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397章庄美鳳

第397章庄美鳳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6-02 14:36  字數:3537

庄美鳳視死如歸,可孫天彪卻以為她胸有成竹,這導致了他對庄美鳳的話,半信半疑。

如果按照庄美鳳的說法去分析整個事情,確實沒有什麼大的漏洞,因為孫天彪知道,庄美鳳說的至少有一部分是真的。

何興言來歷不明,從成為孫家的客卿之後,卻接連為孫家辦成了幾件非常棘手的大事,成功取得了孫家的信任。

何興言肯定是得到了某個勢力的幫助,孫天彪原本以為,這勢力應該是某個古武門派,可現在想想,確實是天殺的可能性最大!

那天晚上,天殺的人出現了,這應該是確信無疑了,可最大的疑點是,天殺組織的人,殺孫家的人幹什麼?

天殺組織的人,眼中只有任務和利益,絕對不會去做對自己不利的事情。

何興言身為後天八層巔峰高手,好不容易取得了孫家的信任,他在孫家潛藏了那麼久,肯定有很大的任務和目的,絕對不會是為了牛芬嬌和孫星!

何興言負責貼身保護牛芬嬌,如果他要殺牛芬嬌,時時處處都是機會,沒有必要為了保護牛芬嬌拚死受傷之後,突然暴露自己的身份,去跟孫家的人為敵。

因為那樣的話,對何興言和天殺,有百害而無一利!

庄美鳳說「又有人來了」,這一點肯定也是真的,因為從牛芬嬌的通話當中,孫天彪知道當時雙方的情況是勢均力敵,誰也奈何不了誰。不然的話,牛芬嬌也不會有機會給他打電話。

牛芬嬌是孫天彪的結髮妻子。他當然比任何人都了解牛芬嬌的脾氣,如果不是情況急轉直下變得對孫家極為不利,她絕對不會在給自己打電話之後,卻又甘心答應解除婚約!

那麼,來的人會是誰?是不是就是那位先天七層境界之上的絕頂高手?

為什麼自己調查的所有的人,對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全部失去了記憶?

這件事情的複雜詭異程度,已經遠遠超出了孫天彪的想像。脫離了他的掌控。

孫天彪一陣心煩意亂,不過他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眼睛直直的盯著庄美鳳,沉聲說道:「你在撒謊!」

孫天彪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這句話他暗中用上了正宗的佛門獅子吼,聲音雖不高,傳在庄美鳳的耳朵里。卻是振聾發聵!

他是在試探,他倒,自己使用獅子吼對付庄美鳳,她背後的那位絕頂高手會不會出來阻擋!

一個先天一層境界的高手,跟一個完全不會武功的普通女子相比,那實力差的沒邊兒了。庄美鳳立時就受不住,嬌軀劇震!

這一嗓子,讓庄美鳳鎮定的眼神一陣渙散,嬌艷的臉蛋上閃現出一片茫然,不過她依然頑強的答道:「我沒有!」

孫天彪吼完。自己又何嘗不害怕,他瞬間把自己的先天真氣調動到了極限。全神戒備客廳門口,緊張的等待著那位「絕頂高手」的到來。

整個客廳之內的氣氛頓時變得緊張無比,靜謐異常,落針可聞,如臨大敵!

十五秒鐘之後,任何事情都沒有發生,孫天彪心中暗喜,他長長的呼出一口濁氣。

原來是虛驚一場!

驚魂稍定之後,孫天彪忽然為自己剛才的害怕感到一陣可笑,如果真有先天七層境界之上的高手要來,又何必需要藏頭露尾?

他更不需要讓庄美鳳隻身犯險,他只要親自前來,說一句「莊家我保了」,孫天彪保證會耳提面命,立即帶著所有的高手屁滾尿流的滾出莊家!有多遠逃多遠!

想到這裡,孫天彪忍不住心中一陣惱怒,眼中閃過一抹濃重的殺機,瞳孔驟縮盯著庄美鳳道:「你敢唬我?!」

一聲獅子吼,一個帶著陰沉殺機的眼神,讓庄美鳳真正見識了,什麼叫做高手的威壓!

她也立即明白了,凌云為什麼那麼醉心執著於修鍊,幾乎天天晚上都不回出租屋陪她!

她更加體會到了,和凌雲相識的日子以來,他那看似雲淡風輕,淡定悠然的表現之下,一個人獨自承受了何等的壓力!

凌雲把她藏在那個出租屋裡,為她遮風擋雨,巧妙周旋,自己卻天天遊走於生死之間,好幾次深夜回來,都是衣衫破破爛爛,身上血跡斑斑……

可就算是這樣,凌雲卻永遠都是面帶微笑,總是淡淡的一句:「不用擔心我,我沒事……」

庄美鳳想起了自己抱怨凌雲對蕭媚媚出手太過殘酷的那一次。

「你不要多想,以後經歷的多了,習慣了就好了……」

「醒的這麼早,你好好睡一個回籠覺吧,我還要出去修鍊。」

庄美鳳想起了清明節那天晚上,自己被抓,凌雲來救她那一次,面對眾多未知的強敵,喊出那句:

「老婆別怕,夫君來也!」

一幕一幕,庄美鳳心頭酸楚,情意涌動,熱淚盈眶!

凌云為我做了那麼多,我為他做過什麼?我能為他做什麼?難道,只是用自己的身體,給他床笫之歡嗎?

庄美鳳的美眸閃耀著晶瑩的淚花,她的丹鳳眼中恢復了那種凌厲的決絕,神智堅定的說道:「我說的都是事實,你愛信不信!」

這讓一旁的滅欲師太,看的忍不住暗暗點頭,孫天彪雖然只是稍稍施展了一下獅子吼,可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庄美鳳能如遭雷擊卻神智不變,更說明了她的資質和心性的絕佳!

孫天彪凌厲的目光中帶著一種玩味,開始連珠炮一般的向庄美鳳發問!

「你說又有人來了,那到底是誰來了?」

「我暈過去了,我怎麼知道?」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