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230章竊玉偷香,美妙共浴

第230章竊玉偷香,美妙共浴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3-13 06:56  字數:3569

清溪別墅區四個區的建成時間雖然有先有後,可建築風格上卻都是大同小異,三區的別墅除了普遍在面積上比四區的小一些,建造的總體格局都差不多。

曹珊珊家的別墅正屋前面同樣有一個活水游泳池,不過面積比一號別墅要小了一半兒,大概只有兩百平米的樣子,呈橢圓形。

凌雲懶得繞道,他抱著曹珊珊進入別墅之後,十多米的游泳池一躍而過,落地沒有發出一絲聲響。

曹珊珊看了凌雲有這等身手,心神更加激動,看向凌雲的目光里,全是崇拜和愛慕。

凌雲很快來到別墅的牆邊,低頭輕聲問道:「哪個房間是你的?」

曹珊珊杏眼含春,臉色羞紅的抬手指了指二樓的一個窗戶,不敢相信的小聲問道:「有四米多高呢,你能跳上去嗎?」

凌雲臭屁的一笑,也不答話,抱緊了曹珊珊滾燙的柔軟嬌軀,原地縱身,輕輕一躍,人已經飛上了紅瓦屋頂。

曹珊珊雖然百分百相信凌雲肯定能上來,可還是嚇得花容失色,雪白的雙手緊緊攥著凌雲的衣襟,生怕會從半空中掉下來。

凌雲微微一笑,也不在屋頂上行走,身形一晃,再落地的時候,兩人已經進了曹珊珊的香閨卧室!

曹珊珊獨佔了別墅二樓陽面的主卧室,只是這個主卧室就有近八十個平方,卧室里除了一張直徑三米的圓床,浴室衣櫃沙發茶几電視電腦以及學慣用的桌椅都有。簡直比普通人家的客廳還要全乎。

為了攫取最多的陽光,卧室南面的整面牆通體是透明的落地窗,此時打開了有四分之一,兩米多寬的窗口,比普通人家的大門都要寬敞了,凌雲自然可以抱著曹珊珊輕鬆進來。

凌雲進入曹珊珊的香閨之後,舉目打量了一圈兒。然後就把目光停在了曹珊珊的豪華圓床上,只見紫紅色的絲綢床單平整的跟熨過一樣,玫瑰紅色的絲質毛毯疊的整整齊齊。再加上曹珊珊的閨房裡散發著淡淡的香氣,一下子彰顯出無盡的曖昧氣息。

凌雲心說老子這算是竊玉偷香了吧?嘿嘿,這感覺還真的不錯……

「你……還不把人家放下?」曹珊珊這算是真正的引狼入室了。她面紅耳赤的羞臊低聲說道,也不知道心裡是什麼滋味,只覺複雜難明,忐忑驚恐中帶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某種期待。

凌雲這才發現自己還抱著曹珊珊呢,他拖著曹珊珊翹臀的右手一松,就把她放在了地上。

曹珊珊站直了嬌軀之後,先跟做賊似的躡手躡腳地去鎖上了卧室的房門,又輕輕走到床頭,拿起一個遙控器,抬手按了兩個按鈕。

在凌雲的目瞪口呆中。他震驚地看到,那扇落地窗正悄無聲息的緩緩地合并,同時,寬大華美的窗帘也徐徐合攏,曹珊珊的閨房裡。很快漆黑一片,再無一絲光線能透進來。

「我靠,這他嗎的還真是高科技啊!」凌雲心中暗暗咋舌,算是首次見到了真正富貴之家的奢華。

曹珊珊知道自己的卧室隔音效果很好,因此她說話的聲音稍稍大了起來:「凌雲,除了我爸爸和曹天龍。還沒有任何男人進入過我這個卧室呢……」

曹珊珊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中隱隱帶著一絲驕傲,就像在邀功似的。

凌雲立即問道:「曹天龍是誰啊?」

曹珊珊在黑暗中嬌媚的橫了凌雲一眼道:「曹天龍是我的親哥哥,他要是知道你半夜闖進我的卧室,看他不打斷你兩條腿……」

凌雲嘿嘿一笑道:「誰打斷誰的腿,還不一定呢……」

曹珊珊不知道凌雲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中依然能看的清清楚楚,她稍稍適應了一會兒黑暗,開始走到衣櫃處,憑記憶和手感翻找自己的文胸和內褲,一邊淺笑嬌聲道:「曹天龍現在可是後天七層巔峰的實力呢,我覺得你現在還打不過他……」

凌雲不置可否,他此時正在琢磨今晚見到的獨孤墨,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境界。

曹珊珊找出一件黑色的文胸和一件粉紅色的小內褲,她稍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摸索著走到了浴室門口,按開了浴室里的幾個小燈。

在sos迪吧里那一場震撼人心的舞蹈,讓曹珊珊出了一身的香汗,她覺得身上黏黏的不舒服,不可能不涮一個澡。

柔和的淡黃色燈光從浴室雕花的玻璃上透了出來,卧室里終於不再漆黑一片了。

曹珊珊羞紅著臉,扭頭輕聲對凌雲說道:「不許你進來……」

凌雲撓了撓頭,故意皺眉道:「可是……我身上也出了一身汗啊……」

「反正……就是不許你進來……」曹珊珊似是想到了什麼,嬌軀輕顫,腰肢一擰就走進了浴室。

她跟凌雲強調了兩次,卻似乎忘記了從裡面反鎖上浴室的門,只是虛掩而已。

凌雲隨便往寬大舒適的真皮沙發上一坐,運極目力,隔著雕花的玻璃欣賞曹珊珊脫衣洗澡。

「要是這浴室的玻璃是透明的就好了,可惜是磨砂的,還帶著花紋……」

兩個人現在都到了這一步了,凌雲當然要進去,只是,他要等曹珊珊脫光了才會進去,不然的話,前功盡棄就不爽了……

凌雲的目力很好,他眼看著曹珊珊進入浴室之後,朦朧燈光中,先把墨染的長髮盤了一個高高的髮髻,逐漸脫掉了自己的小可愛,又解除了文胸的束縛,很快的,就連熱褲都脫了下來。

只是,當曹珊珊還剩一條內褲的時候,她卻似乎猶豫了,她背對著玻璃足足思考了半分鐘,最終沒有脫掉身上的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