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423章今夜成為你的女人(三)

第423章今夜成為你的女人(三)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6-09 16:57  字數:3579

「要不你就別洗澡了,先給我解決完了再說……」

凌雲見林夢寒還在猶豫不定,直接對她下了通牒,兩條路讓她自己選紈絝仙醫。

「好……好吧……就一塊兒洗,不過,我得先給你洗完了,你出去以後我再洗……」

凌雲步步緊逼,林夢寒除了選擇妥協,再也想不出任何辦法。

「行,就這麼辦!」凌雲答應的很爽快,一會兒進了浴室,就不是林夢寒說了算了。

林夢寒小心的瞟了凌雲一眼,然後慌亂的提了提自己的連衣裙衣領,腳步虛浮的向著浴室走去。

林夢寒為什麼想要洗澡?因為她敏感的嬌軀剛才被凌雲大肆挑逗,下身早已一片濡濕,如果是這個樣子上床的話,那就羞死人了。

凌雲見林夢寒走了兩步,火辣的身形有些晃悠,他邁開大步一下子就追上了林夢寒,直接把她抱了起來。

「走的這麼慢,我還是抱著你吧……」凌雲把林夢寒豎著抱在懷裡,身形一晃就來到了浴室裡面。

別墅的主卧室很大,浴室就在卧室裡面,面積足有二十個平方,裡面很是寬敞紈絝仙醫。

這個別墅區常年提供二十四小時熱水,不管別墅里有沒有人住都會提供,因此洗澡很是方便。

凌雲瞅了一眼浴室里的潔白浴缸,心說這浴缸比庄美鳳買的那個都要打,一會兒肯定有的爽了。

「接下來……要,要幹嘛?」林夢寒羞怯至極。傻傻的問道。

凌雲嘿嘿一笑道:「既然要洗澡,你說接下來要幹嘛?脫衣服唄……」

林夢寒臉蛋兒酡紅,嬌軀如火,她粉頸低垂,微微咬了咬牙,突然阻住了凌雲解扣子的雙手。

「我來……」

不管有沒有生,凌雲現在就是林夢寒的男人,她既然選擇了義無反顧的回來,她就要伺候好他。

凌雲樂得如此,他直接當了甩手大掌柜。趁著林夢寒為他解襯衣扣子,他的雙手又開始了肆虐。

凌雲右手攬過了林夢寒的柳腰,覺得林夢寒的腰肢實在是太細了,他一隻手幾乎就可以抓的過來。那種美妙滋味,沒有見識過真正細腰的人,絕對體會不到。

凌雲的左手,自然再次攀上了林夢寒的右胸,隔著薄薄的連衣裙,肆意揉捏了起來。

林夢寒情不自禁的夾緊了自己的雙腿,嬌哼連連,她幾乎是無比艱難的幫凌雲解開了所有扣子,幫他脫掉了襯衣。

襯衣脫掉,凌雲精壯結實。線條流暢的肌肉展現在林夢寒的眼底。看得她又是一陣耳熱心跳,劇烈嬌喘。

她忽然有一種感覺,覺得自己今晚不管有多怕,都逃不出凌雲的魔爪,自己現在所做的一切。不過是在拖延時間罷了。

可是,她能拖延二十分鐘,一個小時,她能拖延一整個晚上嗎?她能拖延接下來的幾個月的時間嗎?

不就是疼嗎?反正逃不掉的。早晚都是那一下……林夢寒面紅耳赤的想道。

借著酒勁兒,林夢寒忽然再次大膽了起來,她把凌雲的襯衣放到一旁,雙手顫抖著伸出,開始為凌雲脫牛仔褲。

解開腰帶,雙手扯著凌雲的褲腰,林夢寒強忍著無邊羞意,緊緊閉上了美眸,牙關一咬,使勁往下一拽!

「嘶……」凌雲正享受著林夢寒的溫柔呢,卻沒有想到林夢寒會這麼給他脫褲子,帳篷支的高高的,這麼往下硬拽豈不是要他的命嗎?

「怎麼了?!」林夢寒嚇得心中一跳,趕緊睜開眼一看,芳心又是一顫,忍不住嬌呼出聲。

「這,這怎麼才能脫下來呀?」林夢寒羞澀問道。

「你的手是管著幹什麼的?把它輕輕一撥,褲子自然就掉下去了……」凌雲邪邪的說道。

現在林夢寒嬌軀半蹲,雙膝微彎,渾圓的嬌臀高高翹起,傾俯著身子給他脫褲,連衣裙的圓領微微張開,從凌雲的角度看過去,兩團雪白晶瑩的高聳盡收眼底,一道誘人的深溝不知道有多麼深,而且似乎還在輕輕搖曳晃動,看的凌雲是心旌神搖,恨不得直接把手從她的領口塞進去,愜意揉捏把玩!

林夢寒根本無暇注意這些,她獃獃的注視著凌雲的昂揚的下身,現在牛仔褲脫了一半,那東西半遮半露,昂揚挺拔,而且似乎還在突突直跳,她有些不敢碰。

「死就死吧!」林夢寒終於伸出了顫抖的小手,緩緩向著凌雲的內褲摸了過去,她猶如春蔥般潔白細嫩的指尖剛剛碰到那裡,嚇得立即縮了回來,半晌才美眸微閉,用小手抓著凌雲火燙的東西,輕輕往下壓了一壓。

「呼……」這會兒輪到凌雲大喘氣了,沒辦法,林夢寒的小手實在是太美了,柔軟無比,動作更是溫柔無比,雖然隔著內褲,但是他依然感覺到一陣難言的舒爽。

不過,凌雲也不想在這裡過多的拖延時間,自己的衣服不重要,他要是不為了享受林夢寒的溫柔,早就自己脫下來了。

脫林夢寒的裙子,才重要。

凌雲單手把褲子往下一褪,幫著林夢寒把自己的牛仔褲脫了下來,然後左右腳互相幫忙,兩隻鞋子不翼而飛!

「凌雲,內……內褲就不要脫了吧?」林夢寒側著臉不敢去看凌雲的下身,用近乎哀求的口吻跟凌雲商量道。

這是關鍵!

凌雲這裡是絕對不會妥協的,他輕輕攬過林夢寒的腰肢,用堅硬的下體頂著林夢寒的小腹,舌尖兒在林夢寒的耳垂上輕輕舔了一下,然後溫柔說道:「寶貝兒,現在不脫內褲,跟脫了有什麼區別嗎?」

凌雲身上散的強烈的男性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