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344章確實有問題,重逢!

第344章確實有問題,重逢!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5-11 12:50  字數:2821

凌雲入座之後,薛承業隨即微笑著宣布生日宴會正式開始,一句話就把客廳里的氣氛推向了紈絝仙醫。.

最激動的自然是凌雲坐的這一桌,眾紈絝一個個神情振奮,摩拳擦掌,只等今晚的女主角下樓,然後送上他們,或者他們家族精心準備的賀禮,看誰能拔得頭籌,贏得薛美凝的芳心。

跟普通人的生日宴會不同,這種層次的宴會,沒有人來這裡是為了吃飯的,他們除了祝賀之外,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目的,只是目的各不相同罷了。

尤其是這些紈絝,他們從小到大,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游的,什麼山珍海味沒有吃過?

因此,雖然薛承業專門從廄請來了最好的大廚精心準備的酒席,推上餐桌的菜肴也都精美豐盛,色香味俱全,卻沒有多少人在意。

而這這種豪門宴會,形式的重要性要遠遠大於宴會的實質,一般來說,頂多不會超過兩個小時就會結束。

整個生日宴會的部分,只有兩個,一個自然就是薛美凝吹生日蠟燭許願,同時接受所有人的祝福另一個,當然就是給薛美凝送生日禮物了。

因為從送的生日禮物這個環節,可以看出兩家關係的遠近,每個送禮人的目的,而且這個環節還是展現家族實力和個人地位的最佳時機紈絝仙醫!

每個紈絝翹首以盼,各懷心思,等待薛美凝下樓出場。

凌雲被薛承業安排在了那個位置最好的空座上。坐在了神醫谷少主胡少白和龍家七少爺龍天宇之間。

這幾乎讓所有在座的紈絝都心中不爽,暗暗嫉恨。

本來,他們還以為來了多牛逼的一個人物呢,能值得薛神醫和薛美凝如此看重,可當凌雲進來之後,他們直接面面相覷,愣了!

因為沒有人認識凌雲!

而且,不止如此,凌雲身上的穿著,實在是讓這些紈絝不屑於跟他坐在一起。他身上穿的,跟現在的這些紈絝比起來,簡直就是要飯的乞丐站到了衣著華貴的明星堆里,就別提檔次了,根本就是格格不入!

說實在的,這還是凌雲趕到武漢的時候,在路邊的衣服店裡隨便買的一身衣服,不然的話,他要是穿著獨孤墨那件破爛的長袍趕來。估計連別墅區都進不來。

眾紈絝互相對視一眼,好奇的眼神頓時變成了濃濃的不屑。不少人的嘴角兒上,甚至已經露出了鄙夷的冷笑。更多精彩小說,請前往緒,

還以為這個凌雲是多麼了不起的人物,現在一看,除了長得俊美一點兒,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嘛!

帥又不能當飯吃!

就連一向沉穩的龍天宇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可是凝兒的生日宴會,凌雲這是玩兒的哪一出?

他若無其事的往旁邊挪了挪座位,讓自己離得凌雲遠了一些,隨即盯著凌雲。開口微笑著問道:「凌雲,我們來的都比你早,已經都互相介紹過了,不知道您家裡是……?」

凌雲淡然一笑,隨口說道:「哦,我家是清水市的,我媽媽是開診所的……」

眾紈絝一聽。臉上的鄙夷不屑之色更濃,已經徹底不加掩飾了,其中一個冷笑著問道:「那不知道你是怎麼跟凝兒妹妹認識的呢?」

凌雲笑道:「我們是清水一中的同學,我是清水一中的學生……」

眾紈絝頓時恍然大悟。心說原來只不過是同學啊,那就好辦了!

一開始那個丟了臉的紈絝見終於有人比他的身份低了,覺得自己頓時有了嘲笑的對象,他抬手一指客廳,嘿嘿一笑道:「凌雲,你有沒有發現一個問題?」

問題?凌雲確實一進屋就發現了,這時候他正琢磨著呢,隨即點了點頭,心不在焉的說道:「確實有問題。」

眾紈絝再次互相對視一眼,忍不住發出一聲哄堂大笑。

這些紈絝沒有聽明白凌雲的意思,凌雲說發現有問題,是因為他進來之後,除了薛神醫,他沒有看到一個自己認識的人!

凌雲本來以為,自己來到凝兒的生日宴會上,他起碼能看到寧靈雨,唐猛,曹珊珊,庄美鳳等等這些人,甚至包括自己的母親秦秋月!

小妖女做事雖然刁蠻,卻是非常識大體的人,根據凌雲和薛美凝現在的關係,要說薛美凝不知道請這些人,打死凌雲都不信的!

尤其是薛美凝是見過自己的母親的,兩個人還很談的來,母親也非常喜歡凝兒,如果薛美凝請母親的話,秦秋月肯定會來!

既然凝兒不可能不請他們,那麼他們為什麼一個都沒有出現呢?這不正常啊!

那紈絝終於爽了,他冷哼了一聲道:「原來你知道有問題啊,你沒看到這個客廳里留下來吃飯的,沒有一個凝兒的同學嗎?那你這個同學為什麼還賴在這裡不走?」

那紈絝不知道凌雲心裡在想著大事,根本沒有空搭理他,他還以為凌雲好欺負,話越說越過分了,簡直咄咄逼人,要直接趕凌雲離開。

「離開這裡?凝兒還沒有下來呢,我為什麼要離開?」凌雲終於收攝心神,輕輕抬起頭,淡淡的看了那紈絝一眼,不卑不亢的微笑說道。

這是在凝兒的生日宴會上,一派歡樂祥和的氣氛,凌雲不想給凝兒的生日宴會增添任何不愉快,所以就沒怎麼搭理這個小紈絝,任由他在那裡上躥下跳。

再說以他現在拿著冥血魔刀,可以和先天一層的高手硬撼的實力,他也不屑於去對付這麼一個普通的富家子弟。

「咳咳……」李佑民也覺得那個紈絝說的有些過分了,他乾咳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