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71章玄七!談情!

第171章玄七!談情!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2-20 00:40  字數:3486

撞人的黑色轎車在離開了學府路之後,速度依然飛快,七拐八繞的兜了好幾個圈子,在一個很偏僻的小街上,停了下來。

黑色轎車正上方的百米高空,一隻胖嘟嘟成人拇指大小的金蠶,也緊跟著黑色轎車停了下來,不滿的振翅兜著圈子。

黑色轎車內,一個非常清冷的聲音女人聲音突兀的響起:「怎麼樣,焦飛,現在你還覺得你很輕鬆就能殺了他嗎?」

刀不離手的焦飛早已滿頭大汗,他雙目中射出難以置信的目光,搖頭喃喃道:「他的速度太快了,我絕沒有他快!」

只聽那個清冷的女人聲音又道:「根據最新的情報,凌雲的速度和力量都已經達到了黃級巔峰,你和李義兩個人去對付他,幾乎跟送死沒有什麼區別。」

焦飛現在已經親眼見到了凌雲的實力,他連連點頭道:「是,屬下明白!」

清冷的女聲微微一笑:「你讓清水一中附近的眼線把他盯住了,今天晚上只要他出現,玄九就會想辦法把他引到山裡去,到時候我和玄九兩個人,保證讓他有去無回!」

說話的女殺手叫做玄七,在殺手組織裡面,屬於玄級殺手,地位比李義和焦飛這樣的普通黃級殺手要高得多,因此焦飛對於玄七的吩咐只有俯首聽命的份兒。

百米高空那隻胖嘟嘟的可愛金蠶等了半天見汽車還不走,倍覺無趣。它盤旋著飛的低了一些,然後在空中扭動著胖胖的身體,一絲極細極小根本難以察覺的透明金線從它嘴裡吐了出來,竟奇蹟般的直線射落,粘到了黑色轎車頂上。

然後可愛金蠶扭了扭胖嘟嘟的身體,金翅一陣,直接飛走了。

如果黑色轎車內有天級高手的話。也許能夠察覺到金蠶的存在,可惜玄七連玄級巔峰都沒有達到,當然不知道他們的車已經被這隻金蠶給下了記號。

清水一中的走廊上。穿著一身性感的黑色皮衣皮裙的苗小苗眺望著遠處,絲毫不在意周圍射來的各種目光,她心中暗道:「原來那個凌雲竟然有這麼強大的實力。只是,那些殺手為什麼會殺他呢?」

「哼!凌雲死不死我可以不管,竟然想把我妹妹也一塊兒撞死,那就活該你們倒霉!」

苗小苗靈氣逼人的大眼睛微微眯了起來,依然如同天邊彎彎的月牙兒,卻閃爍出了銳利的鋒芒……奶茶屋二樓,一個靠窗的只容兩人面對面坐著的狹小隔間內,五顏六色的小飾物琳琅滿目,把小隔間點綴的溫馨浪漫,確實是談情說愛的好地方。

薛美凝要了一杯芒果味的奶昔。人還不曾說話,俏臉卻已經羞紅了,她雪白的貝齒輕咬著下嘴唇,手裡的吸管不停攪動著杯子中瀰漫著濃濃香氣的奶昔,竟少有的不知所措。

凌雲只是要了一杯白水。恬淡悠然的坐在薛美凝對面,看著她局促不安的樣子,忍不住心中想笑。

「小丫頭就是面嫩啊,比起庄美鳳和姚柔來差遠了!就是連曹珊珊和張靈都比不上。」凌雲不由得暗暗想道。

到了這裡,凌雲要是還不知道薛美凝想幹什麼,那他也就不用混了。

「凝兒。帶我到這裡來,你是有話要跟我說吧?」凌雲嘻嘻笑道。

薛美凝絕美的小臉兒瞬間比剛才紅了一倍不止,她扭捏道:「凌雲哥哥……」

「你,你可不可以做我的男朋友……」

凌雲裝糊塗:「凝兒,你不是說李晴川已經不糾纏你了嗎?那我的戲不是演完了嗎?你還想演什麼戲啊?」

薛美凝一看凌雲竟然真的還把兩個人之間的事情當演戲,頓時就急了,她不顧一切的喊道:「不是演戲……」

凌雲裝作納悶,不解的看著薛美凝道:「不是演戲,那,那是什麼意思呢?」

薛美凝都快急壞了,她不敢看凌雲的眼睛,低下頭嬌聲說道:「你,你都和人家接吻了,怎麼能算是演戲嘛……」

小妖女從來沒有這麼扭捏過,她忽然咬了咬牙,把嬌軀一挺,看著凌雲的眼睛說道:「凌雲哥哥,人家是想讓你做我真正的男朋友,不是擋箭牌的那種……」說完,臉色更加燙紅,趕緊又低下了頭去。

凌雲心說小妖女也有膽子這麼小的時候,那天在上千人的注視下吻我,不是很大膽的嘛。

他嘿嘿一笑道:「哦,讓我做你真正的男朋友啊?為什麼呢?」

薛美凝被凌雲問的一愣,她獃獃地抬頭看了凌雲一眼,嬌嗔道:「哪有什麼為什麼嘛,人家喜歡你嘛!笨死了!」

凌雲終於神色一正,對薛美凝認真說道:「不行,至少現在不行!」

薛美凝當時就慌了,她急的一下子就站了起來,焦急道:「為什麼不行?!」

凌雲淡淡一笑,扭頭看向窗外的車水馬龍:「凝兒,你也看到了,剛才我們兩個多麼危險,等我把這些危險的因素解決完了之後,我們再談感情的事,好不好?」

凌雲對薛美凝的感覺,和對其他所有女人是不一樣的,可以說,除了自己的妹妹之外,他還真是對薛美凝感覺最好。

雖然只有短短几天的工夫,可是薛美凝卻是一路陪著他強勢崛起的,小妖女甚至在他扛著沙袋在操場上瘋跑的時候,就一路為他加油助威!

小姑娘雖然刁蠻任性,卻是熱情如火,從心眼裡善良,有著自己的倔強和堅持,她喜歡的就是喜歡的,她不喜歡的就是不喜歡,一切都不隱藏在心裡,心靈猶如水晶一般乾淨透明。

自己那時候肥胖如豬,窮的穿著一身緊巴巴老掉牙的校服,扛著沙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