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267章一根金絲!

第267章一根金絲!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4-02 14:45  字數:3674

「孫夫人,不要相信這個孽障的鬼話了!他現在明顯就是在拖延時間,伺機逃走!」

「這個孽障抓了孫施主,本就是為了當做人質,好讓我們投鼠忌器,放他離開,如果放他走了,孫施主危在旦夕!」

「不如讓老衲等人聯手將這個孽障擒住,然後逼他解開孫施主的穴道,這才是上上之策!」

滅情大師人雖然胖大,腦子卻很好使,他剛才被凌雲害的最慘,現在見凌雲已經被包圍了,哪裡還能按捺的住!

說實話,孫星這條命,現在在四大高手的眼裡,真的是屁都算不上,他們現在早已達成了默契,今晚必殺凌雲,哪怕搭上孫星的一條命,也在所不惜!

孫星是孫家的嫡子不假,可他在四大高手這樣的人物眼裡,比起現在的凌雲來,那可真的是不值一提了!

滅情大師越說越怒,不等牛芬嬌回話,就把手中的禪杖當空一揚,大喝一聲:「孽障還不束手就擒!」

話到人到,滅情大師忍著疼痛一躍四米,手中精鐵打造的禪杖對著凌雲當頭砸落「嗚」的一聲!

凌雲抓了孫星,就是賭對方肯定不會置孫星的性命於不顧,就算談判不成,也好拖延時間,想著脫身之策,等待救兵到來!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對方不但識破了他的計謀,而且還真能不在乎孫星的性命。說打就打!

「滅情你大爺!」凌雲心中又鬱悶又納悶,心說孫星不是他們的少主人么,怎麼一個個都不在乎他的死活?

凌雲當然不知道,和修真大世界的修真門派不一樣,他要是抓了某個掌門的兒子,也許能夠脅迫到對方,讓對方整個門派都不敢妄動。

可對於都市中的一個有錢有勢的世家來說,這樣的四大高手雖然依附於孫家存在。卻完全不用聽從孫家的命令,他們只不過是各取所需而已。

他們作為孫家的客卿,算是孫家的一些底蘊,給予孫家某種門派上的支持,同時間或保護他們家族裡主要人物的安全,而孫家也為他們,或者他們背後的門派提供各種物質和資源上的支持!

如果凌雲是抓著孫星的父親。來要挾這四大高手的話,也許還有跟他們談判的餘地。可現在是用孫星做人質。他的斤兩還真不夠看,就算孫星因為這四大高手強行出手而死,孫家頂多也敢怒不敢言!

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就像庄天德被牛芬嬌吃的死死的一樣,沒什麼好說的!

凌雲心中叫糟,不過這時候他說什麼也來不及了。只能選擇迎戰!

眼看著滅情大師的禪杖輪的跟風車似的砸來,凌雲冷笑一聲。抓著孫星的腰帶輕輕一舉,然後口中對牛芬嬌喊道:「看好了。殺死你兒子的人,可不是我凌雲,而是滅情這個狗賊禿!」

都到這時候了,凌雲還不忘了賺滅情大師的嘴上便宜。

「啊——」眼看著禪杖砸向自己的身體,把孫星給嚇得,四肢在空中拚命掙扎,張口大叫,聲音比殺豬還要慘烈!

滅情大師好歹是個和尚,他可以對凌雲出手,但是要是真的讓他把孫星當場砸成肉泥,他還真做不出這麼慘絕人寰的事情,因此趕忙中途變招,收回禪杖橫著輪了過來,直砸凌雲的雙腿!

這真是不死不休了!

「上!」此時,何興言大喊一聲,緊跟著欺身而上,身形一閃就來到了凌雲身後,雙掌齊出,一掌抓向被凌雲舉在空中的孫星,一掌拍向凌雲的後心!

「我擦!你們還要不要臉了!」一看對方真的全部衝過來了,把凌雲給氣的,心說千萬別讓老子逮著機會翻盤!

這樣被人壓著欺負,凌雲有沒有經歷過?當然經歷過,在修真大世界的時候,這種被幾大門派圍攻的局面簡直就是家常便飯,不過凌雲逃走之後,都回來把他們的門派一個個全滅了!

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滅心師太和劉德明道長此時也沖了上來,手中拂塵狂甩,對著凌雲的胸腹就掃了過去!

千鈞一髮之際,凌雲也不收回舉著孫星的手,直接施展幻影魚龍步,凌空一躍就朝著滅情大師沖了過去,同時手中抓出兩張烈火符,作出要打向滅情的樣子。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滅情大師一看凌雲手裡拿著的符籙,心裡就猛地一個激靈,嚇得他也顧不得渾身的疼痛了,趕緊收回禪杖,拚命躲閃!

「知道怕就好!」凌雲哈哈大笑,刷的一下就躍過了滅情大師剛才站立的位置,朝著幾十米外的小樹林衝去。

他勢單力孤,一個人在這空曠的草坪上獨對四大高手,抓來的人質此時又變成了累贅,扔還不能扔,連個躲藏周旋的地方都沒有,恐怕很快就會把〖體〗內僅剩的靈氣消耗光,那就全完了!

「還想來這一套?」這一次,何興言跟滅心師太早就加了防備,他們一看凌雲又要進入樹林,同時把輕功施展到了極限,刷的一下就擋住了凌雲的去路!

「糟糕,〖體〗內靈氣不到兩成了,身法慢了!」

凌雲一看被攔住了,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幻影魚龍步的速度不如剛才,功法運行受到阻滯,幻影魚龍步不那麼好使了!

「小子,一個人折騰了這麼久,應該累壞了吧?」何興言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凌雲的身法變慢了,不由得嘴角兒勾起一抹冷笑。

凌雲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何興言和滅心師太,頭一次沉默沒有開口,只是儘快運功調息。

同時他心念電轉。思考著各種計策,想著如何逃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