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256章視死如歸恩斷義絕!殺人的!

第256章視死如歸恩斷義絕!殺人的!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3-28 05:45  字數:4975

牛芬嬌劈頭蓋臉的把庄天德罵了十幾分鐘,光是唾沫星子就噴了半斤多,早已口乾舌燥,正坐在寬大舒適的沙發上喝茶水潤嗓子呢。

她一看孫星進來了,趕緊驚慌的站了起來,捧著孫星賊賤的猴臉,心疼說道:「哎喲,我的乖乖小寶貝,這是咋兒地了,怎麼跑到這邊兒來了?媽媽不是答應你了嗎,今晚一定讓那個小賤人到你房間里去陪你?看這小臉兒涼的,要是再著涼了可怎麼辦?」

孫星做出一副又討好又著急的表情道:「媽媽,這都把她抓回來一個小時了,她怎麼還不過去?我等不及了嘛!」

牛芬嬌撇了撇嘴,抬手一戳孫星乾巴巴的額頭,嗔怪道:「你這孩子,劉道長這才剛把你身上的傷治好,這就等不及了?」

話是這麼說,可牛芬嬌轉頭就對著庄天德罵道:「我說庄天德,剛才我該說的也都說了,我也給了你一個小時的時間,讓你家人好好勸勸那個小賤人了,你到底是怎麼決定的,趕緊說,我兒子等著她媳婦一塊兒去睡覺呢!」

庄天德一看孫星母子身後站立的那七八個彪形大漢,又想著孫星一家人住的那棟別墅里的另外六個人,渾身就忍不住的往外冒冷汗。

婚事是他定的,就是到現在,他也一點兒都沒有違反這門親事的打算,不過看到女兒被抓回來的時候,那個痛苦掙扎的憤怒樣子。庄天德心裡還真是心疼。

事情明擺著的,今晚自己的大女兒只要進了孫星的房間,肯定就會立即被猴急的孫星給摧殘,依照孫星在京城的名聲,庄天德知道,女兒今晚失身恐怕都是小事,搞不好會受盡孫星這個變態的折磨。

如果是女兒嫁到京城,自己眼不見心不煩也就罷了。可更可笑的是,這是在自己的家裡!

無論怎麼說,女兒也是當爹的心頭肉,要說不心疼,那絕對是假的,可為了家族,又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庄天德就是忍也得忍,不忍也得忍!

庄天德在心中暗暗嘆了一口氣。大罵了一聲自己是王八蛋。臉上卻諂媚的笑道:「孫太太,您不要著急,我這就上去把美鳳那丫頭帶下來,讓她去照顧孫星。」

庄天德起身站起,牛芬嬌畫滿眼影的雙目中閃過一絲得意的不屑,冷冷道:「最好快一點兒,我兒子可沒有那麼好的耐性!」

就在這時候。孫星突然賤笑著開口道:「岳父大人,庄美鳳是我媳婦兒。怎麼能讓您去喊她下樓?」

孫星扭頭又沖著牛芬嬌乞求道:「媽,我要自己上去。把我媳婦接到我房間里去。」

牛芬嬌再次抬起白膩肥胖,塗著鮮紅色指甲油的手指輕輕戳了一下孫星的額頭,嗔怪道:「行行行,就依你!反正那個賤丫頭以後再也跑不了了,看你猴急的那樣!」

孫星得到了牛芬嬌的許可,扭頭用尖瘦的下巴一示意,帶著三個彪形大漢直奔二樓。

庄天德做夢也沒有想到京城的大家族裡,竟會有這樣的母子,強橫的就連他這個百億富翁的面子都不給,連基本的表面上的禮節之類的文章都懶得做!

他獃獃地看著孫星帶著三個人上樓,張了張嘴想說話,卻被牛芬嬌的一聲咳嗽給嚇得咽了回去。

幾百億的身價又如何?孫家如果想動他庄天德,金錢權力神馬的都不用,現在只要牛芬嬌下個命令,讓帶來的這幾個如狼似虎的高手當場把他們一家給殺了,保證連一絲痕迹都不會留下!

就算是留下了,孫家只要在高層隨便打個招呼,保證沒有人下來查這件事,再說了,就算有人敢下來查,他一家人全死光光了,難道還能撼動孫家分毫?

以孫家的勢力,想找幾個替罪羊替死鬼,那保證烏央烏央的多得是!

他有錢,可孫家不但有錢,還有權有勢,想讓你庄天德有錢,你就能有錢,想宰了你,跟殺雞殺狗沒有任何區別!

牛芬嬌右手掐腰,扭著肥胖的軀體坐了下來,再次咳嗽一聲,極有氣勢的笑道:「親家,你看看這兩個孩子的好事兒眼看就要成了,咱們是不是該商量商量你閨女過門的嫁妝的事兒了?」

牛芬嬌眼看兒子不受阻礙的上樓,終於改口稱呼庄天德親家,也不喊庄美鳳是小賤人了。

孫家娶媳婦,講的不是聘禮,開口竟然是要求嫁妝,這種居高臨下的姿態,也唯有孫家這樣的家族能幹得出來。

庄天德冷汗涔涔的坐了下來,點頭哈腰笑道:「應該的,應該的。」

牛芬嬌似乎很享受這種掌握一切的滿足感,她揚起肥厚的雙下巴得意道:「這才對嘛,這樣的話,我就給孫星他爸爸打個招呼,只等兩個孩子完婚,就讓庄氏醫藥集團全面進入北方市場!」

交易就是交易,上位者也有上位者的生存之道,庄天德嫁了女兒,要是還進入不了以京城為中心的醫藥市場的話,那丟人的可不光是莊家,而是孫家!

因此,雖然牛芬嬌強勢無匹到這種程度,卻不敢在這種關乎家族面子的大事上胡來,該咋辦還得咋辦。

這句話總算是安慰了庄天德已經麻木的心情,他心中一片慘然,臉上卻帶著討好的笑容。

這就是有錢人的難處,要說庄天德在清水市,那是可以和李逸風唐天豪這樣的存在平起平坐的人物,呼風喚雨,當之無愧的商界巨子,可一旦要面對孫家這樣的家族,他不過依然是一隻爬蟲而已,一隻吃的比較胖的爬蟲……孫星很快來到二樓。直接扯開破鑼般的嗓子大喊道:「我的好媳婦兒,你在哪個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