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433章欲仙欲死的死罪

第433章欲仙欲死的死罪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6-11 19:22  字數:3553

「胡說,你拿著鐵小虎當籃球扔,一人打敗青龍三十多人,拆了人家的拆遷辦,還拆了人家兩棟別墅,對著百十名警察百十條槍,把咱們清水市的公安局長罵的狗血噴頭……」

「這樣的凌雲,會怕老師打?!」孔秀茹挺直著嬌軀,感受著凌雲上身的火熱陽剛氣息,一口氣說道。

凌雲目露驚奇,心說班主任知道的不少啊,他嘿嘿一笑道:「老師,這些您都是聽誰說的?」

孔秀茹嬌嗔道:「凌雲的大名,現在清水一中誰不知道?還用聽別人說嗎?」

「老師不會打你,如果老師真要忍不住打你的話,你就抓著老師的胳膊就好了,我,我不會怪你……」

孔秀茹說到最後,粉頸越垂越低,臉色羞紅如血,聲音越來越小,直至終不可聞。

凌雲得意一笑,左臂直接從孔秀茹腋窩下穿過,一下子就把孔秀茹攬倒在自己懷裡,軟玉溫香抱滿懷!

「嚶嚀……」孔秀茹眼看著凌雲的左臂越過自己的左胸,眼看著凌雲的左手蓋在了自己的右胸之上,目光中露出極具的驚恐,她嬌軀劇烈掙扎,本能的就要掙脫凌雲的懷抱。

凌雲現在已經在孔秀茹那裡拿到了尚方寶劍,這次抱上了,根本就沒有打算放手,他左臂死死的壓著孔秀茹胸前的一對高聳,感受著她劇烈掙扎帶來的那種擠壓摩擦的快感,任由她折騰。

就是不放手,看誰的力氣多,看誰堅持的時間久。

比力氣,比持久,就是一百個孔秀茹也不行啊。二十多分鐘之後,她掙扎的全身沒有了一絲力氣,渾身香汗淋漓,髮髻早已散亂而開,烏黑如墨的長髮傾下而下,灑在凌雲精赤的上身上,嬌喘噓噓,躺在凌雲的懷裡一動都動不了了。

孔秀茹嬌軀酥軟如泥了。

凌雲確實是在佔便宜,也確實是在吃豆腐。但他最主要的目的,其實是給孔秀茹治病。

這就彷彿給吸毒的人戒毒,一開始必須要強制戒毒一樣,凌雲現在就是讓孔秀茹過心理這一關,只要這一關過去了。孔秀茹的心病,自然就會好上一大半兒。

不過,凌雲沒有想到孔秀茹竟然掙扎了這麼久,竟然抵抗了這麼久,直到全身軟綿綿的再也沒有了一絲力氣,粉臂都抬不起來了,才徹底放棄了抵抗。

凌雲知道孔秀茹現在不但體力透支。而且心神也是極大的透支,他看的頗為心疼,不過現在,不是心疼的時候。

「老師。我沒有想要欺負你的意思,我是在為你治病,你不要動……」

不用凌雲說,孔秀茹現在也動彈不了。他意念一動,九根金針就來到了手上。施展靈樞九針對著孔秀茹頭部的幾處大穴開始扎去。

每扎一針,凌雲就往孔秀茹的體內渡入一道龍涎靈氣,既能安定心神,又能調理她的大腦和身體。

從孔秀茹的反應來看,她過去受到的傷害,肯定會超出了想像,這讓凌雲眼中充滿了殺機。

九針扎完,孔秀茹已經安然入睡,凌雲輕輕的把孔秀茹曼妙的嬌軀抱了起來,徑直向著她的卧室走去。

他把孔秀茹放到了床上,為她蓋上了一條薄毯,免得她會著涼。

孔秀茹一時半會兒還醒不了,他從卧室中走了出來,來到孔秀茹的書房,找了幾本大學的英語課本,默默的背誦起了單詞。

第二節課的下課鈴很快就響了起來,不過凌雲完全沒有離開的意思,過了一個二十分鐘的大課間,直到上午第三節課上了一會兒之後,凌雲才去給孔秀茹拔針。

九根金針全部拔下,凌雲直接收進了空間戒指,他轉身就要離開卧室,卻被一隻秀美的手給拉住了。

「不要走……」孔秀茹醒來,卻沒有睜開眼睛,睫毛顫動著嬌羞說道。

「老師,您再休息一會兒,我去外面沙發坐著,有事您只要一喊我,我就會過來……」

「不要走……」孔秀茹依然嬌弱無力,可她拽著凌雲的手,卻死死的不放。

凌雲無奈,只好從床邊坐了下來,微笑著看著躺在床上的孔秀茹,眼神清澈透明。

「老師,我知道您以前肯定受到過很嚴重的傷害,您開始變得害怕男人,逃避感情,這是一種病,我既然要為您治,就必須要先讓您動情,然後再……再那樣,只有這樣才能為您治療……」

凌雲說的是實話,但他只說了一半兒,好吧,他承認孔秀茹的酥胸摸起來手感真的很好,他確實想摸。

「不要解釋……」孔秀茹依然美眸緊閉,卻拽著凌雲的手,再次放到了她的高聳之上。

孔秀茹嬌軀又是劇烈一顫,臉上的表情依然痛苦了一下,這次卻沒有掙扎。

凌雲的手摸了上去,蓋住了那一團高聳,卻沒有用力,沒有動作。

「老師是不是很下賤?」孔秀茹顫著聲音說道。

凌雲淡淡一笑道:「如果我聽到別人這麼說,我會割掉他的舌頭……」

沉默……

「你剛才不是很大膽嗎?現在為什麼這麼老實了?」孔秀茹突然幽幽說道。

凌雲嘿嘿一笑道:「現在是白天,等哪天晚上來補課的時候,就未必會這麼老實了。」

其實孔秀茹現在還沒有好利索,凌雲還需要幾天的時間,徹底給她治好了才行。

「老師送你一套鑰匙,以後你隨時都可以來,晚上住這裡也可以……」孔秀茹的臉蛋兒就像熟透了的大蘋果,突然捂住自己的臉說道。

「哎,那樣不好吧,別人會說閑話的……」

「愛要不要……」

「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