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38章這事兒誰問誰死!

第138章這事兒誰問誰死!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2-11 22:45  字數:3726

有人說,人一生下來,這輩子吃哪一碗飯就是註定的了,任你兜兜轉轉,早晚都逃脫不了命運的安排。

苦練武功,強大自己,提升實力,這是鐵小虎夢寐以求的。

凌雲在鐵小虎出現之後,所展現出來的強大實力,毫無疑問是給鐵小虎畫了一張大餅,讓他熱血沸騰,心癢難耐,欲罷不能。

現在凌雲問鐵小虎想不想變得跟他一樣厲害,就跟潘金蓮問西門慶你想不想和我睡覺沒多少區別。

能不想嘛,都想瘋了!鐵小虎雙目中迸射出執著和堅毅的狂熱目光,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脫口而出道:「想!」

凌雲淡淡一笑,他翻來覆去折騰了鐵小虎這麼久,要的就是他這句話。

凌雲抬手,指著牆角上自己用過的那兩個綁腿沙袋說道:「現在去綁上它們,從今以後除了洗澡,就連睡覺的時候都不要摘下來!」

凌雲達到練體三層巔峰之後,這兩個綁腿沙袋對他的繼續練體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了,就是那個用來扛著跑步的五十斤的沙袋,凌雲現在都用不著了。

他現在奮力一扔,能把鐵小虎近一百公斤的身體扔出百米之遙,還扛著沙袋跑什麼步?

鐵小虎絲毫沒有猶豫,走到牆角,按照凌雲說的,把兩個沙袋綁在了小腿上。

「知道我為什麼給你散功嗎?因為你前面練的那些都是垃圾,練起來極慢不說。效果還差得很,而且對你以後的身體,負作用很大!」

凌雲這才開始給鐵小虎解釋給他散功的原因,然後他坐在沙發上繼續說道:「我已經為你的身體洗筋伐髓,現在傳授你一套功法,名字叫做大衍聚星寶訣,以後你要好好練習。」

凌雲早就看出來了。鐵小虎的體質,最適合修鍊大衍聚星寶訣,那寶訣簡直就是為他量身定做的似的。

當然。鐵小虎沒有凌雲那種逆天的可以吸收天地萬物靈氣的本領,他就是修鍊的再快,也不可能追的上凌雲。

凌雲之所以選擇大衍聚星寶訣作為鐵小虎修真入門的功法。一個原因是鐵小虎的體質最為合適,另一個原因是這是一套純粹的練體法訣,從頭至尾就只能用來強大身體,修鍊起來簡單易懂,上手極快,容易學。

就算是這樣,凌雲也用掉了兩個小時的時間,才讓第一次接觸修真的鐵小虎真正學會。

「就這麼簡單,你嘗試著運轉一下法訣試試……」耐心傳授完畢,凌雲一臉期待的望著鐵小虎道。

鐵小虎雙目之中倍顯興奮。他霍的起身站起,心中默默運轉大衍聚星寶訣,結果,興奮的目光立即就黯淡了下來。

「完了,沒感覺……」鐵小虎悲催道。

凌雲哈哈大笑。也站起身拍了拍鐵小虎的肩膀:「一開始都是沒感覺的,平時多練習就好了,現在慢一點兒不要緊,只要你上了手,這功法就和你日常呼吸一樣,二十四小時都可以修鍊。」

開玩笑。凌雲現在達到練體三層巔峰,今天早晨在旭日東升,大日精火最盛的時候修鍊大衍聚星寶訣都沒有感覺,更別說剛剛學會的鐵小虎了。

「現在,跟我說說青龍的情況吧。」

兩人重新坐下,凌雲問起了青龍的情況,他對青龍有了大致的了解之後,時間又過去了半個小時,已經是傍晚六點了。

凌雲抬眼看了看外面開始陰暗下來的天色,心說又曠課一個下午,靈雨知道了肯定又要怪我。

他站起身對鐵小虎道:「你現在去小勾子那裡,把你那一萬塊錢拿回來,記住,不要那麼死心眼兒,能多敲一點兒是一點兒!我先回學校了!」

鐵小虎站起身來往外走了兩步,然後又停下,回頭扭捏小媳婦般躊躇道:「老大,這錢,可怎麼要啊?」

凌雲皺眉道:「笨死了,你就說已經把我狂揍了一頓不就行了?」

「嘎……」鐵小虎目瞪口呆,心說這也行?他撓了撓頭又說道:「可是,今天上午你揍我的時候,幾乎全學校都看到了啊!我估計勾俊當時就已經知道了。」

凌雲微微一笑,沖鐵小虎眨了眨眼:「你就說跟著我出了學校以後,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打了我一悶棍,把我給打暈了,然後揍的!」

鐵小虎獃獃地看著凌雲,心說老大難道就不在乎名聲么?不過這次他徹底知道怎麼做了,點了點頭,然後大步向門外走去。

來到門外,鐵小虎想起了什麼似的,回過頭很認真的問凌雲道:「老大,我可以問問你到底為什麼,忽然變得這麼強的嗎?」

凌雲看著鐵小虎,俊美的眼睛中閃過一道凌厲的精芒,淡淡笑道:「這事兒誰問誰死。我只饒你這一次!」

鐵小虎被凌雲的目光一掃,忽然就感覺到整個身體如同置身冰窖,周圍的空氣一瞬間冰冷,同時感覺到莫名的膽寒,心臟狠狠地跳了好幾下。

「是!」鐵小虎老老實實的點頭,從今以後,他再也沒有問過凌雲這個問題。

這是凌雲最大的秘密,他也就是在秦秋月和寧靈雨面前,會絞盡腦汁的應付她們的盤問,別人問,凌雲才懶得回答呢!

當然,讓凌雲感到奇怪的是,秦秋月沒問,寧靈雨沒問,薛美凝曹珊珊也沒問,就連最為碎嘴的唐猛,都沒有問過他這個問題。

今天被鐵小虎這麼認真的當面問起,這還是第一次!

鐵小虎離開之後,凌雲回到自己的卧室,坐在床上盤膝修鍊了一會兒,嘗試著行功打坐,卻覺得總是一陣陣莫名的煩躁。他只能停止了修鍊。

「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