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226章約戰

第226章約戰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3-11 22:28  字數:3768

凌雲和曹珊珊一看獨孤墨又陰魂不散的追了出來,兩人的臉上同時閃過一絲不慍之色,至於張靈,根本不知道追出來的是誰,略微有些茫然。

凌雲心說看在你是英雄救美見義勇為的份兒上,哥哥我懶得搭理你,你這個臭小子還真把自己當盤菜了?

凌雲承認自己現在的實力絕對敵不過獨孤墨,但是他同樣相信,要是自己毫無保留的話,獨孤墨在他身上也絕對賺不了多少便宜!

曹珊珊面色冰冷如霜,第一個開口發難:「你還想幹什麼?!」

獨孤墨有一個很大的弱點,那就是他對女孩子,永遠都做不到凌雲那麼狠,尤其是對美麗的女孩子。

更何況曹珊珊還是一個普通人,他更不可能對曹珊珊出手了。

「咳咳……」獨孤墨先是尷尬的乾咳一聲,然後撓了撓頭道:「美女,我不是找你,我是找凌雲!」

說完,抬手一指凌雲。

「找凌雲和找我都一樣,有什麼事你就說吧!」曹珊珊嬌軀筆直的挺立,美眸之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輕輕往前跨了一步。

就是這一句話,就是這一步,讓凌雲徹底認可了曹珊珊。

曹珊珊知道獨孤墨的實力,也大概猜測出了他的背景和來歷,可就算是這樣,曹珊珊依然義無反顧,勇往直前,那一步散發出來的氣勢,彷彿在告訴獨孤墨,如果你敢動凌雲。除非在我的屍體上跨過去!

不過凌雲怎麼可能讓曹珊珊替他當槍,面對屠剛那幫小角色的時候,他不讓曹珊珊出手,面對強大的獨孤墨的時候,他依然不可能讓曹珊珊擋在自己的身前。

那不是他的風格!

他一個閃身就擋在了曹珊珊和張靈的身前,功聚全身,小心防備著獨孤墨會突然發難。眼神卻淡定無比,從容不迫的說道:「說吧,還有什麼事?」

其實凌雲的防備是多餘的。獨孤墨出身古武家族,武學傳承世家的嫡系子孫,他有著自己的驕傲。除非境界不敵,否則絕不會使用偷襲這麼卑鄙的下三濫手段。

尤其是獨孤墨在看到曹珊珊這位絕色美少女的英勇表現之後,不禁對她刮目相看,起了敬重之心,沒有絲毫的惡意。

獨孤墨不是壞人。

「嘿嘿,小子,明知不敵還敢站在我的面前,心境不錯嘛!」獨孤墨身形如標槍般站立,這次也沒有放出劍氣壓迫凌雲,只是玩味的看著凌雲說道。

「少廢話。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我還要送她們回家呢!」凌雲對獨孤墨可沒有客氣,嗎的,他也就是實在打不過獨孤墨,不然的話早就把獨孤墨打個半殘了!

凌雲看到獨孤墨那個懶洋洋又鋒芒畢露的樣子就萬分不爽。心說等我製作出烈火符來,炸死你個裝逼的!

「我……」獨孤墨又呆住了,心說這傢伙怎麼這麼臭屁啊,哥哥我後天八層巔峰,只差一步就進入後天九層了,這麼客氣的跟你在這裡說話。你還敢反過來罵我?

「凌雲是吧?我勸你不要那麼橫,要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你現在這點兒微末道行,根本對我構成不了任何威脅……」

獨孤墨還在那裡廢話連篇的對凌雲說著他的開場白,可凌雲根本連聽都懶得聽,他一擺手就打斷了獨孤墨的話,皺眉道:「輪不到你來給我講道理,你想幹什麼就直說吧!」

獨孤墨一看凌雲油鹽不進,不禁真有些怒火上沖,他俊臉一寒,語氣轉冷道:「凌雲,我看你未免囂張過頭了吧?你是不是真想讓我先揍你一頓,咱們才能坐下來好好聊聊?」

凌雲笑了,他斜著眼兒上上下下看了獨孤墨幾眼,然後淡然道:「你可以試試看?」

曹珊珊不幹了,她嬌叱一聲,沖獨孤墨喊道:「獨孤墨,你敢動凌雲試試?!」

張靈這時候也看出來獨孤墨是來找茬的了,竟也一下子往前邁了一大步,站到了凌雲的身旁,毫無畏懼的怒瞪著獨孤墨。

獨孤墨一看人家凌雲有幫腔的,自己這邊兒沒有,而且這兩個美女他一個都不能動,因此只能撓了撓頭道:「凌雲,你要有真有膽量的話,咱們約個時間,約個地方打一場?」

說完,他怕凌雲不接受,趕緊又補充道:「你放心,我出手會有分寸的,絕對不會傷了你,更不會殺你……」

在獨孤墨看來,先入為主的認為凌雲欺負女人,行事囂張,仗著自己會一些武功,就在俗世中耀武揚威不可一世,他看到了當然要教訓一番,也好讓凌雲收斂一些,注意自己的言行,省的惹到自己這般強大的存在之後,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還不等凌雲說話,只聽曹珊珊突然開口不屑說道:「且,不就是仗著自己的境界高嘛,欺負人誰不會啊!這種話也好意思說的出口,不嫌給自己的家族丟人!」

曹珊珊現在的眼中和心中只有凌雲,當然不想看到凌雲吃虧,她心思通透,直接反唇相譏。

張靈可沒有曹珊珊的見識廣泛,她在聽到獨孤墨說不會傷你和殺你之後,不禁臉色大變,心說這到底是什麼人啊,怎麼一開口就要打打殺殺的?

不過她雖然嚇得臉色發白,嬌軀微微有些顫抖,可依然沒有後退半步,勇敢的站在凌雲的身旁。

凌雲注意到了張靈的害怕,他先輕輕拍了一下張靈的香肩,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然後冷哼一聲對失言的獨孤墨說道:「說來說去不就是想打架嘛?那好,我這幾天很忙,三天之後的晚上此時。我就和你打一場,地方隨你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