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225章凌雲的帳篷太大了!

第225章凌雲的帳篷太大了!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3-11 22:28  字數:3508

凌雲的目力和記憶力都可以稱之為逆天,當時這兩個浪女從房間里裹著浴巾走到門外,凌雲只掃了她們一眼就記住了。

甚至她們當時的「他好帥啊!」「是啊!迷死我了,我想讓他草我……」那兩句花痴般的驚嘆,都被凌雲聽了個一清二楚!

身上隨便裹一條浴巾就敢走出房間,看到帥哥一張口就說想被草,這不是浪貨是什麼?

現在,凌雲放眼望去,從後台走出來跳鋼管舞的幾個舞女,其他幾個都穿的只比龍舞略少一些,雙峰和私處起碼還都有擋頭,不至於被人看個通透,可這兩個浪貨呢?

她們只貼著兩片胸貼,私處只穿了個一線丁字褲就出來了,兩條腿中間的地方,根本就是一條絲線,不扒開屁股,你都找不到褲在哪裡!

這樣的丁字褲,根本就連私處濃密的黑色毛髮都擋不住,當然,她們早都為了幹活方便,把那裡剃的光溜溜的了。

「柳艷,柳艷……」「趙瑩,趙瑩……」

不得不說,穿的少有穿的少的好處,柳艷和趙瑩一站上圓形高桌,立即吸引了迪吧里無數的眼球,很多常來的熟客,都開始瘋狂揮舞著手臂,大聲叫喊她們的名字,狀若癲狂!

柳艷,正是當初往林夢寒酒杯里下藥的那個騷貨,另一個自然是趙瑩了。

這兩個女人,年齡都不過二十一歲左右,但是她們都已經在青雲影視做了三年。為了撈取外快供她們花銷,她們每周都有那麼一兩個晚上來sos客串演出,其他時間,除了陪著張導和汪經紀他們騙取女大學生的信任之外,就去清水市各大夜總釣凱子,或者直接明碼標價賣身賺錢。

因為她們都年輕漂亮,身材又一級棒。火辣性感,在sos穿著極為暴露,再加上瘋狂大膽的風騷表演。這讓她們攫取了大量的夜場粉絲,倒也真不缺錢。

不過,這兩個女人早就迷失了自我。丟失了靈魂,眼中只剩下了慾望和享受,再無其他。

「我滴個天哪!」頭一次看到這種火爆場面的獨孤墨首先受不了,趕緊拿手擋住了自己的眼睛,卻又忍不住悄悄露出一絲指縫偷看。

剛才他還為凌雲開口調戲他為小姑娘的事耿耿於懷呢,現在一下子把那件事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看來外面的女人真是老虎啊……」獨孤墨喃喃自語,更加相信他爺爺的告誡了,心說剛才那個龍舞就夠猛了,沒想到這兩隻母老虎更猛!

心靈如一張白紙般純潔,敢於見義勇為的好少年獨孤墨。從此以後就走上了打老虎的不純潔道路。

龍舞穿的雖然暴露,但那是相對於曹珊珊苗小苗等人來說的,其實她穿的雖然大膽火辣,可不該讓你看到的地方,就是在鋼管上做任何動作。你都照樣看不到。

這就是龍坤說的龍舞雖然大膽囂張,肆意妄為,卻很有分寸和底線。

看到近乎赤裸的柳艷和趙瑩出來站上了圓形高桌,瞬間把迪吧里的氣氛引爆到了頂點,龍舞就表現的很淡定。

在米國的酒吧和夜場里,跳艷舞的脫衣女郎。一絲不掛陪客人喝酒的陪酒女郎,隨處可見,毫不稀奇,龍舞見得多了。

「國內的女人果然越來越開放了啊……」龍舞甚至欣賞的點了點頭。

但是,凌雲的包間里,可就不是這樣了。

曹珊珊、苗小苗、張靈三個小美女看到柳艷和趙瑩出來,齊刷刷的一下子都羞紅了臉,苗小苗更是嬌聲輕啐了一聲,直接把頭扭到了一旁,根本不敢再看。

凌雲倒是在認出了這兩個浪貨之後,一直瞪大了賊眼看的津津有味,看的一個勁兒的點頭,心說這倆騷貨的身材,還真是不錯。

柳艷和趙瑩的肌膚耀眼雪白,身上還灑上了少許的熒光粉,波浪長發如飛舞的瀑布,雪白雙峰高聳,腰肢纖細,雙腿修長,確實有傲人的本錢。

而且,如果說龍舞跳鋼管舞展現的是純粹性感的舞蹈藝術的話,那這兩個浪貨跳的鋼管舞就是純粹的勾引與挑逗了,展現著赤裸裸的性誘惑!

她們每一次抬腿的時候,丁字褲中間的絲線根本擋不住那粉紅色的肉縫,每一個傾身,每一個走動,毫無遮掩的雪白高聳就隨之甩來盪去,讓下面的人群看的一陣陣驚呼,喉結顫抖,口水長流!

柳艷和趙瑩根本沒有一點兒的羞怯感,相反,她們很喜歡,很陶醉於這種被眾人仰視的感覺,越跳越瘋,越跳動作越大,跳到興奮處,柳艷甚至用雙手托著雪白的高聳雙峰,夾著亮銀色的鋼管上下滑動,把迪吧的氣氛推向一個又一個**!

說實話,看到這樣的場面,就連凌雲都忘記了默念清心訣,任由下面的小兄弟高高的支起了帳篷!

「這兩個女人,實在是太風騷了……」凌雲心中暗暗說道。

曹珊珊看了凌雲目不轉睛的豬哥樣子,心中不禁懊惱,一個勁兒的大呼倒霉,心說怎麼就這麼寸,好不容易來這裡玩兒一次,就碰上了這兩個出了名的騷貨!

她費盡心思和凌雲醞釀出來的浪漫感覺,被龍舞和這兩個騷女給破壞了個乾乾淨淨,讓曹珊珊有些意興闌珊。

五分鐘以後,看到柳艷又一次肆無忌憚的分開了她兩條大腿,任由自己的粉紅色肉縫暴露在迪吧內眾人的眼底,曹珊珊實在是受不了了,她不由得趕緊向張靈使眼色求助。

張靈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突然站起開口說道:「珊珊,小苗,已經過了零點了,太晚了,我們回家吧?」

苗小苗何時見過這種陣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