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294章凌烈,凌嘯

第294章凌烈,凌嘯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4-17 08:25  字數:3705

紈絝仙醫294_紈絝仙醫全文免費閱讀_第294章凌烈,凌嘯凌雲微微一笑,淡淡的對唐猛說道:「怎麼回事兒?說說看!」

唐猛嘿嘿笑道:「雲哥,剛才謝俊彥和勾俊發先後給我打電話,約我今晚上見面,說是要跟我賭一把大的!」

凌雲笑道:「看來他們終於忍不住要出手了啊,你是怎麼說的?」

唐猛興奮說道:「雲哥,他們既然敢賭,那我還有什麼客氣的,直接黑死他們唄,我就說今天晚上見!」

凌雲點點頭,對唐猛囑咐道:「晚上的時候千萬不可大意,他們憋了好幾天都沒有動,我覺得他們應該對我的事情收到了一些風聲,這次很有可能是有備而來!」

說實話,凌雲對謝俊彥,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多少敵意,因為兩人從來沒有從正面結過什麼梁子。

但是勾俊發不同,凌雲不但在學校里暴打了勾俊發,坑了他的錢,落了他的面子不說,最重要的是在陰差陽錯之下,凌雲把勾俊發的老子勾連城給踢成了太監!

這雖然不是死仇,可也差不到哪兒去了,要說根據勾連城在清水市的勢力,到現在還沒有查到傷他的人是誰,那凌雲是絕對不信的。

而如果勾俊發查到了傷害他老子的人是凌雲的話,那麼應該立即來找凌雲報仇才對,怎麼可能還有閑工夫去找唐猛對賭?

「唐猛,謝家和勾家在清水市公安局裡有沒有人?」凌雲心念電閃,直接問唐猛道。

「雲哥。那還用問,這兩家都和公安局的局長羅重關係好著呢,尤其是勾連城,他和羅重私下裡是兄弟相稱!」

「那位羅局長,和你父親的關係怎麼樣?」凌雲這下子心中有數了,他淡笑著問道。

「他們是一個正職,一個副職,那關係當然不可能好了!最主要的是,羅重和謝俊彥的父親謝振庭,也就是咱們清水市的常務副市長。他們是一個派系的,我老子是和李叔叔一個派系的,兩個派系明爭暗鬥,內部的傾軋很厲害!」

唐猛是何等樣人,幾句話就把清水市官場的鬥爭關係,言簡意賅的告訴了凌雲。

凌雲眼中精芒一閃,淡淡說道:「那就好,那你今晚就跟他們狠狠的賭一場,能賭多大就賭多大!」

「現在。我們的關係肯定瞞不住他們了,如果他們不提起我。你也要學會裝糊塗,千萬不要提我,隨機應變就好!」凌雲說完就掛了電話。

凌雲雖然不懂官場,可修真大世界那麼多門派和國家,尤其是一個大門派里,山頭和山頭之間的各種爭鬥,凌雲可是見得太多了。

「嗎的,看來這是要拿我當突破口,在清水市的官場掀兒風浪來呀……」

凌雲不屑一笑。渾然沒有在意,繼續製作符紙去了。

…………

京城,凌家,凌老爺子的房間。

凌家第一人,七十多歲的凌烈凌老爺子此時正在房間里倒背雙手,皺著眉頭,一趟趟的來回疾走。

凌烈坐的椅子旁邊。一個看上去五十多歲的老者,個子中等偏高,短髮,紫棠色的國字臉。濃眉細目,鼻直口闊,額頭兩側的太陽穴高高鼓起,靜靜的站在那裡,看著凌老爺子在那裡著急的來回踱步,卻沒有發表任何言論的意思。

凌老爺子一個人來回疾走了一陣,突然一下子頓住了腳步,卻不轉頭,目光微微仰視,似乎一個人自言自語道:「崔老,難道我凌家真就沒落到這個地步了么?傾一個家族之力找個人,竟然如同大海撈針一般?」

不等站在一旁的崔老說話,凌烈的眼中忽的閃過一抹痛苦的目光,顫聲自語道:「還是說,我那命運多舛的寶貝孫兒,已經……已經……」

凌烈眼角兒抽動,嘴唇哆嗦顫抖,可就是無法把「已經不在人世」這個猜測給說出來。

崔老見狀,趕忙開口安慰凌烈道:「家主,您言重了,我想三少爺的兒子吉人自有天相,肯定還活在人世,您現在是關心則亂,患得患失的心理太重了而已。」

凌烈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忽然抬起手擺了擺道:「崔老,你就不要安慰我了,這都快半月了,還是音訊皆無……凌姓又不是個大姓,可浩兒送來了那麼多十八歲的叫凌雲的,驗過之後卻都不是……」

崔老搖了搖頭,淡然一笑道:「家主,萬一小少爺被人撿了去,從小就改了名,甚至就改了姓,那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凌烈忽然轉身,緩緩踱步來到了椅子上坐下,再次嘆了一口氣道:「你說的倒是,可那樣的話,人海茫茫,又能到哪裡找去?就算凌浩還年輕,辦事不力,可老二和老三到現在總該有點兒眉目了吧?他們不是也沒有消息帶回來嗎?」

崔老微微笑道:「家主,我看您還是太著急,二少爺和三少爺的做事習慣,您應該是很了解的吧?他們就算查到了一些眉目,如果不能自己確定,沒有把握的話,又怎麼能往您的面前帶?」

崔老身形不見動彈,人影一閃就來到了凌烈的面前,繼續對凌烈說道:「家主,再說了,就算別人不用心找,可三少爺肯定會用心找的,那是他的親兒子啊!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我想這幾天應該會有消息了。」

說起三少爺凌嘯,凌老爺子的眼中又是閃過一抹心痛,他再次深深地嘆了口氣道:「哎,這十八年來,也實在是苦了老三了!才不到四十歲,後天五層巔峰的修為,卻已經兩鬢斑白……」

崔老聽了,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難言的悲憤,恨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