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424章今夜成為你的女人(四)

第424章今夜成為你的女人(四)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6-09 18:47  字數:4603

淋浴下,林夢寒只著文胸和一件絲質的內褲,性感的嬌軀全部展現在凌雲眼前紈絝仙醫!

凌雲只覺得大腦「嗡」的一聲,他直接就炸了!

林夢寒太美了!

烏黑的長早已經濕透,絲散亂,成絲成縷,貼在林夢寒光潔的額頭,酡紅的臉頰,溫潤如玉的香肩,和緞子般光滑的雪白美背之上,黑白強烈對比,對凌雲的眼球形成了強大的衝擊力!

兩團海拔驚人的高聳雪白晶瑩,在燈光下閃耀著夢幻般的光澤,擠出一道深不見底的溝壑,隨著她的動作,顫顫巍巍,挺拔而高傲,刺激著凌雲的所有感官!

纖細的楊柳腰,渾圓挺翹的嬌臀,絲質的內褲遮擋著她神秘的三角地帶,幾縷濃密的毛透出,看的凌雲喉結直抖!

「壞人……」林夢寒此時已經知道自己的連衣裙被凌雲撕爛了,她這次卻沒有多說什麼,而是來了一句誘惑至極的「壞人……」

凌雲悶哼一聲,雙手粗野的把林夢寒濕透的文胸往下一拽,只聽「嘭嘭」兩聲,兩個大的大白兔躍然而出,倏然呈現在凌雲的眼底,一陣劇烈晃動,波浪起伏!

兩團足球大小的雪白色高聳之上,相映成趣的是,那兩個粉紅色的圓暈之上,只有兩個綠豆粒大小的凸起蓓蕾,艷若櫻桃,讓人一看就忍不住想咬一口!

於是凌雲就毫不猶豫的低下頭咬了一口!

「恩……」林夢寒只覺得一股電流瞬間傳遍全身,她再也站立不住了,嬌軀一下子酥軟了下去。

凌雲自然不會讓她摔倒在地,他一隻手緊緊攬著林夢寒的柳腰,讓林夢寒的嬌軀緊緊貼在自己的身上,不顧頭頂的噴洒的熱流。口含舌掃,肆意攫取。

同時凌雲的另一隻手也不閑著,他挪到了林夢寒的腰肢下方,去褪林夢寒的絲質內褲。

「不要……」林夢寒呢喃著阻止了一下,然後把櫻桃小口輕輕送到凌雲耳邊,吐氣如蘭說道:「不要在這裡給人家全脫了,等會兒全依你……」

好吧,林夢寒徹底投降了。

凌雲壞壞一笑,心說還以為你能堅持多久。沒想到這麼快就不行了,他看著臉色酡紅,任君採擷的林夢寒,忍不住產生出一種徹底征服的快感。

凌雲身上不臟,林夢寒的身上自然更不會多麼臟。少許的灰塵和香汗現在早就被熱水沖的乾乾淨淨,淋浴的任務也光榮完成!

凌雲大手一抄,再次抱起林夢寒,身形一晃就來到了浴缸前面,一步就跨了進去。

「水接的差不多了,泡個澡吧……」凌雲嘻嘻笑道。

「壞人,沒見過你這麼壞的……」林夢寒羞怯嬌嗔。美眸微閉,被水打濕的睫毛輕輕顫動,輕輕捶打著凌雲的胸肌。

「嘩啦……」水花四濺,凌雲抱著林夢寒就從浴缸之中坐了下來。然後愜意的往後一躺,讓林夢寒趴在了自己的身上。

凌雲睜著兩隻晶亮的眼睛,盯著林夢寒胸前顫巍巍的兩團雪白高聳,感受著那兩團高聳帶來的擠壓快感。好奇問道:「你這裡這麼大,到底是怎麼長的?!」

要論胸脯。在凌雲見過的女人當中,林夢寒當之無愧是第一!

「人家怎麼知道?它們從小就長的比別的女人大,羞死人了!」林夢寒趴在凌雲的身上,故意在水中一陣輕輕搖晃,盡情展現著自己最傲人的部位,讓凌雲看個夠!

「呼……」凌雲有點兒受不了。

「還說我,你那裡又為什麼會那麼大的,剛才可把人家給嚇死了!」林夢寒嬌軀在水中輕輕一滑,雙手摟住了凌雲的脖子,盯著凌雲顫聲問道。

「給你準備的嘛,不大一點兒怎麼行……」凌雲嘿嘿笑道,然後他單臂一伸,攬住了林夢寒的粉頸,兩人開始熱吻。

肢體交疊糾纏,林夢寒嬌軀扭動如蛇,在羞澀中漸漸變得大膽,開始在浴缸中盡情和凌雲嬉戲起來。

兩情相悅的嬉戲,這是人生最美妙的時刻!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麼久,林夢寒嬌喘噓噓的抬起頭來,問凌雲道:「老實交代,你剛才說讓我給你解決,到底怎麼解決啊?」

凌雲不說話,此時無聲勝有聲,他只是抓住了林夢寒的雪白修長的小手,往自己的下身送去紈絝仙醫。

林夢寒在無限害羞中抓住了那個東西,她覺得自己一隻手根本攥不過來,忍不住心中又是一突。

凌雲抓著林夢寒的手,帶著她輕輕動了幾下,然後把舌頭湊到林夢寒的耳邊,吹氣,又對著她的耳垂用舌尖掃了幾下之後說道:「大概就是這樣,你一會兒還要用嘴……」

「什麼?!」林夢寒聽了美眸圓睜,她一下子就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震驚說道:「用……用嘴?!」

凌雲無所謂說道:「對呀……」

庄美鳳,蕭媚媚,曹珊珊都這麼伺候過他,他已經習以為常,當然不可能放過林夢寒。

「可是它……它醜死了……」林夢寒下意識的為自己的拒絕找理由。

凌雲嘿嘿一笑:「放心吧,很快你就不會覺得它丑啦,你會像愛我一樣愛上它,搞不好會更愛它也說不定……」

「鬼才會喜歡它……」氣的林夢寒嬌軀輕顫,胸前高聳一陣劇烈抖動搖晃,晶瑩的水珠嘀嗒亂灑。

凌雲懶得跟她爭辯,他騰出了雙手,開始抓著林夢寒的高聳肆意捏弄把玩,過了一會兒,直接抬起頭來吸吮舔咬。

林夢寒哪裡受得了這個,她心神俱顫之下,手上的動作早就停了,一陣一陣過電,一開始還刻意壓制著自己,到後來乾脆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