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216章情到濃時,不如跳舞

第216章情到濃時,不如跳舞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3-06 01:52  字數:3647

紈絝仙醫216_紈絝仙醫全文免費閱讀_第216章情到濃時,不如跳舞曹珊珊在雙杠上半躺半坐了這麼久,渾圓的嬌臀都有些麻了,她忽然對凌雲撒嬌道:「我不想在這裡坐著了,好傻……」

凌雲哈哈一笑,飛身就下了雙杠,然後轉身對著曹珊珊伸出雙手:「要不要抱你下來?」

曹珊珊用一雙明媚的大眼睛盯著前面的凌雲,嘴角兒勾起一抹嬌艷的笑容,嬌嗔道:「你自己看著辦……」

話是這麼說,不過她卻已經張開了兩條粉臂,那動作不言自明。

凌雲毫不客氣,他一下子就把曹珊珊從雙杠上熊抱了起來,正要把她放在地上的時候,卻聽曹珊珊面色羞紅的說道:「不許放下!」

軟玉溫香抱滿懷,還不許放下,凌雲那還有什麼好客氣的?他燦爛一笑,單手微微用力摟緊了曹珊珊玲瓏浮凸的嬌軀,然後抽出左手托住了她的嬌臀,把豎摟改為橫抱,換了一個讓曹珊珊極為舒服的姿勢,躺在自己的懷裡。

「啪嗒」一聲,曹珊珊手中的名牌包包落在了地上,她無師自通,自然而然的環住了凌雲的脖子,面色羞紅,喘息急促,胸前的高聳劇烈起伏。

「想不到你還挺沉的……」凌雲微笑著低頭調侃曹珊珊道。

曹珊珊登時大羞,噘著性感的小嘴兒辯解道:「胡說,人家只有九十八斤,要是再瘦了的話,那裡……那裡會縮水的!」

凌雲的一雙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曹珊珊胸前露出來的大片白皙高聳。故作不解道:「哪裡會縮水?」

曹珊珊被凌雲看的更加害羞,她乾脆閉起眼睛說道:「就是……你那雙賊眼看的那裡……」

凌雲哈哈大笑,他的目光仔細在曹珊珊高聳的胸脯上仔細研究比對了一番,心說按照庄美鳳的尺寸算的話,曹珊珊起碼有34d吧?

他繼續調侃曹珊珊道:「放心,縮不了水的,我不是說過嘛,好大好高好挺!」

曹珊珊瞬間想起了兩人在學校食堂二樓的第一次爭端。她羞得「嚶嚀」一聲,閉著眼睛一下子把腦袋鑽進了凌雲的懷裡,比剛剛吃飽的貓咪還要乖巧,一動都不敢動了。

凌雲身上火熱的陽剛氣息烘烤的曹珊珊暈暈的,臉頰艷紅,嬌喘急促,只覺得這是天下間最安全的懷抱。

半晌之後。曹珊珊才睜開了眼睛,她仰頭看了凌雲的臉龐半天。然後幽幽說道:「凌雲。我,我真的從來都沒有看不起你……」

凌雲淡然一笑,溫柔說道:「我知道。你只是因為你身份的關係,有著你自己的驕傲而已。」

曹珊珊剛才告訴了凌雲她的身份,沒有任何保留,在那一刻,凌雲就明白。他們兩個之間為什麼會有格格不入的情況出現了。

因為不管在修真大世界,還是在華夏這個繁華的俗世當中。凌雲都是那樣的人,他自己心中的驕傲。比曹珊珊的驕傲要強大千萬倍!

因此,凌雲一瞬間就理解了自己懷裡的這個絕色少女。

這一刻,曹珊珊對凌雲毫無保留,凌雲對曹珊珊真摯理解,兩人之間的那道鴻溝,徹底消失不見了。

「凌雲,答應我,你,你一定要考上燕京大學,好不好?」

曹珊珊一往情深的看著凌雲,極為認真的說道。

凌雲反正已經答應了母親,答應了寧靈雨,還設了一個賭局,也不在乎多答應一個曹珊珊,他乾脆的點了點頭,卻又笑著問道:「為什麼?」

曹珊珊環住凌雲的雙臂緊了緊,又把香腮在凌雲的肩膀頭輕輕蹭了蹭,她柔聲說道:「因為我要和你進同一所大學,因為燕京才是屬於你的舞台,因為我要帶你回家……」

曹珊珊的話,已經很露骨了,這簡直比當場求愛來的還要猛烈直接,直接就要把凌雲帶回家族了。

這就是曹珊珊和庄美鳳不同的地方,庄美鳳家中只能說有錢,再加一句,也算得上在清水市有一些勢力,可庄美鳳的家族,卻遠遠達不到曹珊珊家族的層次!

見識不一樣,說出來的話,自然就不一樣,雖然曹珊珊比庄美鳳小了三歲。

曹珊珊能隱隱約約看得出凌雲的未來,她知道小小的一彎清水,根本留不住凌雲這條大龍,因此,曹珊珊千辛萬苦把她和凌雲之間的鴻溝彌補上之後,直接就說出了自己的期盼。

其他姑且不論,若論見識和理智,現在的曹珊珊要遠勝庄美鳳,林夢寒,薛美凝甚至寧靈雨所有人!

自從發現自己不可自拔的愛上凌雲之後,曹珊珊毫無顧忌的,大膽的對凌雲發動了猛烈的愛情攻勢,她拋開了一切,她毫無保留!

她甚至已經在悄悄地規劃,她和凌雲未來要走的路!這就是曹珊珊,出身名門家族的曹珊珊!

「帶我回家?我怕你那位表哥會吃了我……」凌雲呵呵笑道。

「他敢!你放心,只要你願意,我會想盡一切辦法,鋪好你去我家的路,誰也阻攔不了你……」

曹珊珊這句話說得斬釘截鐵,眼神和臉色,從未有過的堅定!

凌雲用一雙深邃如浩瀚星空的眼睛,目光深深的盯著懷中的玉人,他緩緩搖頭道:「不用,這天下間,我凌雲想來就來,想去就去,不管去哪裡,路,我自己會鋪,我自己會走!」說完,他給了曹珊珊一個醉人的微笑。

曹珊珊真醉了!

天下間,想來就來,想去就去!不管去哪裡,路要自己鋪,路要自己走!

這是怎樣的男人,才能說出這麼囂張,這麼霸道,這麼震撼人心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