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78章一網打盡,五千萬到手

第178章一網打盡,五千萬到手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2-22 04:02  字數:3514

凌雲站起身來,卻不把坐在地上的蕭媚媚拉起,而是直接向著山道的方向走去。

同時,凌雲在心中默默數數:「一,二,三,四,五,六……」

「等等!」只聽蕭媚媚忽然在他身後喊道。

凌雲心中暗暗點頭,倏然站定了身形,並不回頭,而是淡淡的說道:「怎麼了?走不動?」

蕭媚媚囁喏著道:「我……我有更好的辦法解決他們。」

凌雲等的就是她這句話,如果凌雲數到九,蕭媚媚依然不說這句話的話,凌雲會毫不猶豫回頭吧蕭媚媚就地格殺!

凌雲回過頭來,笑眯眯的看著蕭媚媚道:「什麼辦法?說說看!」

蕭媚媚微微沉思了一下,最終看著凌雲的雙眼說道:「其實,我是這次任務的負責人,我可以把他們都騙到山上來,然後可以把他們一起解決掉。」

凌雲淡淡的點了點頭,然後若無其事的說道:「那你需要我怎麼配合?」

蕭媚媚做出這樣瘋狂的舉動,已經相當於主動跟天殺組織敵對了,對凌雲這邊兒,其實就是投名狀。

這樣的話,從今以後,除非天殺組織徹底被滅,不然蕭媚媚就只有跟著凌雲這一條路,他生她就生,他死她就死。

「您,您只需要隱藏起來就可以,只要他們都上來了,您再出手把他們全部制服。」

蕭媚媚現在終於明白了自己的處境地位。對凌雲說話開始用上了敬語。

凌雲給蕭媚媚提醒道:「如果他們不是一起上來呢?」

蕭媚媚心思縝密,她自己也想到這一層了,她早已有了對策:「我會先讓他們在山下匯合,然後讓他們一起上來。」

「好!」凌雲滿意微笑,身形一動,倏然躲到了一塊高大的岩石後面。

蕭媚媚接連發出了一道道命令,先讓李義和焦飛,以及埋伏好的四名狙擊手全部到山腳下會和。

二十分鐘之後。蕭媚媚再次發出另一道命令,讓六個人一塊兒到山頂上來議事,卻沒有說明原因。

在天殺組織內,四名狙擊手的地位頂多也就和焦飛李義相等,甚至有三個還不如這兩名黃級殺手的地位,而玄七蕭媚媚卻是玄級殺手,因此這命令他們雖然覺得有些奇怪。卻不得不執行。

六名殺手訓練有素,他們悄無聲息的上山。只用了十來分鐘。就已經全部來到了山頂之上。

「玄七,點子解決了嗎?玄九去哪裡了?」焦飛一上山,便看到了一個人捂著胸口坐在石頭上的玄七,搶先問道。

「解決了!」凌雲鬼魅般從高大岩石後面飛身而出,幻影魚龍步施展到極限,趁著六個人目瞪口呆的工夫,手指連點「噗噗噗噗……」

連十秒鐘都不到。稀里嘩啦,六個人就全部軟軟地倒在了地上。

「玄七。你——你出賣我們!」焦飛的身體根本已經動不了了,他奮力瞪大了眼睛。雙目中簡直要噴出火來!

蕭媚媚無話可說,她也沒什麼好說的,只是冷漠地看著摔倒在地的六個人,眼睛裡難免有兔死狐悲的神色。

他們是殺手,不是朋友,只不過是被安排在一起執行任務而已,成功了回去拿錢,輸了要麼被目標的人殺死,要麼被自己人殺死,結局都一樣。

殺手,早晚都會死在別人的手裡,區別只不過是早一天或者晚一天罷了。

凌雲笑嘻嘻的把一直反應平淡的李義手中的手槍拿了過來,他擺弄了半天,然後問李義道:「這玩意兒怎麼用?」

李義毫不猶豫的把手槍的用法告訴了凌雲,其實簡單得很,凌雲拿過來對著剛才藏身的一塊巨石瞄了瞄,卻沒有開槍,順手就把槍收了起來。

然後他又從一個狙擊手的手裡拿起了一把狙擊槍,依然問李義道:「這個你應該也會用吧?」

李義曾經做過僱傭兵,他當然會用,還是老老實實地告訴了凌雲,卻是說完就閉嘴,多一句話都不多說。

凌雲端著狙擊又是對著前方的巨大岩石瞄了瞄準,心說這玩意真要射自己的話,沒有防備還真躲不開。

凌雲玩兒夠了之後,然後低頭對倒在地上的六個人說道:「我告訴你們,現在玄九已經被我殺了,玄七已經完全聽從我的命令,你們,在我眼中已經是一群死人,不過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知道你們是執行任務,所以不想把你們殺了。」

六個人一看有生的希望,面如死灰的表情立即恢復了些許神彩,他們都眼巴巴的看著凌雲,等待他的下文。

這些人都是殺人為生的人,哪個手上沒有十幾條人命?他們殺人的時候,目標面對死亡時候的恐懼,對他們的苦苦求饒,他們又不是沒見過,現在身臨其境,自然知道凌雲肯定是有條件的。

凌雲轉頭看向蕭媚媚,淡淡的問道:「忘了問你了,我的命值多少錢?」

蕭媚媚想也不想直接答道:「來的時候是五千萬,不過如果知道你有這樣的身手的話,沒有兩個億,天殺組織連接都不會接。」

凌雲嘿嘿一樂,心說原來自己這麼值錢。

他重新扭過頭來對地上的六人說道:「我也不難為你們,如果你們想要保命的話,就把你們的錢交出來吧,然後我任由你們自生自滅,只要你們不來犯我,我也不會難為你們。」

凌雲肯讓他們拿錢買命,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因此六人忙不迭的答應。

凌雲玩味的一笑,搖了搖頭,心說生死啊,最難看破的還是生死。

凌雲再次看向蕭媚媚問道:「你們自己的錢都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