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405章佛門至寶,天命應劫之人!

第405章佛門至寶,天命應劫之人!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6-04 00:56  字數:3676

「唵……嘛……呢……叭……咪……吽……」

行遲大師盤膝坐地,雙手合十,臉色平靜,視死如歸,口吐六字真言。

當他感覺到凌雲是用劍刺向他的時候,行遲大師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神秘的笑意。

可就算是這樣,也無法阻擋凌雲的殺心,他手中龍紋劍依然去勢不變,直刺行遲大師的咽喉!

突然!沒有任何預兆的,一個核桃大小的珠子從凌雲的空間戒指之中激射而出,速度奇快無比,瞬間懸在了空中,擋住了凌雲刺落的劍尖!

這個珠子無光閃爍,無華匯聚,也沒有任何的佛力繚繞,飛出空間戒指之後,顏色依然灰暗普通,並沒有任何異象展現!

可它就是懸在了空中,擋住了凌雲急速刺落的劍尖!

龍紋劍何等鋒銳,凌雲的力道何等強大,可不管凌雲如何用力,如何改變方向,他的龍紋劍就是刺不下去!

「唵……嘛……呢……叭……咪……吽……」

行遲大師口中的六字真言,在一瞬間似乎放大了上百倍,所有別墅里的人都感到了無盡的慈悲之意,臉上的神情變得肅穆起來!

行遲大師感受到了無盡的佛力,他瞬間睜開了眼睛,然後就看到了這極為震撼的一幕!

「阿彌陀佛,這……」行遲大師看到那個核桃大小的珠子之後,目中露出了極度的震駭之色,連六字真言都忘了念了。

最震驚的還是凌雲!凌雲心說我這趟下天坑到底搜颳了一些什麼逆天的寶貝啊,怎麼一個個的都能從空間戒指里往外亂飛?!

別人不知道。但是他卻是無比清楚,這是天坑之下。陽陣陣眼那個小廟宇裡面,那位坐化的金剛琉璃體雙手之中。捧著的那個珠子!

「哼!不就是殺你佛門的一個老和尚嗎,竟然連這個都管?!」凌雲心中惱怒,刷刷刷連刺九劍!

毫無懸念的,全被那顆神秘的珠子給擋住了!

而且那顆珠子竟然開始散發出了一股澎湃的佛力,正在逐漸消除凌雲心中強大的殺意!

行遲大師根本就沒有在乎凌雲刺落的長劍,他震驚半晌過後,激動的幾乎達到了瘋狂,立即改坐為跪,五體投地對著空中那顆珠子納頭便拜!

行遲大師萬分虔誠的磕了九個頭之後。這才低頭雙手合十,對凌雲傳音說道:「小施主,請收起長劍,老僧有話要說。」

凌雲也知道殺不成了,他直接把龍紋劍收進了空間戒指裡面,那枚珠子竟然也神奇的倏然飛回,再次沒入了凌雲的空間戒指之中。

「真他娘的邪門,有古怪啊……」凌雲心中暗凜,在考慮是不是要找個地方扔掉這顆珠子。

那個坐化的老和尚。實力太過於強大了,那絕對是能夠秒殺大成期地仙的存在,自己就算修鍊到元嬰期,也未必能對付得了他留下來的這顆珠子。這玩意兒絕對不能留在身邊。

不能被凌雲所用,就算是再好的寶貝,他也能夠棄如撇履!

「你說吧!」凌雲索性把冥血魔刀也收了起來。倒背雙手站立在依舊跪著的行遲大師身前,淡淡說道。

「小施主絕不是魔宗的人!非但不是。而且跟我佛門有緣……」行遲大師先說了這麼一句!

凌雲嚇得心頭狂跳,他趕緊沉聲說道:「老和尚。你千萬不要跟我拉關係,我可以放你離開,但是你放心,我就算跟哪兒有緣,也不會跟佛門有半點兒關係!」

開玩笑,凌雲有那麼多女人還都沒吃上一口呢,行遲大師開口就說他跟佛門有緣,就算是以凌雲的定力也扛不住。

行遲大師依舊面露微笑淡淡說道:「小施主剛才完全可以用那把魔刀殺我,可你卻用了那把長劍,卻是為何?」

凌雲撇了撇嘴,心說和尚就是和尚,簡直是無聊透頂,反正你結果都是死,用什麼殺不是殺?

行遲大師見凌雲不肯回答,他再次微笑說道:「敢問小施主,你的這顆珠子,是從何處得來?」

凌雲直接信口開河:「在路上撿的,覺得挺好玩,就拿來看看了,不過現在我又覺得它不怎麼好玩了,明天就把它扔掉!」

行遲大師知道凌雲是在隨口亂說,不過他卻沒有計較,而是立即說道:「隨小施主的便,想留就留,想扔就扔,不過老衲要告訴小施主的是,這個珠子,乃是佛門無上至寶,菩提子!」

「菩提子?!」凌雲心念電轉,極力在腦海中搜尋關於菩提子的記憶,可他就浪費了無數腦細胞,卻依然想不起來。

就是在修真大世界,他都沒有聽過這種東西。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空空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小施主,你擁有我佛門至寶菩提子,卻說跟我佛門沒有半點兒關係,未免有些自欺欺人了吧?」

行遲大師面帶慈悲微笑,望著凌雲,笑著問道。

「哼,佛門至寶又如何?明天就把他丟掉!」凌雲嘴硬說道。

凌雲修真,他修鍊的雖然以道法為主,應該算半個道門中人,但他卻不是真正的道門!

他修鍊有自己的道,心道,崇尚的是有我無敵,神擋殺神,佛擋殺佛,他當然不會去跟什麼佛門扯上任何關係。

「哦?看來小施主真要丟掉這菩提子,那麼老衲多問一句,小施主丟的掉人皇筆和地皇書嗎?」行遲大師面帶微笑,一臉神秘的問凌雲道。

凌雲腦袋「嗡」的一下子!他懵了!

我擦,這老和尚雖然不怎麼能打,看來知道的不少啊,現在人皇筆在自己的眉心裡。地皇書在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