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471章雷劫真諦,第一個洞府

第471章雷劫真諦,第一個洞府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6-29 17:01  字數:3467

皓月當空,海風凜冽。

紅旗被強勁的海風吹得獵獵作響,迎風招展,彷彿在宣告著什麼。

凌雲身姿英挺,站立於釣龜島最高峰的峰頂之上,靜靜地望著東南海域五百米外那艘海監船,眼神平靜至極,甚至還帶著一絲冷漠的微笑。

他沒有熱血沸騰,他一直都很冷靜,包括剛才跟東洋人誓死周旋的時候,同樣心堅如鐵,冷靜異常。

在凌雲眼裡,地球不過是一個有生物的星球而已,國家也只不過一個勢力,一個組織罷了,任何國家都是如此,他犯不著為這個激動。

沒有什麼是神聖的,如果你足夠強大,整個星球上的所有生物都會在你的腳下顫抖,生殺予奪,那時候,還分什麼國家,什麼疆土?

凌雲殺人,只不過因為別人不長眼,擋了他的路!誰擋誰死!

凌雲撫摸著小白的腦袋,嘴角兒突然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下巴微微一揚,指了指遠處,海監船上那些激動緊張的忙著錄像拍照行注目禮的華夏海警們,淡淡問道:「小白,你知道他們在爭奪什麼嗎?」

小白揚起嬌媚的狐臉,狹長但嫵媚的一雙狐眼之中閃過一絲茫然之色,狐眼輕輕眨動,不知道凌雲問這句話的意思。

凌雲微微一笑,抬起右臂伸直,展開手掌橫向一揮,冷然說道:「資源而已!」

「任何生物,為了能讓自己的個體更好的生存,為了自己能夠更好的享受,為了能讓自己的種族更強大,更舒適的繁衍下去,他們以個人的形式也好,以某種組織的方式也好,都需要爭奪和佔有更多的資源!」

凌雲輕輕一句話,就道破了戰爭的真諦。

為了個體的生存,為了種族的延續。為了爭奪和佔有更多的資源,所有就有了戰爭。

看到小白若有所思的點頭,凌雲繼續笑道:「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我們辛苦修鍊。無非也是這個道理。」

「不過。我們修鍊,卻是逆天而行,與天爭命,所以才會有天劫降臨。只因天道不許!」

「天劫,其實就是天道給予修鍊者的懲罰,同樣也是考驗,看我們夠不夠資格,以更強大。更高級的生命狀態,生活在這天地之間!」

九尾天狐化形成人,凡人會說她是妖怪,是狐狸精,但這種化形,並不只是幻化出某種樣子,而是不管內外表裡,從形到神,都是活生生的人。

到底是人的形態更高級。還是九尾天狐的生命體更高級,這些姑且不論,但如此逆天之事,上天自然不許,所以才會降下雷劫。

小白如果能扛過雷劫。從雷劫中活下來,那麼她就成功了,她就是人;如果不能的話,自然是渡劫失敗。身死道消!

這和人,從凡入仙。一個道理,仙人揮手就可以毀天滅地,移山填海,他雖然還是人的形態,但他可以千變萬化,還能夠千年萬年甚至更長時間的活下去,面對這樣的生命體,凡人真的連螻蟻都比不上。

在修真大世界,凌雲就是倒在了那恐怖的天劫之下,因此才會在原來的世界身死道消,被打的形神俱滅,只逃逸出了一絲元神,得以地球重生。

「賊老天,明擺著是要我死!」凌雲想起自己渡劫就莫名惱火,在心中暗暗詛咒。

可以說,在修真大世界,渡雷劫對於凌雲來說,簡直稀鬆平常至極,就跟吃家常便飯一樣。

凌雲和其他的修真者不同,他從築基期就開始渡雷劫,每提升一個小境界都會遭受天打雷劈,跨越大境界的時候就更不用說了,到後來根本就被雷劈麻了,他直接用雷劫來淬鍊肉身和元神,越被雷劈,凌雲的身體越強橫!

用閃電和劫雷淬鍊出來的肉身和元神當然強悍,這讓他可以和比他高出三個大境界的敵人戰鬥,正是因此凌雲才被冠以超級天才之名。

可讓凌雲沒有想到的是,他真正到了渡劫期開始渡劫的時候,那一場恐怖的雷劫,一共降下來九百九十九道天雷,他用盡一切法寶和手段,硬生生堅持到最後一道,卻沒想到最後降下來的竟然是紫色神雷,一下子就把凌雲的肉身直接轟成了虛無!

雖然渡劫失敗,但是凌雲雖敗猶榮,因為面對最後那道紫色神雷,憑藉凌雲當時的實力,他就算是再強大一千倍,照樣還是個死,那根本就不是針對人的天劫,是針對仙人的。

「不敢讓我飛升是吧?怕老子飛升之後跟你們爭奪資源是吧?我就在這個靈氣枯竭的星球上飛升給你們看看!」

凌雲眼神中閃耀著堅毅和執著的光芒,臉上寫滿了驕傲和不屈,猛然抬頭,仰望蒼穹!

無盡星河燦爛,宇宙浩瀚深邃,到底誰是主宰?

渡劫期之後是大成期,大成期之後,是飛升期,既然是飛升期,當然要飛升仙界,仙界又在哪裡?那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地方?

這是凌雲心中的疑問。

良久之後,凌雲低頭,俯身,輕輕把小白柔美的狐軀抱在懷裡,溫聲說道:「小白不要怕,有我在,一定會讓你渡劫成功,化形成人!」

凌雲的語氣很溫柔,卻堅定無比,充滿了強大的自信!

小白把狐狸腦袋鑽進凌雲的懷裡,輕輕一陣磨蹭,那種對天劫的本能恐懼,頓時煙消雲散。

漁船早已消失不見,華夏的那艘海監船也已經遠離了釣龜島海域,凌雲視線所及,整個釣龜島海域已經只剩下了一大五小,六艘東洋的巡邏船,靜靜的停泊在海面上。

「走,我們先找個地方安頓下來。」

凌雲最後看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