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213章人約放學後

第213章人約放學後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3-04 10:16  字數:3546

凌雲一直把寧靈雨送到女生宿舍樓門口,兩人同時站定了身形。

寧靈雨把曼妙的嬌軀一擰,轉過身來看著凌雲說道:「哥哥,你現在應該又有不少要洗的衣服了吧?明天你把它們都帶回家,我給你洗。」

凌雲心說要洗的衣服?自己這幾天換下來的衣服,庄美鳳都是當天就洗了,哪兒還有什麼臟衣服?

他撓了撓頭笑道:「靈雨,哥哥住的地方有洗衣機,你不用每天都想著給哥哥洗衣服這樣無聊的事情,你要多想想你自己,知道嗎?」

寧靈雨蹙著好看的遠山眉,嗔怪道:「哥哥,給你洗衣服怎麼就是無聊的事情嘛,洗衣機洗出來的衣服哪兒有手洗的乾淨?」

對急於要彌補自己過錯的寧靈雨來說,哪怕是給凌雲洗衣服,也是令她很快樂的事情,現在凌雲不讓她洗了,她當然不願意。

凌雲看了寧靈雨認真的樣子,他無奈苦笑道:「哥哥穿衣服髒的很快,你洗的那麼乾淨,哥哥反而束手束腳,什麼也幹不了了,聽話,以後哥哥的衣服你就不用管了……」

凌雲說的是事實,他現在可以打坐行功了,每天晚上去七曜草那裡修鍊的時候,都是就地盤膝坐下,那衣服能髒的不快么?

凌雲不想再和寧靈雨糾結這個問題,他趕緊從兜里把寧靈雨通過唐猛還給他的那個手機靚號卡拿了出來,對寧靈雨說道:「妹妹。這麼好的手機號碼,你為什麼不用?」

寧靈雨一看凌雲竟然貼身放著她還給他的手機卡,心中莫名的一喜,一時間囁喏著不知道說什麼好。

為什麼不用?寧靈雨一想到這個手機靚號卡是薛美凝給凌雲辦的,她心裡就感到無比彆扭,用的能開心嗎?

這年頭,小姑娘的心思本就紛亂複雜。更別說聰慧絕頂的寧靈雨了。

凌雲見寧靈雨半天不說話,他試探著問道:「你覺得這個手機號碼不好?」

寧靈雨羞紅著臉,小聲嘀咕道:「不是啦。人家是喜歡哥哥給我買的這個手機號嘛,我還是喜歡用現在的這個……」

凌雲心說自己妹妹這是什麼思路,竟然放著好的不用非要用普通的?

不過他看寧靈雨沒有拿回去的意思。只好又重新收了起來,他無所謂一笑道:「那好,既然你不用,那我就把這個手機號碼賣給別人了,至少七八萬塊錢呢!」

這個手機號再賣給唐猛是不可能了,不過凌雲可以讓唐猛轉手賣出去,仍然可以發一筆小財。

七八萬塊錢,雖然已經不被凌雲放在眼裡了,可蚊子腿兒再小那也是肉啊,只要能賺就絕對不能虧!

再也沒有其他事情了。凌雲對寧靈雨說道:「靈雨,媽媽說今天要去清水灣別墅的,你回宿舍以後別忘了給她打個電話,看看媽媽到底在哪兒。今晚下第二節課以後,我會讓唐猛過來接你。你到時候等他的電話就行了。」

寧靈雨一聽就急了,她慌忙道:「哥哥,你,你今晚不送我回家啊?」

凌雲心說我要是早知道今天放假的話,就不說送曹珊珊回家那樣的話了,可既然說了。要是再放了曹珊珊的鴿子,未免就太過分了。

曹珊珊自從和凌雲坐在一起之後,從各方面對凌雲的幫助都很大,這些凌雲雖然不說,可他並非鐵石心腸之人,他都看在了眼裡,也記在了心裡。

一想起曹珊珊聽說自己要送她回家的時候,那種驚喜莫名的表情,凌雲就無法食言。

因此凌雲只能對寧靈雨說道:「哥哥今晚真有事,明天吧,明天我和唐猛他們回家搬家去,到時候我還有好多學習上的問題向你請教呢!」

聽凌雲這麼說了,寧靈雨只能點了點頭說道:「好吧……」那眼神和語氣中的失落,看的凌雲一陣揪心。

不過寧靈雨很快就收拾好了心情,她沖凌雲嫣然一笑,嬌聲說道:「哥哥,那我就進去了,明天我會給你打電話哦!」

凌雲微笑著點了點頭,目送寧靈雨走進了宿舍,然後才轉身離去。

凌雲首先掏出電話打給了唐猛,他跟唐猛說了學校里今晚只上兩節晚自習的事,並讓唐猛在第二節晚自習下課以前,過來接寧靈雨,然後又問了一下診所的事情,就掛斷了電話。

唐猛和鐵小虎,姚柔三個人整整忙活了一個下午,現在正在一個飯店裡一起吃飯商量診所的事兒呢,一聽凌雲讓他今晚送寧靈雨,激動的當時就站起來了,他掛掉電話之後對另外兩人說道:「你們先慢慢吃,我還有點兒事兒,今晚就不和你們一塊兒了,我先走了!」

說完,唐猛也不等兩人說話,就一溜煙兒的跑出了飯店,直接開車回家梳妝打扮去了……兩節晚自習很快就過去了,晚上八點半,第二節晚自習的下課鈴聲準時敲響,清水一中高三教學樓爆發了一片歡呼!

清明節三天大假期,如約而至!

下課鈴聲響起的時候,曹珊珊的臉蛋兒刷的就紅了,她有一絲緊張,有一絲忐忑,眼睛根本不敢看向身旁的凌雲,心如鹿撞。

對一個情竇初開的高中女生來說,還有什麼事情比自己心愛的男孩送她回家,更令人值得期待?

就是曹珊珊,都不例外。

曹珊珊又是緊張又是忐忑的整理著自己的低胸碎花連衣裙的時候,凌雲的聲音在她耳邊溫柔的響起。

「美女,我送你回家吧?」

這一刻,曹珊珊只覺得幸福的都快要飄起來了,她臉色羞紅,胸前的渾圓高聳劇烈起伏,只覺得心都快要跳出了嗓子眼兒,卻在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