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42章脫衣服!危險感!

第142章脫衣服!危險感!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2-12 21:29  字數:3428

凌雲一看就知道庄美鳳肯定是有很緊急的事情來找自己,要不然她也不可能冒著這麼大的雨過來。

凌雲回頭,對不遠處的曹珊珊說道:「班長,不好意思,我有急事,得請個假!」

說完,也不管曹珊珊同意不同意,單手抄起凍得渾身打哆嗦的庄美鳳,迅速朝樓下衝去。

「凌雲,你又幹什麼去!」曹珊珊生氣的在他身後跺腳大喊!可惜凌雲就跟沒聽見一般,連頭都沒有回。

來到樓下,凌雲對懷中楚楚可憐卻又無限嬌羞的尤物說道:「撐傘!」

庄美鳳被凌雲突然抱起來之後,本能的就要嬌聲驚呼,可是她立即就感覺到了凌雲身上的火熱,透過她濕透的連衣裙,如同一個熊熊燃燒的火爐一般把熱量不停的傳遞過來,讓她冰冷涼透的嬌軀感覺到了無限的溫暖。

然後,冷艷的千金大小姐就變成了乖乖的波斯貓,溫順的伏在凌雲的懷裡,一動都不動了。

凌雲讓她撐傘,她就乖乖撐傘,揚起胳膊奮力舉過了兩人的頭頂,因為這個動作,她胸前極有彈力的白膩高聳竟欲衝破連衣裙的領口,呼之欲出。

「你的胸很好看啊!」凌雲目光往下一掃,嘴角兒勾起一抹壞壞的微笑,隨口調侃道。

「你……」庄美鳳見凌雲這時候竟然當面說出這種話,不禁大羞,掙扎著就要從凌雲懷裡出來。

凌雲夾著庄美鳳水蛇腰的胳膊輕輕一緊,庄美鳳立即動彈不得了。他一把奪過了庄美鳳手中的雨傘,嘿嘿一笑道:「還是我來撐傘吧!」

依照凌雲的速度,那傘在庄美鳳的手中,肯定拿不住。

凌雲左手攬著庄美鳳柔軟的腰肢,右手撐起雨傘,身形一晃就衝進了雨幕,施展萬里神行步。連閃三次,已經衝出了教學樓上的人視線之外。

凌雲在沒了肩膀的深水逆流中都能瘋狂練體,現在剛到他大腿的這點兒雨水自然算不得什麼。他抱著庄美鳳全力施展身法,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這麼大的雨他也懶得開門了,身形一躍就進入了院里。然後回到了屋中。

隨手扔掉已經被雨水衝擊的支離破碎的雨傘,凌雲把庄美鳳輕輕放了下來。

這裡很安靜,稱得上是靜謐,凌雲把庄美鳳放在地上的時候,竟聽到她似乎小聲咕噥了一句,具體卻沒聽清說什麼。

凌雲掃了一眼臉色半紅半白的庄美鳳一眼,首先衝到自己的卧室里,然後扭頭對庄美鳳道:「過來。」

庄美鳳面色微露驚恐,她瞪著一雙大大的丹鳳眼看著凌雲道:「你,你想幹什麼?」

凌雲看她都凍成那樣還如此墨跡。身形一閃又衝過去把庄美鳳抱了進來,然後放下她道:「脫衣服!」

「什麼?!」庄美鳳徹底傻了,這,這個傢伙不會是……

凌雲忽然一拍腦門,恍然大悟似的尷尬說道:「不好意思。我是讓你趕緊脫掉衣服擦乾淨身體,先到被窩裡暖和暖和,我這就出去。」

說完,凌雲轉身走出卧室,來到洗手間把自己用的毛巾拿了過來,也扔給庄美鳳道:「一切等會兒再說。」

他這才走出了卧室。並好心的幫庄美鳳關上了房門。

外面的暴雨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庄美鳳在凌雲出屋之後,首先打量了一下凌雲卧室的環境,然後她倍顯慌亂的心才稍稍平復了一些。

不知道為什麼,庄美鳳覺得這個地方很安靜,她呆在這裡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庄美鳳先用毛巾擦了一把頭臉上的雨水,扭頭看了看凌雲床上疊的整整齊齊的被子,她忍不住有些感激起了凌雲。

那被子在已經被凍透的庄美鳳看來,現在就和溫暖劃等號。

不過此時,她的心卻無法抑制的怦怦跳了起來——這裡可是只有她和凌雲兩個人,難道自己真的就脫光了衣服鑽凌雲被窩裡去?

庄美鳳倒是不擔心凌雲對她做出什麼非禮的舉動,只是一想起自己一絲不掛的躺在凌雲的被窩裡,跟凌雲說話的羞人的模樣,庄美鳳就覺得臉色發燙,心神劇顫。

不過最終,庄美鳳選擇了相信凌雲,因為她現在實在是沒有可以相信的人了。

她把心一橫,咬牙跺了跺腳沖卧室外面喊道:「恩……我不讓你進來,你不許進來,等我喊你你再進來!」

凌雲現在沒空搭理她,因為剛才他抱著庄美鳳衝出校園,在雨幕中狂奔的時候,他再一次感覺到了莫名的危險感!

其實依照凌雲現在的五感六識,任何危險人物只要靠近他百米之內,凌雲就能立即生出感應,可問題是,凌雲並沒有察覺到周圍有任何的異常!

也就是說,並沒有危險人物跟著凌雲,那種莫名的淡淡的不舒服的感覺,純粹是一種直覺!

凌雲在修真大世界斬妖除魔,殺人無數,對這種感覺自然非常熟悉,那是一種殺機,只有一個人想殺人或者殺過很多人的時候,才會散發出這種殺機。

「又出現了……」凌雲絲毫不顧身上滴滴答答的雨水,坐在沙發上,微微皺眉。

「看來得想個辦法,這種被危險包圍的感覺真的不爽……」

凌雲忍不住抬手摸了摸懷中的牛皮針袋,這幾乎是除了神奇毛筆之外,他唯一可以遠攻的武器了。

卧室里。

庄美鳳芳心亂跳,無盡忐忑中,抬起修長纖美的玉手拉開了連衣裙的拉鏈,然後把濕透的連衣裙從身上褪了下來。

這連衣裙一脫掉,她近乎赤裸的嬌軀就完美的呈現在了空氣之中,渾身肌膚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