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231章你嘗嘗!殺氣漫空!

第231章你嘗嘗!殺氣漫空!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3-13 06:56  字數:3714

兩個人現在都在熱氣蒸騰的浴缸里,正面對面側身緊貼而卧,這姿勢,實在是香艷到不能再香艷了!

凌雲有過庄美鳳和他共浴的「經驗」,因此一點兒都不覺得過分,相反,他和曹珊珊現在的狀態,比起和庄美鳳共浴的時候,根本就沒法比!

庄美鳳伺候凌雲洗澡的時候,那真是無所不用其極,玉手,紅唇,香舌,肉球,甚至連美妙的玉足都用上了,該洗的洗了,不該洗的也給凌雲洗了,洗的乾乾淨淨,清清爽爽!

曹珊珊實在是太青澀了,不過這是她第一次,也算表現不錯了……

凌雲見曹珊珊久久不動,不禁有些不耐,他的大手也伸了下去,用兩根手指勾住曹珊珊沒有脫掉的內褲,輕輕往下一拉,口中同時笑道:「洗澡哪兒有穿著衣服的?我幫你脫了吧……」

「恩……」曹珊珊羞怯難當,卻非常配合的抬了抬渾圓的翹臀,任由凌雲給她除掉了身上最後一層壁壘。

凌雲目光往下一掃,他驚訝的發現曹珊珊私處的毛髮竟然如此濃密,又黑又亮,彷彿在浴缸中飄蕩著一團黑色的水草!

曹珊珊感受到了凌雲的目光,頓時嬌軀劇顫,嬌聲顫抖著道:「你,你不要看……羞死人了!」

說著話,她腰肢不自覺的輕輕一挺,就把私處緊緊貼到了凌雲的兩腿之間。

都這樣子了。曹珊珊害羞到了極處,卻也變得大膽起來,她一雙沾滿了水珠兒的美眸緩緩睜開,臉色俏紅的對凌雲說道:「你還不知道吻人家?」

聲音中帶著一種動人心魄的誘惑魅力!

凌雲當然不會再等,他緊緊抱住了曹珊珊光滑柔軟的嬌軀,把稜角分明的嘴巴重重的印上了曹珊珊嬌艷欲滴的紅唇!

曹珊珊只覺自己的大腦嗡的一聲,渾身電流亂竄,開始享受著她人生中最美妙。最香艷的初吻!

曹珊珊曾經想過,自己的初吻可能是在大學的操場上,可能是在路邊的跑車裡,可能會在公園的樹林中,也可能在馬爾地夫的金黃色海岸邊……

可她做夢都沒有想到過,自己的初吻,竟然會在自己的閨房的浴缸里。而且一開始,就是如此熱烈。如此香艷。如此慾火焚身!

曹珊珊從被動的接受,到生澀的張嘴,再到熟練的,主動的回吻,兩個火熱的軀體在熱水中糾纏,翻滾,浴室里的香艷氣氛漸漸變得濃重。很快就攀升到了頂點!乃至瀰漫到整個卧室!

凌雲的手會老實嗎?且,會老實就不是凌雲的風格了。他在接吻的過程中,直接上下其手。來來回回把曹珊珊的身體摸了個百八十遍!

經過這麼一折騰,浴缸里的熱水早就快見底了,不過這時候,兩人誰還顧得上洗澡這麼無聊的事情?

此時,曹珊珊臉色燙紅,渾身同樣一片火燙,嬌軀顫抖,胸前一對乳酪般白皙光滑的肉球甩來盪去,嬌軀扭動如蛇,雙腿用力夾緊!

因為凌雲的手,已經在她的雙腿之間作怪很久了!

「真沒想到,你竟然會有這麼多水兒……」不知道第幾次唇分之後,凌雲對劇烈喘息的曹珊珊說道。

曹珊珊的大腦已經完全被**佔領,她雖然依然面色羞紅,卻不再是少女的害羞了,而是自然的嬌羞,那是等著成為真正女人的嫵媚嬌羞!

「還不是怪你?一直在人家那裡作亂,誰能受的了嘛……」

曹珊珊千嬌百媚的白了凌雲一眼,索性坐直了**的曼妙的嬌軀,直接坐在凌雲的雙腿之上,纖美的小手隨意的把玩著那大的恐怖的巨物,嬌嗔說道。

「你說,是我的身材好,還是迪吧里那兩個女的身材好?」

曹珊珊想起了凌雲看到柳艷和趙瑩近乎**跳鋼管舞的羞人反應,跟凌雲要一個說法。

她當時的羞,是假的,吃醋,是真的。

凌雲用空閑的手,盡情把玩著曹珊珊的兩團雪白,一會兒這個,一會兒那個,玩兒的不亦樂乎,他嘻嘻笑道:「還用問,當然是我家珊珊的身材好了,這雪白的胸脯,根本就是無敵了!」

不過凌雲卻在心中表示對林夢寒庄美鳳蕭媚媚慕容飛雪以及苗小苗龍舞和張靈的深深歉意。

憑良心說,曹珊珊現在的胸脯真不如這幾個性感絕色的胸脯大,頂多也就能跟小妖女薛美凝一較高低。

不過曹珊珊這時候情思如火,哪兒會去計較這些,凌雲又是故意往她的心坎里說,這讓曹珊珊心花兒怒放,她嬌羞道:「算你會說話!起來吧……」

凌雲納悶道:「去哪兒?」

曹珊珊見凌雲又要裝糊塗,她咬著下嘴唇輕輕的捏了凌雲的東西一下,忐忑緊張,卻又充滿期待的說道:「抱我上床,陪人家睡覺去……」

曹珊珊現在想要什麼,凌雲心裡自然是很清楚的,可他現在真不能給。

凌雲收回了在曹珊珊雪白高聳上把玩的手,撓了撓頭道:「我得走了……」

曹珊珊聽了之後,羞紅的臉蛋兒頓時臉色大變,含春的美眸中更是射出不可思議的神情,她震驚道:「什麼?!你,你這時候還要走?!」

凌雲最怕這個,他無奈一笑,挑釁的反問曹珊珊道:「它這麼大個兒,你難道不怕?」說著,丹田一用力,下身突地暴漲了三圈兒,青筋暴露。

曹珊珊嬌軀一顫,低頭看了看凌雲的物事,她卻堅定的搖了搖頭道:「我不怕!人家都已經和你這樣了,早晚都要痛一次,怕有用嗎?」

凌雲心說大家族的女孩兒就是不一樣。他心中暗暗點頭,卻繼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