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429章師生戀

第429章師生戀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6-11 04:00  字數:3613

被張靈這麼一提醒,凌雲瞬間就冷靜了下來,因為張靈說的不錯。

自己出了事,學校要開除他的學籍,班主任孔秀茹去為他據理力爭,那是出於一個教師的責任,這還說得過去。

現在自己一回來,就跑去校長和年級主任那裡大鬧,凌雲自忖肯定能給孔秀茹討回公道,但這樣一來,兩個人的曖昧關係,也就等於是坐實了。

假的也變成真的了!

孔秀茹的職務能要的回來,可她的清白名譽,就全毀了!

凌雲心說這他娘的還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他苦惱的撓了撓頭,看著張靈說道:「那你說怎麼辦?就這麼順其自然?」

凌雲對這種事倒是真不在乎,根本就無所謂,可孔秀茹為了給自己補課,就落了一個跟男學生搞男女關係的名聲,那以後這老師還怎麼當?

張靈也想不出好的辦法,她只能說道:「這種事確實沒有太好的辦法,我覺得你應該以不變應萬變,先跟班主任單獨談一談,聽聽班主任的意見再說……」

凌雲忍不住撇了撇嘴,心說還單獨談?只是補個課就搞出了這麼大的緋聞,現在兩人都成了學校里風口浪尖的人物,要是再私下見面,指不定別人在背後怎麼議論呢。

這件事情很棘手,別說在華夏的高中校園裡,就是在修真大世界,弟子跟自己的師尊要是發生了這種事,那也是會被門派所不容。被天下人恥笑的事情。

當然,凌雲橫行無忌。他從來不在乎別人的說法,但他得為孔秀茹考慮。

「還有沒有其他的事情?」凌雲問張靈道。

張靈嬌嗔的橫了凌雲一眼,吃著飛醋跟凌雲說了有兩個女人來班裡找過他,這些跟張東說的一樣,凌雲笑著點頭表示知道了。

「還有一件事情……」張靈忽然扭捏了起來,臉蛋兒燙紅,呼吸加快。

凌雲笑道:「什麼事啊?」

張靈輕咬著下嘴唇道:「我媽媽想要見見你……」

凌雲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呢,他嘿嘿一笑道:「哦。原來是丈母娘想見女婿啊,沒問題,不過這兩天不行,等我忙過了這段時間再說吧……」

張靈聽得又羞又喜,她嬌嗔道:「去你的,誰說要給你當老婆了……」

香風撲鼻,龍舞從教室外面回來了。她回到自己的座位前面,淡淡說道:「還有幾分鐘就要上課了,請問你們兩位聊完了沒有?」

張靈也該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她依依不捨的站了起來,小聲對凌雲說道:「這兩節課就是班主任的課,你……」

凌雲記得很清楚。周二的前兩節課就是英語課,因此微笑著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張靈回去了,龍舞坐回了座位上,凌雲沖她嘿嘿一笑道:「謝謝!」

龍舞很大氣。這讓凌雲開始對她另眼相看。

課前三分鐘,高三六班的班主任。孔秀茹提前來到了班裡,依然長發披肩,穿著一件雪白的襯衣,黑色的OL短裙,兩條修長的美腿上穿著透明的肉色絲襪,知性而又性感,表情嚴肅。

只是,跟凌雲第一次見她的時候不同,孔秀茹的臉色有著難以掩飾的疲憊和憔悴,眼睛也微微有些紅腫,顯然,這幾天她還是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孔秀茹邁步走進教室,直接走上了講台,她目光微微一掃,喧囂的教室里立即安靜了下來,鴉雀無聲。

孔秀茹的目光移到凌雲的臉上的時候,略微的停滯了一下,嚴肅的俏臉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紅暈,可幾乎眨眼之間就消退了下去,她輕咳了一聲,沒有任何廢話,直接就開始了講課。

第一節課很快就結束了,整整一節課,孔秀茹都是正常上課,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異樣。

但是,只有凌雲最清楚,孔秀茹除了在剛開始進教室的時候看了他那一眼之外,之後就再也沒有看過凌雲一眼,她在刻意的躲避凌雲的眼睛。

這種情景簡單來說就兩個字:尷尬。

而這種尷尬又在教室里醞釀出另一種難以言說的曖昧氣氛,令教室里的空氣變得異常緊張。

到後來,就連一些平時只知道埋頭苦讀的同學都察覺出不對勁兒來了,他們偷偷的把目光往凌雲那裡瞟去。

如此一來,孔秀茹的臉色就更不自然了,她能感覺到自己的臉蛋兒陣陣發燙,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課,就要落荒而逃。

可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進了孔秀茹的耳朵里,是凌雲的聲音。

「孔老師,敢不敢讓我再到你宿舍里補習一節課?就是現在!如果您敢的話,咱們現在就去。」

凌雲很不喜歡這種感覺,他和孔秀茹之間比小蔥拌豆腐還要清白,他不想讓兩人之間變得這麼尷尬,決定以力破局。

說實話,凌雲這葯下的夠猛,說好聽點兒就是以毒攻毒,說難聽點兒就是破罐子破摔。

不是都說凌雲和孔秀茹搞男女關係嗎?那他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和孔秀茹一起返回單人宿舍,直接讓全學校都看到,看看別人還敢不敢嚼舌根,誰要是再敢,凌雲保證會讓他後悔為什麼會長了嘴!

他當然是使用的傳音入密的功法跟孔秀茹說的,只有孔秀茹能夠聽到,不管孔秀茹會不會同意,都不會產生任何影響。

凌雲的聲音鏗鏘有力,孔秀茹聽了大驚,她可不知道凌雲只是說給自己聽的,趕緊扭頭看向全班同學。

孔秀茹卻發現全班同學依然各行其是,看書的看書,離座的離座,聊天的聊天,彷彿根本就沒有聽到凌雲的話。

孔秀茹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