我說了,咋樣,成功了沒?」

薛神醫只說一句話,便等於告訴了凌雲,白仙兒化形的事情,他已經完全知道了,不需要凌雲贅述。

凌雲是聰明人,他輕鬆的笑了笑,點了點頭:「萬幸……」

薛神醫動容,挺直上身,若有所思說道:「回頭帶過來,讓我老頭子開開眼!」

「一定!」凌雲滿口答應。

他緊接著說道:「薛爺爺,我那個診所,現在已經裝修好了,我想這個周末開業。今天過來,主要是謝謝您給我辦那個行醫資格證的事。」

薛神醫聽了,差點兒沒被凌雲給氣笑了,他鬍子一抖一抖的說道:「你個臭小子,這時候跑來說這話,是成心打你薛爺爺的老臉是不是?」

汗,先不要說快成了一家人了,就是薛美凝過生日那一次,凌雲送上的幾份生日禮物,那都是舉世難求的寶貝,凌雲這時候還拿著行醫資格證說事,薛神醫臉上當然掛不住。

凌雲見薛老頭生氣的樣子不像是裝出來的,他趕緊轉移話題:「嘿嘿,我哪兒敢呢,薛爺爺,其實我是來跟您取經的,您老人家得教教我,這個診所該怎麼開?」

凌雲這話說的漂亮,一下子就讓薛神醫轉怒為喜,老爺子撫須頷首,仍然先是責怪:「臭小子,憑你的醫術,還用我來指點?」

接著話鋒一轉:「不過嘛,既然你問起來了,那我就要倚老賣老一次,聽不聽在你……」

凌雲此時乖巧的就像幼兒園的乖寶寶,仰著臉認真道:「薛爺爺請說。」

薛神醫輕咳了一聲,清了清嗓子。認真說道:「至於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