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341章傷心的凝兒

第341章傷心的凝兒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5-09 22:32  字數:3598

「刺激,真他嗎的刺激!這一路,我可真算是開了眼了,你們簡直就是在燒錢!」

那位年輕的哥們能開寶馬,顯然不是沒見過錢的主兒,可就為了趕回來給女朋友過生日,一千多公里砸上三萬塊的,他還真是頭一次見。

獨孤墨也咧著嘴瞪著凌雲道:「我說天才,你這也太瘋狂了吧?」

凌雲掏出兩萬塊錢,又多加了兩千塊,一起遞給了那位司機,然後笑著說道:「哥們,謝謝你,你開了一天車,也夠累了,今晚就當是我請客,在清水市好好玩玩,明天再慢慢的回去吧!」

「場面,真是太場面了!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可就都收下了啊!」

人家司機這麼搏命,緊趕慢趕趕到了清水,本來就是為了賺錢的,因此並不矯情。

凌雲心說這反正不是我自己的錢,可著勁兒的花唄,空間戒指裡面還有十七萬多呢!

「你們兩位去哪,我送你們!」看在錢的份上,那司機很痛快。

凌雲也不想換車了,他想了想說道:「那就麻煩你了,我給你指路,開車吧!」

凌雲指路,讓司機開著車直奔清水市清水湖風景區,到了清溪別墅區附近,他才和獨孤墨下車,打發那位司機離開。

這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兩人找了個比較隱蔽的地方,凌雲把獨孤墨的長劍從空間戒指裡面拿了出來給他,然後笑著對他說道:「我說。咱們兩個還打不打?」

獨孤墨一聽,直接錘了凌雲胸口一拳,怪叫道:「你那麼變態,連先天一層的德川都在你那裡討不了便宜,咱們還打個屁啊,我才不跟你打!」

凌雲洒然一樂,隨口問道:「我要去給凝兒過生日,你要不要一起去玩玩兒?」

獨孤墨搖了搖頭道:「不了,我得趕緊回我住的酒店看看,這次太累了。我回去調整一下,明天再找你。」

凌雲笑道:「我說你沒事的話趕緊買個手機,咱們也好方便聯繫,別忘了你還要給我當兩個月的保鏢呢!」

獨孤墨笑道:「你手機都沒有電,我就是買了手機也沒法聯繫你啊!」

凌雲說道:「你放心,今晚絕對會把電池充好,明天准開手機,對了,我手機號你記下來了沒有?」

獨孤墨哈哈一笑。說道:「你手機號那麼好記,早就記住了。放心吧。」

凌雲笑道:「明天你要找我的話,可以來清溪別墅區四區,一號別墅找我!」

獨孤墨也把自己住的酒店和房間號碼跟凌雲說了,然後兩人互相告辭,就此分開。

這才晚上八點鐘,不算早也不算晚,凌雲抬頭看了看龍盤山和南翠峰,又望了望清水湖畔來來往往的遊人,心中微微一嘆。感覺下天坑的經歷,就跟做了一場夢似的。

「好歹算是有驚無險,終於回來了,去給凝兒過生日去!」

凌雲心中想著,俊臉展露出一絲迷人的微笑,抬腳就向著薛美凝住的別墅走去。

…………

同一時刻,薛神醫的別墅之內。

人聲鼎沸。人來人往如潮,熱鬧非常。

很顯然,來給薛美凝過生日的達官貴人不少。

這些人,有清水市的。也有從京城趕來的,還有其他一些從全國各地趕到這裡來,專門給薛美凝過十七周歲生日的。

薛神醫的別墅,這種歡樂熱鬧的情景,每年基本上有兩次,一次是他過生日,一次是自己的寶貝孫女薛美凝過生日。

所有人都了解薛神醫的脾氣,而且知道他是在這裡隱居,因此,大多數人來了之後,都是放下禮物就走,也不吃飯,並不在這裡多做停留。

薛神醫的人脈何其廣泛?要是來的人都留下吃頓飯再走的話,就別說薛神醫的別墅了,就是整個清溪別墅區的別墅全部空出來,都裝不下這麼多人!

當然,知道薛神醫隱居在此,並且同時知道薛美凝今天過生日的人,並不算很多,何況薛美凝的父母也沒有邀請別人。

今天來這裡的,大多數還是通過多方打探,了解到薛美凝今天過生日,不請自來的人,人的名樹的影,他們主要還是為了攀上薛神醫這棵大樹。

華夏第一神醫薛正奇跟自己的兒子薛承業笑呵呵的招呼著來給薛美凝送生日禮物的人們,一派歡樂祥和的氣氛。

薛老頭對每個人都頷首點頭,臉上笑容可掬,只是那笑容有些難以掩飾的僵硬,眼神之中更是帶著一抹憔悴和憂慮!

這一切只是因為,凌雲失蹤了太久了!最近這幾天發生的悲慘事情也太多了!

要不是薛美凝的爸爸媽媽為了凝兒的生日,已經提前準備了一個月,該請的人都請了,薛神醫寧願取消給凝兒過這個生日。

整個清明節,除了凌雲在莊家出事的那天晚上,其他一切都好好的,怎麼清明節剛剛過完,凌雲就失蹤了呢?!

而且一失蹤就失蹤的這麼徹底,彷彿這個世界上突然就沒有了這個人一樣,那麼多人想盡千方百計的找他,卻全部都是一個結果——找不到!

沒有人知道凌雲去了哪裡,也沒有人知道凌雲是生是死,很多人為了尋找凌雲,都急瘋了!

薛美凝為了找凌雲,都有四天沒有去學校上課了,眼睛哭的腫的就跟兩個桃子似的,這生日還怎麼過?!

而且這些天還發生了那麼多的事,雖然這些事情,都跟薛神醫無關,可這些卻都跟凌雲有關。

可既然早早的就準備好了,酒席也定了。這生日還不能說不辦就不辦,薛神醫的身份在那裡擺著,這個不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