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306章好人做到底

第306章好人做到底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4-24 06:24  字數:3574

第306章好人做到底

早晨八點多,正好是清水市車流量高峰時段,堵車非常嚴重,鐵小虎開著他的新座駕奧迪在滾滾車流之中前進,慢的就如同蝸牛爬行一般。

好在凌雲今天沒什麼事,並不著急,他們趕到市立九院的時候,已經臨近上午九點了。

這裡兩人已經來過一次,很是輕車熟路,停好了車之後直奔七樓的神經內科病房。

可他們到了李雲祥的病房裡才知道,李雲祥的病床早已換了病人,鐵小虎攔住一個護士打聽了一下,那位護士說李雲祥三天以前就已經出院了。

李雲祥昏迷一個月之後,突然醒了過來,第二天就能下地,兩天後就活蹦亂跳的辦理了出院手續,現在已經被市立九院樹立成了治療腦重傷成功的經典案例,乃是市立九院大大的名人,幾乎無人不知。

治好李雲祥,本是凌雲的功勞,卻被市立九院宣揚成了他們醫院的奇蹟,用來當成了活廣告。

凌雲和鐵小虎聽得啼笑皆非,心說這醫院的醫術倒是不咋地,可這無恥臉皮的厚度,真的是堪比城牆拐角。

不過凌雲懶得跟醫院計較什麼,他和鐵小虎直接離開了醫院,凌雲給劉麗打了個電話,問清楚了她家的地址。

半個小時以後,凌雲按照劉麗告訴他的路線,一路打聽著來到了她的家裡,遠遠的就看到李雲祥劉麗夫妻二人,以及他們的母親正全部站在門口,翹首等待。

凌雲在車裡看了一眼李雲祥租的那個低矮的平房,覺得這裡的居住環境還不如母親原來的平民診所,忍不住皺眉,問鐵小虎道:「昨晚那二十萬還在不在車上?」

鐵小虎笑道:「宋正陽沒要,我就放在後備箱里了,到現在就沒動過。」

「下車以後拿出來。」凌雲隨口囑咐了一句。

奧迪緩緩停在了李雲祥家的門前,不等凌雲下車,劉麗就挺著大肚子迎了上來,美麗的眼神里全是激動。

「劉姐,你看你身子這麼不方便,還跑到門口來接我做什麼?!」

凌雲下車,微笑著對迎上來的劉麗說道。

雖然五六天沒見面了,可兩人已經見過好幾次面了,凌雲說起話來很是親切隨意。

劉麗自然也是這樣,她見著凌雲比見著親弟弟還要親,嘴角兒輕抿笑道:「這才五個月呢,能不方便到哪裡去?走,快跟姐姐進屋!到家裡去說話!」

凌雲又微笑著跟李母和李雲祥打了招呼,這才跟著劉麗走進了她家破舊的小院。

李母跑的飛快,頭一個就來到低矮的小平房裡,把早就準備好的板凳擦了又擦,然後才親熱的招呼凌雲坐下。

凌雲也不客氣,直接就坐了下來,還沒等他開口說話,就聽李母對站在一旁的李雲祥肅聲說道:「雲祥,現在你的救命恩人來了,他更是咱們一家的大恩人!還不趕緊給他磕頭?!」

這一聲嚇得凌雲立即就站了起來,還不等李雲祥走到自己的面前跪下,他直接衝過去攔住道:「伯母,您這是幹什麼?給李哥看病,對我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這些真的用不著!」

李母此時的臉上,已經是老淚縱橫,不過這是感激的眼淚,喜悅的眼淚,她抬起手背擦了擦淚說道:「凌雲,你來之前,我就跟雲祥說好了,這個頭一定要讓他給你磕,剛才外面人多,這才先把你請到屋裡來,你可是救了我們一家人啊……」

說到這裡,老人已經是泣不成聲。

俗話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話真是不假,李家三口對凌雲的感激,那真是發自肺腑的,沒有任何做作的成分,這一點,凌雲和鐵小虎都能看得出來。

不過凌雲來這裡可不是為了讓他們一家感激的,他和鐵小虎反覆阻攔勸說,費了半天的勁,好說歹說,才算是阻止了老太太讓李雲祥磕頭的念頭。

「凌雲,你們先坐著慢慢聊,我趁著早市還沒有結束,趕緊去買點菜,中午一定要在家裡吃飯……」老太太那個熱情勁兒,就別提了。

「伯母,我就是來看看雲祥哥恢復的怎麼樣,只要他恢復的好好的,我也就踏實了,吃飯就不用了吧?」凌雲委婉的拒絕。

李母一看凌雲又要拒絕,直接把臉一板,裝作不樂意道:「孩子,你是我們家的大恩人,這頭不讓磕,好不容易來一趟,要是連個午飯也不吃,你讓伯母以後還怎麼做人?」

凌雲無奈,只能扭頭去看向劉麗,請求幫忙。

劉麗噗嗤一笑,笑如春花,微微搖頭道:「弟弟,姐姐知道你忙,不過你既然來了,就留下吃頓飯吧,不然的話,我們一家都過意不去的。」

看來是不吃不行了,凌雲只好苦笑著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李母大喜,直接把凌雲又摁回到座位上,樂不可支的出門去了。

「李哥,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凌雲來了以後,發現李雲祥是個寡言少語的人,很是安靜,雖然是在自己家裡,卻極少說話。

「兄弟,謝謝你,我已經完全好了!」李雲祥撓了撓頭說道。

凌雲眼尖,早就看到了李雲祥頭上那個二十公分長的恐怖疤痕,他微一沉吟,起身道:「李哥,你的卧室在哪裡?帶我過去一下。」

李雲祥直接站了起來,帶著凌雲來到了窄小客廳西邊的卧室。

凌雲讓李雲祥站好之後,來到了他的身後,從空間戒指里掏出一張清愈符,對著李雲祥的腦袋輕輕一拋,然後再心中輕輕喊了一聲「臨」。

一頭霧水的李雲祥只覺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