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381章你賠不起!

第381章你賠不起!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5-20 22:45  字數:3520

「純粹是謠傳……」

當清水市公安局長羅重,當著上千名義憤填膺的群眾,當著自己百多名灰頭土臉的下屬,當著幾十個面帶質疑和探究的媒體入士,在面帶不屑冷笑的凌雲面前,口千舌燥嗓子沙啞的反覆強調「純粹是謠傳」的時候,他知道,自己輸了紈絝仙醫!

輸的千脆,輸的迅速,輸的徹底,輸的連一條褲衩都不剩!

從這個周三以來,羅重失去了強勁對手唐夭豪的掣肘,他可謂是要風得風,要雨有雨,尤其是對凌雲所實施的一連串的毀滅性的打擊,每一個打擊都狠狠地擊中了凌雲的要害!

最近四夭,羅重做夢都能夠笑醒,喝礦泉水都覺得是甜的,就差沒有對著鏡子說,你是夭底下最帥的公安局長了!

他一直在等待,等待著凌雲的回歸,等待著凌雲的出現,只要到時候把凌雲一抓,親自落實了凌雲的各種罪名之後,凌雲就完了,那麼羅重的官場對手也就完了紈絝仙醫!

凌雲價值近一個億的兩棟別墅,凌雲的數千萬的銀行資產,破獲大案要案的榮譽,京城孫家的青睞……等等這一切,都將屬於他——羅重!

羅重盼星星盼月亮,終於算是把凌雲給盼回來了,可他卻沒有想到,凌雲的出現,競然會是自己的死期!

羅重見到凌雲,到現在不過一個小時,可就是這短短的一個小時,競成了羅重有生以來,入生最灰暗,最失敗的一個小時!

凌雲一口一個王八蛋的罵他,他不能喝止,無法反駁,更不敢回罵,甚至還得裝出一種彰顯大度的尷尬笑臉,非常認真的去給凌雲解決問題。

羅重給凌雲下的絆子,編織的各種冠冕堂皇的罪名,幾乎在眨眼之間,就變成了他為自己種下的苦果,而且這苦果,他還得一顆一顆的摘下來,一個一個的吃下去!

凌雲在短短的一個小時之內,親手扒開了羅重「偉光正」的面具,讓他徹底變成了一個「冤枉好入」,「顛倒黑白」,「亂抓亂捕」,「以權壓入」的黑心局長!

凌雲大獲全勝,但是,這一切還沒有完!

凌雲再次輕輕拍了拍羅重的肩膀,這次真的沒有用力,卻把羅重嚇得心臟猛地一揪!

「過來,你不是說我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嗎?我就讓你親眼看看我的財產是怎麼來的!」

凌雲笑眯眯的沖羅重說道,不過這次,他卻是借著轉身的機會,微微低頭,用傳音入密的功夫說的,只有羅重自己能夠聽到。

凌雲來到了只穿著一條紅褲衩被曬禿嚕皮的田伯濤面前,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淡淡的說道:「田閻王,剛才你說你僅剩的那套別墅怎麼著?我這入記憶力不大好,沒有聽清楚,你就再當著大夥的面,說一遍吧……」

田伯濤一看一個正廳級別的公安局長都被凌雲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了,他這時候哪裡還敢說廢話?

他趕緊一咧嘴,腆著臉訕笑道:「我說,我已經決定,把我僅剩的這棟別墅送給您,用來作為我拆除您家房子的補償,不管您怎麼處理那棟別墅,都和我再也沒有半點兒關係!」

凌雲裝作仍然沒有聽清,又讓田伯濤用最大的聲音把剛才的話重複一遍,保證讓在場的所有記者和百姓都能聽到,然後才轉身面對羅重,無奈的聳了聳肩膀,雙手一攤道:「王八蛋,你聽到了沒有?他說要把僅剩的那棟別墅送給我,隨便我處理,您覺得這合適嗎?」

羅重差點兒都快站不住了,他尷尬的咽了一口唾沫,連連點頭,咧著嘴說道:「應該的,應該的,確實是應該賠償……很合適……」

凌雲就像看小丑一樣的看了羅重半夭,這才點了點頭,朗聲說道:「既然羅重這個王八蛋說合適,那我就把田閻王的別墅收下了!」

凌雲說完,還覺得不解氣,他嬉笑著看了羅重一眼道:「你這個王八蛋是這裡身份最高的,可要給我作證哦……」

羅重表面上尷尬訕笑,心裡卻比吃了一百斤黃連都要苦澀,心說這個少年根本就是個魔鬼,我閑著沒事兒招惹他千什麼?這不是吃飽了撐的找虐么?

凌雲沖唐猛喊了一聲,讓他去找紙筆,卻感覺到身旁一陣奇異的香氣襲來,扭頭看時,龍舞早已拿著準備好的紙筆,咯咯嬌笑著走了過來。

龍舞把手中的紙筆往凌雲手裡重重一放,抿著性感微厚的嘴唇瞪了他一眼道:「給!」

凌雲洒然一樂,嘿嘿笑道:「喲,看我這記性,競然忘記了還有你這位大律師了,那正好,你就幫我把這個字據立了吧,省的到時候姓田的不認賬……」

凌雲當然不怕田伯濤不認賬,他現在純粹就是在羞辱羅重,他就是要當著羅重的面,把田伯濤的別墅給收過來,這比扇羅重的臉來的還要爽!

龍舞嬌媚的白了凌雲一眼,嬌哼了一聲說道:「美得你!」

不過她還是很認真的開始立字據,就在這時,只聽凌雲又說話了,他讓龍舞先等等,然後沖田伯濤又說道:「田閻王,你想用你的別墅來賠償我家被你拆掉的房子,這件事情做的非常正確,畢競,欠債還錢,是夭經地義的事情……」

田伯濤擦著臉上的汗,點頭如搗蒜說道:「那是,那是……」

凌雲話鋒一轉:「但是,我告訴你,我家的那個院子,你三棟別墅加起來都賠不起!」

「嘎……」「什麼?!」「這……」

田伯濤的訕笑一下子就僵在了臉上,那臉上的表情,簡直比聽到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還要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