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419章我可以免費幫你搓澡!

第419章我可以免費幫你搓澡!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6-07 21:49  字數:3506

晚上九點以後,路上的車輛已經很少,凌雲開著路虎車,很快就出了清水市,一路往東,二十多分鐘就回到了清水灣別墅。

凌雲自然不可能讓秦冬雪和寧靈雨受累幹活,他一個人把買回來的東西全部卸下來放到屋裡,老老實實的做了一次搬運工。

「小姨,那個,昨天晚上那兩個人,我們自打分開以後,到現在還沒有碰過頭,我想回去看看他們……」

凌雲弄完了一切之後,小聲試探著問秦冬雪道。

秦冬雪抿著紅艷艷的嘴唇看了看凌雲,美眸中露出一絲懷疑之色,有點兒不相信凌雲的話。

「真的只是去看他們?」秦冬雪唇角兒勾起了一抹神秘的微笑,淡淡問道。

凌雲心中一突,他抬手撓了撓頭說道:「是,崔老身體有舊傷,需要我給他調理,現在正是關鍵的時候,所以必須得過去……」

秦冬雪看了一眼身旁的寧靈雨,咯咯嬌笑道:「行了,那你去吧,不過,今天晚上必須要回家來住!」

寧靈雨雖然不希望凌雲離開,不過凌雲已經專門陪了她一天了,自己的事情幾乎一點兒沒做,於是囑咐凌雲道:「哥哥,你手機千萬一定要開著,不要讓我找不到你……」

凌雲大汗,他趕緊點了點頭,說了一句不用等我,然後逃也似的衝出了客廳,開著路虎車離去。

看崔老自然是真,不過凌雲最主要的是想去看看姚柔。自打治好了姚柔的傷勢,已經兩天沒見她了。凌雲有些不踏實。

凌雲開離了清水灣別墅區,才把手機拿了出來,發現上面竟然有好幾條簡訊和未接電話。

「凌雲哥哥,你怎麼又不接我電話啊,見信息速回信……」薛美凝的。

「凌雲,我好想你……」姚柔的。

「凌雲,你今天怎麼沒有來上課啊?你要是再不來上課,班主任就到你家裡去了!你電話怎麼一直都沒人接啊?」張靈的。

還有兩條簡訊。卻是陌生號碼,凌雲就知道是柳艷和趙瑩發來的,信息內容幾乎完全相同:「帥哥,你在忙什麼呢?什麼時候有空一起出來喝杯咖啡啊?我好想你哦,隨時來電話都行哦……」明顯是**裸的勾引。

還有一條簡訊則是唐猛發來的:「雲哥,服裝店的門修好了,換鎖了。鑰匙在我這裡。」

凌雲給薛美凝和張靈挨個回了簡訊,他知道她們現在還在上晚自習,因此沒打電話。

凌雲直接給姚柔回了個電話,對她說很快就到,姚柔聽了自然滿心歡喜。

至於柳艷和趙瑩這兩個**,凌雲根本理都懶得理。正事兒還忙不過來,哪兒有空搭理她們。

處理完了這些信息,凌雲開車直奔平凡診所,他到了地方下車,只見診所裡面燈火通明亮如白晝。裡面叮叮噹噹的敲打釘子的聲音,電鋸的「茲茲」聲。不絕於耳,很顯然徐工那伙裝修工人,正在日夜趕工。

「呵,這都晚上十點多了,徐工還真拚命啊……」

凌雲注意到所有的門窗玻璃都已經換好了,因為一樓還沒有裝修完畢,所以還沒有擦,上面落滿了鋸末灰塵等等。

不等凌雲進去,姚柔就已經欣喜的迎了出來,她毫不猶豫的一頭扎進凌雲的懷裡,眼圈兒通紅。

想凌雲想的。

不過,姚柔柔柔弱弱的外表之下,骨子裡的性格確實剛強,雖然上一周最受罪的人是她,可她見了凌雲之後,卻只是眼圈通紅,強忍著沒有落淚。

「等我一下!」凌雲緊緊地抱了姚柔一會兒,溫柔的拍了拍她的後背,對她低聲耳語道。

然後凌雲身形一晃進了診所,跟走上前來的徐工打了個招呼,抬手就遞給徐工一萬塊錢。

「徐工,這大熱天兒的,大夥都這麼沒黑沒白的干,我就不多說什麼了,這一萬塊錢,給弟兄們買酒喝。」

徐工慌忙擺手拒絕,他滿臉誠懇道:「凌雲小兄弟,你看這……這都是我們對你感激,從心底里願意這麼乾的,這沒啥,而且上次你給我們的錢,幹什麼都夠了,真的不用再給我們錢了。」

凌雲呵呵一笑,直接把錢硬塞進徐工的手裡,然後道:「姚柔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所以她今天過來盯著,以後我就不讓她來了,診所這邊還要請您多多費心。」

徐工這錢不接不行,他就千恩萬謝的收下了,然後低聲對凌雲說道:「小兄弟,我們鄉下人不會說話,說錯了你可不要怪罪……」

他用下巴指了指站在診所外面的姚柔,對凌雲說道:「我們能看的出來,這姑娘對你,可真是沒說的,那真是好到沒法再好了,你可不要辜負了她的一番心意。」

凌雲呵呵一笑,直接點頭,他輕輕拍了拍徐工的肩膀,然後跟周圍的七八個裝修工喊了一聲受累,然後就離開了診所。

凌雲打開車門,溫柔的把姚柔抱進了車裡,同時把嘴巴輕輕附在她耳邊說道:「抱新娘子上花轎咯……」

一句話就把姚柔逗得破涕為笑,嫵媚溫柔的掃了他一眼,然後羞紅了脖根兒,輕輕垂下了頭。

「柔兒,咱們今晚在哪兒入洞房啊?」凌雲上車之後笑嘻嘻的問道。

姚柔本就已經面紅耳赤,霞飛雙頰,現在聽到凌雲說這個,她嬌軀劇烈一顫,只覺得一股電流瞬間傳遍了全身,燙的她渾身一陣酥麻。

她低垂著粉頸,兩隻秀美的小手撫弄著發梢,溫柔如水說道:「人家……人家在診所里呆了一天,身上好髒的……」

沒有拒絕,就連做做樣子的拒絕都沒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