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106章僅僅是一個開始

第106章僅僅是一個開始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2-02 21:06  字數:3700

「踩爛你的眼鏡兒?」林夢寒神情微微一滯。

林夢寒那天晚上被那幫誘騙逼迫無知少女賣淫的「導演」「製作人」「模特經紀人」什麼的灌了個爛醉如泥,差點兒就離不開現場,最後好不容易找了個借口趁機離開,沒想到計程車開到半路,自己酒意上涌,因此才要求下車,跌跌撞撞的來到河邊嘔吐。

難道真的不小心踩爛了他的眼鏡兒了?他當時怎麼沒有說?

可是,看這個傢伙的眼神兒很是清亮深邃,看自己胸脯的時候也沒有眯起眼睛,根本不像是近視的樣子啊?

林夢寒此時還沒有看出來,凌雲是在藉機跟她要好處費呢。

「你真的近視嗎?」林夢寒再一次看著凌雲的眼睛,似乎對凌雲的敲詐頗為懷疑。

凌雲心說我近視不近視關你什麼事?哥哥我當時救了你的命,你應該懂得感恩才對啊,美女!

「原來確實是近視的,不過這幾天已經適應了,其實我不是那個意思……」

凌雲把右手放在胸前,拇指和食指輕輕搓著,做出一個數鈔票的動作,提醒林夢寒。

林夢寒卻根本沒有注意到凌雲手上那個無恥的動作,她雖然依舊沒想起來,但是既然人家說自己踩爛了他的眼鏡兒,那肯定給凌雲帶來了不便,於是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用說了,我帶你再去配一副眼鏡兒吧……」

「嘎……」凌雲聽了頓時滿腦門子黑線。頹然放下了手上的動作,他直接楞那裡了,心說這女的怎麼這麼單純?

凌雲的心中一個聲音在大吼:「一副破眼鏡兒算什麼,老子救的可是你的命!錢啊錢,我要錢,我不要眼鏡兒啊!」

林夢寒說著話,把美的不像話的雪白素手抬了起來。「把你手機給我。」

凌雲心說你不會是要把我的手機也給摔碎了吧?不過他相信自己的反應速度,因此還是從兜里把手機掏了出來,遞給了林夢寒。

「哇。凌雲用的手機也是……周圍的學生看到凌雲拿出來的手機,忍不住又是一陣驚呼。

林夢寒對這些驚呼充耳不聞,她拿起凌雲的手機撥了一個號碼。打通之後又瞬間掛掉,然後對凌雲嫣然一笑說道:「好了,剛才我撥的是我的手機號,回去我會把你的手機號記下來,到時候我會打給你的,恩……帶你去配眼鏡。」

然後她又把iphone5遞給了凌雲。

凌雲心裡那個氣啊,心說我什麼時候說要你給我配眼鏡了?他現在很是蛋痛!

「好了,我就不打擾你學習了,再次謝謝你那天救了我!」

林夢寒辦完了自己的事情,沖凌雲嫣然一笑。那笑容清麗脫俗,就連免疫力極強的凌雲都看的忍不住呆了一呆。

林夢寒說走就走,她沖凌雲擺了擺手,轉身下樓,跟著她來的那些學生自然也都大呼小叫的吹著口哨離去。

「真他嗎的笨死了。本來還以為能撈點兒什麼好處呢!典型的胸大無腦!」

凌雲憤憤不平的收起手機,他抬眼一看,卻發現整個高三走廊已經擠滿了學生,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他這裡,顯然,有些進教室比較晚的學生。都看到了林夢寒的絕世風姿,然後回教室進行了大肆宣傳。

對這些詫異或者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目光渾然不理,凌雲拔腿就進了自己的教室。

高三六班炸開了鍋了!說什麼的都有!

「凌雲竟然找小姐?」

「還把衣服落在人家那裡了?那小姐竟然還會給她送來?」

「去你的,那麼美的女人根本就是仙女下凡嗎,怎麼可能去做小姐?!」

「可凌雲明明喊得是……」

「我說你腦子是不是有病啊,他喊人家小姐人家就是啊?再說了凌雲又不傻,人家如果真是小姐,凌雲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喊她,怎麼可能會受得了?」

「就是,我看,那個仙女應該真的是有錢人家的小姐才對,不然不可能是那種氣質……」

「不錯,那種氣質就連曹珊珊都沒有,怎麼可能是做那個的?」

「不管怎麼說,凌雲這傢伙是越來越逆天了,我們這些凡人是怎麼追都追不上啦……」

「什麼?!我的仙女走了?不行,我還沒看夠呢,怎麼這麼快就走了?」

那位被林夢寒一進教室就電暈了的網路遊戲迷,拿起自己的手機就衝出了教室。

凌雲回到了自己座位。

張東拿肩膀碰了碰他,眼神曖昧的說道:「我說凌雲,你行啊你,桃花運很旺啊,說,這美女是誰?來幹嘛的?」

凌雲看著張東那一臉曖昧的樣子,苦笑道:「我說你這傢伙想哪兒去了,我和她不過是一面之緣,我只是恰好救了她一命而已……她是來還我的衣服和錢包證件的……」

「我靠,英雄救美啊?!說說,到底是怎麼救的……曹珊珊此時也回過味來了,心說那樣的女人怎麼可能會是小姐,肯定是凌雲這個蠢貨在稱呼人家的時候口不擇言。

曹珊珊的臉色不是很好看,她沉默的低著頭,拿著一本書在那裡煩躁的亂翻。

張靈輕咬著嘴唇,一雙大眼睛嘀哩咕嚕直轉,偷偷瞟著曹珊珊,心裡不免替她暗暗擔心。

曹珊珊是驕傲的,她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驕傲。

她的家庭,她的美貌,她的學習,甚至她可以看到的將來,都決定了她的驕傲,甚至。這種驕傲已經不用刻意展現在臉上和為人處世上,那是一種平淡中的高調。

別人無法模仿,也模仿不來,而且她身邊的人也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