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394章攤上大事的莊家

第394章攤上大事的莊家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5-31 01:03  字數:3616

江南省最頂尖最奢華的別野群,就是清水灣別野群,而清水灣別墅群裡面最大的別墅,就是清水灣一號別墅,這是庄氏醫藥集團董事長庄天德的別墅。

據說在庄天德的一號別墅里,有專門的跑馬場,只憑這一點,就可以想像出這棟別墅到底有多大了

這棟別墅位於清水灣別墅群的最西邊,依山而建,面朝南面的大海不說,住在別墅裡面的人只要從別墅的後院往山上高處稍微一走,就可以看到整個別墅群最東邊的清水灣,整個人立即就能心曠神怡口

這裡,距離凌雲的九芋別墅,大概有八公里之遙。

整個別墅大院圈地面積超過兩萬平米,裡面有大小兩棟別墅,大別墅富麗奢華,稍小一些的精緻優雅,大小兩棟別墅之間的直線距離至少相隔三十米。

現在,別墅大院的門口依然有保安守衛,不過因為庄天德一家人已經被孫天彪給控制起來了,這些保安除了守門,再也沒有了任何其他用處。

雖然已經是午夜時分,可大小兩棟別墅里卻都亮著燈,小別墅外面的草坪上,還有四個普通的年輕高手,在那裡不停的來回走動,他們偶爾還往小別墅里瞅上一眼。

小別墅的客廳里,價值二十八萬的歐麗安電視機開著,裡面正播放著無聊的節目畫面口

庄天德一家三口,此時就坐在小別墅客廳里的豪華真皮沙發上,三個人似乎都在看電視,可他們臉上的表情各有不司。

庄天德那張麵皮兒白凈,團團有肉的臉上,有一絲緊張,還有一絲茫然,但更多的是激動和興奮。

庄美鳳的母親趙博敏,眼睛茫然,目光空洞偶爾展現出一些恐慌焦慮,偶爾展現出一些擔憂,那是對她大女兒的擔憂。

庄美娜穿著一件清涼的弔帶裙

陪著她母親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遙控器不住的換台,往日里,她那充滿了高高在上的優越感的目光不見了,臉上不停變幻著羨慕嫉妒,煩躁憤懣,和鄙夷不屑的表情,似乎是在那裡生悶氣很大的悶氣。

終於她忍不住爆發了,爆發的對象是她的父親庄天德:「憑什麼?憑什麼又是我姐姐?她比我長得漂亮,比我個子高

比我學習好,這些我都認了,可憑什麼那個凈心庵的老道姑選中了我姐姐

卻不選我?!」

庄美娜一開始的聲音很低,可她性格驕縱說到最後,聲音難以抑制的變大了起來,近乎於吼口

「你低聲點兒

別讓外面那些人給聽到了!」庄天德急的直拍大腿,他先小心的扭頭往客廳外面看了一眼,然後壓低了聲音沖庄美娜說道口

庄美娜不屑的往客廳門口的方向瞥了一眼,譏諷道:「那麼怕他們做什麼,那個叫滅欲的老道姑不是說了么,以後她們凈心庵保著咱們家孫天彪也無可奈何!」

「哎喲,娜娜

在這個當口兒,你就別給咱們家添麻煩了,你以為孫家的人就是那麼好惹的?」趙博敏看著自己的丈夫急的直撮牙花子,忍不住回過神來,輕聲責怪自己的小女兒。

可她一想起自己的大女兒庄美鳳被人帶走了,現在也不知道身在何處,卻還是忍不住眼神黯淡下來,幽幽一嘆。

「哼,說什麼我姐姐的資質好,我的資質差,我看那個滅欲師太眼光也不咋地,都是一個爹媽生的,憑什麼我的資質就差?!」

庄美娜越說越來氣,不過她雖然爆發,可也是害怕外面那幾個孫『家的打手』聲音逐漸降低了下來。

庄天德更加著急:「行了,別說了,人家滅欲師太不是說了么,你姐姐的身體好像經過什麼洗筋伐髓,已經是那個……脫胎換骨了,而且她的性格心志,也適合修鍊凈心庵的功法,所以才帶她回了山門…………」

庄美娜這一星期根本就沒有去學校上課,庄天德說的這些她自然都是親眼所見,可她就是不服,她冷哼一聲打斷了父親的話,道:「哼,什麼洗筋伐髓,脫胎換骨,你以為這是拍玄幻電影呢?我看根本就是她們凈心庵缺人,又看到我姐姐長得漂亮,這才帶她回門派的!」

「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姐姐惹出來的,到最後得到好處最大的卻是她,我反而一個星期不能去學校上課,這叫什麼事兒啊!」

趙博敏輕輕拽了拽庄美娜的胳脖,蹙眉道:「行了娜娜,別說了,你以為你姐姐願意去啊?你想想你姐姐吞下那顆丹藥的時候,那個痛苦的樣子,要是我能替她,我寧可自己去………………」

庄天德也低聲焦急說道:「是啊娜娜,再說了,你也不想想,凈心庵是什麼地方?一聽名字就知道,肯定是清心寡欲,吃齋念佛的地方,那種苦,你這種性格能受得了嗎?你能堅持幾天不看電視,不聽音樂,不吃肉?你能捨得謝家的謝俊彥?」

「我……庄美娜一聽不看電視不聽音樂不吃肉……下子說不出反駁的話來了,因為她知道自己肯定做不到,不過聽到庄天德提起謝俊彥,她心中的火更大!

庄美娜把手中的遙控器狠狠往茶几上一摔,咬牙跺腳道:「你以後少跟我提謝俊彥,我都一個星期沒去上課了,不能打電話不能上網,他一趟都不來找我,算個什麼東西!」

「再說了,我們學校里比褂俊彥有本事的,多了去了!他就連給凌雲提鞋都不配!」

一聽到「凌雲」這個名字,庄天德臉色大變,目露驚恐,他差點兒就要從沙發上跳起來去捂住庄美娜的嘴!

上周五的晚上,凌雲藉助人皇筆灌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