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202章我恨你

第202章我恨你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3-01 20:01  字數:3518

「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有這麼大的手筆,竟然以清水湖,南翠峰和龍盤山為陣眼,擺了一座陰陽鎖龍大陣?」凌雲心中忍不住暗暗驚嘆。

凌雲並非是什麼尋龍點穴的地師,也不是挖墳掘墓的盜墓賊,可他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陣師。

觀山川,察地勢,定靈脈,擺陣破陣,那絕對是他的強項,在修真大世界,凌雲靠著通天的陣法本領,可以說不但尋得了無數靈脈法寶,還數次救過自己和朋友的性命。

若非如此,當初凌雲看地理的時候,也不可能只從地理課本上看了一眼萬里長城,就斷言那是一條巨大的龍脈。

如果凌雲所料不差的話,南翠峰和龍盤山之間的這個山谷,應該是一座世間罕見的大墓!

這種地勢陰中抱陽,陽中守陰,如果沒有經過人為改造的話,本身就已經是一個葬龍穴!

「會是什麼人的墓穴呢?」凌雲心中暗暗琢磨,他當即就想衝上南翠峰的峰頂,換一個角度再細細觀察一番。

可就在這時,凌雲的手機突然響了。

山谷之中萬籟俱寂,除了呼嘯的山風,就連蟲鳴都不曾有,小白驀地聽到凌雲的手機鈴聲,竟然嚇了一大跳,哧溜一下子鑽那個地洞里去了。

凌雲微微皺眉,心說這正是所有人熟睡的時候,誰會在這時候打電話來,他立刻掏出手機。瞬間明了,庄美鳳打來的。

庄美鳳原來的手機號碼早就不用了,這個新的號碼是唐猛購物那天,去移動營業廳新給她辦的。

凌雲接起了電話:「什麼事?」

只聽庄美鳳在手機那頭著急道:「老公,蕭媚媚突然好痛苦,她跟我說是你給她的禁制開始發揮作用了!」

凌雲聽了大驚,心說自己怎麼把這茬子給忘了,算算時間。可不是該給蕭媚媚解除禁制了么。

「你讓她堅持一會兒,我馬上回去!」凌雲連電話都來不及掛斷,整個人已經彈射了出去。

小白從地洞之中探出頭來,看到凌雲向著山谷外狂沖,它兩隻黑珍珠般的大眼睛滴溜溜轉了一圈兒,竟也瞬間衝出了地洞,身體化作了一道白色的閃電。很快就追上了凌雲,悄無聲息的跟在他身後穿行。

凌雲自己的手法自己有數。他知道蕭媚媚現在絕對忍受不了不那種經脈逆行的痛苦。因此他在施展萬里神行步的同時,還偶爾施展幻影魚龍步,一躍就是二十多米遠,把速度提升到了極限,很快就離開了清水湖,直奔自己的住處。

凌雲快,九尾天狐小白的速度竟也不慢。幾乎緊跟著凌雲的身形,寸步不離。

幾分鐘的時間。一人一狐穿行了十幾公里的距離,很快回到了凌雲的住處。

距離自己住處很遠的時候。凌雲就已經聽到了蕭媚媚在床上瘋狂打滾,大聲慘嚎的聲音,那聲音聽起來簡直比婦女生孩子還要痛苦慘烈。

蕭媚媚是女殺手,自然經受過忍耐疼痛的殘酷訓練,那天晚上凌雲用三棱軍刺在她胸前劃破兩道血口,她都沒有痛哼一聲,現在卻忍受不住凌雲的禁制,可見凌雲的手法有多麼恐怖。

凌雲進院子的時候,蕭媚媚已經痛的滿頭大汗,豆大的汗珠從她光潔的額頭和絕美的俏臉上不停的滾落,額前和耳旁的亂髮被汗水打濕,緊緊的粘在她的耳畔和臉上,因為痛苦而流出的淚水早已把床單打濕了一大片!

庄美鳳心急如焚的站在蕭媚媚的床邊不停的轉圈兒,急的束手無策,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她美麗的丹鳳眼中,不但充滿著著急和擔憂,還有一絲莫名的恐懼。

就這麼七八分鐘的工夫,她十指長長的指甲已經在自己的身上,腿上划出了道道血痕,看上去觸目驚心,很是嚇人!

這得是怎樣的痛苦,才會讓蕭媚媚瘋狂到寧可自殘身體的地步?

凌雲二話不說就躍入了院子,一個幻影魚龍步就衝到了蕭媚媚的卧室門口,然後直接推門而入。

「我回來了!」人比聲音快,話音未落凌雲已經來到了蕭媚媚的床前,左手猛地探出,他用力死死的按住在床上痛的死去活來,劇烈翻滾的蕭媚媚,然後右手食中兩指並指如劍,對著蕭媚媚身上的十幾處穴位就是一陣猛點,手法眼花繚亂,奇快無比。

禁制暫時解除,蕭媚媚身上的痛苦瞬間消除了大半兒,已經到了她勉強可以承受的程度,蕭媚媚緩緩平靜了下來。

凌雲這時候才注意到,蕭媚媚身上根本就是一絲不掛,不著寸縷,她臉色慘白,渾身大汗淋漓,就跟剛從水裡撈出來似的,不輸給庄美鳳的一對雪白高聳劇烈起伏,曼妙玲瓏的嬌軀卻軟泥一般一動不動,顯然,剛才的痛苦掙扎,已經耗費了她全身所有的力氣。

蕭媚媚赤裸著嬌軀平躺在床上,她根本不在乎凌雲和庄美鳳看向自己的目光,一雙平時帶著無限媚意的眼睛射出殺人的目光盯著凌雲,那眼中的神色又恨又怒,冰冷如霜。

如果蕭媚媚知道凌雲給她下的是這種禁制,她寧願用自己的兩把匕首把自己捅死,也不願忍受這種痛苦。

「凌雲,我恨你!」過了半晌之後,蕭媚媚的雪白曼妙的嬌軀輕輕顫抖著,毫不顧忌的對凌雲說道。

凌雲沒有說話,他扭頭看向庄美鳳:「你先出去,去弄一盆溫水來,一會兒幫她擦一下身體。」

庄美鳳看看床上赤身**的蕭媚媚,又看了看眼神中平靜無波的凌雲,她神色複雜,並沒有說話,默默地走了出去。

凌雲已經把九根金針捏在了手中,凌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