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250章見證奇蹟的時刻

第250章見證奇蹟的時刻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3-23 21:30  字數:3516

「臨」字出口,那烈火符卻沒有任何變化,依舊直直的朝著小樹的樹榦飛去,悄無聲息的貼到了樹榦上。

「你妹啊!」凌雲劍眉一皺,心頭不滿的暗暗罵道。

雖然說畫符的狼毫是普通的毛筆,用雞血、硃砂和藥材汁炮製出來的符墨普通,用黃紙炮製出來的符紙更是普通,可凌雲制符、畫符的本事卻是獨一無二的。

凌雲在製作出第一張烈火符之後信心十足,以為鐵小虎出去實驗了之後一定會興奮的大呼小叫的跑回來,抱著他的大腿央求他傳授制符的本事,沒想到卻事與願違。

「靠,裝逼不成,反而丟人了。」

凌雲心中暗暗慚愧,手上動作卻沒有停止,十多張徒具其形的烈火符被他接二連三的扔了出去,卻無一例外的全部失敗,別說烈火了,就連一絲火苗都沒有釋放出來。

凌雲覺得丟人,可一旁的鐵小虎卻是看的目瞪口呆,眼神中震撼無比。

倒不是因為凌雲的符籙,而是因為凌雲拋出烈火符的手法,單手一揚,手臂一震,手腕一抖,就是一張符紙飛出,三米距離一飛而過,全部貼在了小樹的樹榦上,無一失手。

要知道,這可是軟塌塌的符紙!黃表紙做成的符紙,能有多大重量?就說是輕如鴻毛也不過分!

別說扔三米遠還能命中目標了,離開手你就不知道它會往哪兒飛!更何況今天還刮著輕微的西南風!

一個人可以把幾斤重的磚頭扔出好遠,卻無法把一根羽毛扔到一米之外。

鐵小虎剛才在外面做實驗的時候。他可不是像凌雲這樣拋出去的,這小子是直接把烈火符貼到樹榦上的,同時在心中默默喊一聲「臨」,然後跳著腳跑開。

他力氣是大,可力氣再大也沒法把輕如鴻毛的一張符紙扔那麼遠,而且還能準確無誤的砸中目標。

「雲哥絕對使用了特殊的手法!」鐵小虎看的目中奇光大盛,忍不住開口道:「雲哥。那個,你,你這是用的什麼功夫啊?」

凌雲手中的符紙全部扔出去了。卻沒有一個烈火符是成功的,心裡正鬱悶著呢,他不耐煩的答道:「笨蛋。這是貼符啊,哪裡需要什麼功夫?」

鐵小虎道:「雲哥,我知道你是在貼符,我是問的你用的什麼手法貼符?」

「哦,你問這個啊?這是很簡單的摘葉飛花手,怎麼,你想學?」凌雲聽明白了不禁一陣無奈的好笑,沒想到鐵小虎關注的不是自己的符,而是貼符的手法。

摘葉飛花手,比凌雲撒針的漫天花雨手法差多了。他習慣性的隨手使出,可鐵小虎看的卻是饞涎欲滴,趕緊忙不迭的點頭。

凌雲又好氣又好笑道:「回頭再教你,你先去給那條狗放點兒血,這雞血的精氣不夠旺。還差了那麼點兒火候……」

那是兩條好狗,聰慧異常,剛才看到鐵小虎殺雞,已經預感到了不妙,有了那麼一絲雞死狗悲的哀怨,現在看凌雲眼神不善的指著它們。頓時汪汪的狂吠了起來。

鐵小虎傻了,獃獃道:「雲哥,這,這怎麼殺?」

如果凌雲現在讓鐵小虎去砍人,鐵小虎保證沒二話,可現在讓他去給那兩條大黑狗放血,他心裡還真是犯嘀咕。

好殺不好殺的,雞起碼不會反抗,可狗就不同了,逼急了照著鐵小虎來上那麼一口,再得了狂犬病可怎麼辦?

凌雲俊眼一瞪:「怎麼?不敢?」

他歪著頭想了想,對鐵小虎道:「把匕首給我!過來跟我學著點兒!」

鐵小虎訕訕的回屋,把匕首拿給了凌雲,凌雲皺了皺眉說道:「這刀上面還帶著雞血呢,你去洗洗!」

雞血就是雞血,狗血就是狗血,必須要純粹才行,不然的話,製作出來的符籙會不倫不類。

鐵小虎乖乖的回屋,把匕首洗乾淨,同時又拿了一個乾淨的盆子出來。

凌雲接過匕首,帶著鐵小虎來到兩條大黑狗的旁邊,他邁著輕鬆悠然的步伐,朝著兩條狂吠的大黑狗走了過去。

「放心,不會殺你們的,就是跟你們借點兒血。」凌雲嘻嘻一笑,表明來意之後,閃電般出手,在兩條狗的身上各自點了一指。

兩條大黑狗一下子就老實了,砰砰兩聲,同時歪倒在了地上,驚恐的看著蹲下身子的凌雲。

「這……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點穴?」鐵小虎眼中的興奮之色更濃了,震撼激動無比。

凌雲不回頭,對端著盆的鐵小虎說道:「把盆端過來,準備接血。」說話的同時,凌雲舉起匕首對著面前的大黑狗的後腿,輕輕一划,狗血噴濺而出。

「雲哥,你剛才用的功夫就是點穴吧?」接血的時候,鐵小虎興奮的問道。

凌雲微笑著點頭,對鐵小虎道:「不錯,上午不是跟你說了嘛,等你把大衍聚星寶訣修鍊到了四重小境界,我就教你點穴解穴,你現在馬上到第三重了,很快就可以學。」

「不過,你得先把人身上的穴道部位認準了才行,不然你就算是學會了手法,也不知道往哪兒點……」

狗血接的差不多了之後,凌雲給兩條狗止住血,然後對鐵小虎說道:「包紮傷口你總會吧?給它們包紮一下,以後喂它們吃肉……」

狗血不白借,凌雲給它們提升了待遇。

說完,凌雲端著盆子進了屋,一切親手施為,再次用狗血、硃砂和藥材炮製了畫符的墨汁。

重新換了一根狼毫毛筆,蘸著新炮製出來的符墨,凌雲筆走龍蛇,龍飛鳳舞的再次畫了三張烈火符。

「嗎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