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466章強勢登島,揚我國威!(二)

第466章強勢登島,揚我國威!(二)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6-26 06:06  字數:3594

六名東洋人被踢落海中,海面上水花四濺,幽暗的海面瞬間被這些屍體身上冒出的鮮血染紅!

凌雲衝天而起之際,小白及時的施展出了她的最高幻術:天狐迷心幻!

小白和凌雲的快艇,就在二十多名東洋人的目光之下,瞬間消失不見了!

東洋人突遭慘變,霎時一片大亂,槍聲四起,「噠噠噠噠……」一通亂射,卻根本沒有了射擊目標!

東洋人的巡邏艇型高都有七八米左右,凌雲輕輕一縱,早已高出了海面十幾米,他身在半空,手上卻沒有閑著,他隨手掏出了一把大針,用漫天花雨的手法,對著一艘巡邏艇上的五名船員撒去!

這些不會武功的東洋人怎麼可能躲的開?五個人全部中針,有兩人被射瞎了雙眼,有三人被射中了手臂和大腿,五個人全部棄槍,倒地翻滾,慘呼連連!

鮮血瞬間染紅了甲板!

「今天就讓你們知道知道,華夏的主權,不是那麼好侵犯的!都給我去死!」

凌雲虛空輕輕邁步,直接落到了另一艘巡邏船上,這個巡邏船的甲板之上,還有六人!

「天哪,這個人會妖術!」

「不對,他是華夏的古武修鍊者!」

「快開槍!」

「噠噠噠噠……」

又是一陣槍聲大作,五艘巡邏船上的船員,全部舉槍對著凌雲射擊,奈何凌雲的幻影魚龍步施展開來,在夜色中帶出一道道殘影,他們看得眼花繚亂,根本分不清哪個凌雲是真,哪個是假!

凌雲把大衍聚星寶訣全力運轉,周身被月華籠罩,身體光華大盛,殺氣驚天!

對這些東洋人,他連大針都不舍的用了。直接就是一腳一個,把他們的胸骨踢的塌陷碎裂,身體猶如足球一般飛到高空,然後墜落進波濤起伏的大海。

凌雲這次真的是大開殺戒了,他出手無情。殺伐果斷。眼神凌厲如刀,表情冷若冰霜,身形所到之處,一腳一個。收割著東洋人的生命!

凌雲早就知道巡邏船的船艙里還有很多東洋人,不過他並不著急,先把外面甲板上這些東洋人殺個乾淨再說!

六條巡邏船,甲板上一共三十四個東洋人,凌雲身形飄忽之際。連兩分鐘都不到,就已經把他們殺的一個不剩,全部踢落海中!

東洋人在海里被煮了餃子,海面早已被鮮血染紅!

…………

「張指導員,我好像聽到了槍聲……」

距離釣龜島九海里遠處,三艘華夏的海監船,彼此之間相距不到三十米,成品字形靜靜地停在海面上,船頭朝著釣魚島的方向。

最大的那艘海監船上。那名被叫做小李的海警,對張指導員說道。

「我也聽到了,好像還不是一槍,連成了片,看來那個人凶多吉少……」

另一名海警也跟著說道。他緊皺著濃密的眉毛,盯著東南的釣龜島方向。

張指導員的眉頭皺的更厲害,他並不聾,今夜刮的是東南風。釣魚島那裡槍聲大作,海風準確無誤的把槍聲傳進了他的耳朵。

「我們就是現在過去。也已經晚了,再說,領導不讓啊……」

張指導員眼中閃過一抹惋惜與焦急,抬手指了指頭頂,天上有衛星監控著呢!

小李有些焦急,他鬱悶說道:「張指導員,不管怎麼說,那人也是咱們華夏的同胞,更是愛國志士,我們總不能讓他流血又流淚吧?為了一腔愛國熱情,屍體葬身大海餵了魚,難道咱們就這麼瞪眼看著?」

又一名海警說道:「張指導員,俗話說,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您看,那艘漁船,現在正悄悄地靠近釣龜島呢,現在距離釣龜島都不到五海里了……」

張指導員手撫著頭頂,五指抓撓著頭髮,卻依然無法下定決心。

又是一陣更清晰的槍聲傳了過來,張指導員忽然眼神一亮,他震驚道:「不對呀!」

年青海警小李納悶道:「怎麼了?」

張指導員目光閃動,沉吟分析道:「你們想想,八艘東洋巡邏船,對付一艘排水量幾十噸的小快艇,那麼多人對付一個人,怎麼可能用得著開槍?!」

「再說了,那些東洋人就算真的敢開槍,頂多三槍也就把人給打死了,為什麼會開這麼多槍?!」

薑是老的辣,張指導員一下子想到了這裡面的問題。

眾多警員一聽,紛紛覺得張指導員說的有理,小李開口問道:「張指導員,那您的意思是?」

張指導員凝神說道:「我的意思是,那些東洋人,肯定是遇到了極大的麻煩,搞不好還吃了大虧!」

「你們想,這大晚上的,海上的風浪又這麼大,什麼人敢開著那麼一輛摩托艇,就敢硬闖釣龜島?!」

聽了張指導員的分析,眾多海警一下子興奮了起來,小李連忙問道:「指導員,那咱們現在應該怎麼做?!」

「火速向著釣龜島方向挺進,是東洋人先開的槍,我們必須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是!」

…………

此時,東洋人的六艘巡邏船,已經變成了人間地獄,每艘船上除了女人之外,男的全部被凌雲丟進海里餵了魚。

雖然是東洋的女人,凌雲還是無法狠心對她們下殺手,他只是限制住了她們的行動能力而已。

此時,凌雲正坐在東洋巡邏船472號的駕駛室內,對兩名臉上寫滿了驚恐的東洋女人道:「你們誰懂華夏語?」

兩個東洋女人根本聽不懂凌雲說的是什麼意思,她們同時茫然搖頭。

凌雲想了想,又用英語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