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072章秦秋月

第072章秦秋月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1-21 05:25  字數:3607

如果田伯濤能夠看到路邊那輛悍馬,如果他知道,凌雲和寧靈雨就是坐這輛悍馬車回來的,那麼,他說這句話之前,一定會仔細掂量掂量。

可惜,他是倒著飛出來的。

此時他身後又站滿了人,幾乎在平民診所門口圍了個半圓形的扇面,他就更看不到了。

別說被擋住了視線,就是身後一個人都沒有,田伯濤也沒閑心去四處觀察,現在他被凌雲搧臉搧的眼前金星亂閃,頭昏腦脹,神智已經不大清醒了。

「原來是街道辦事處的副主任,好大的官兒啊,可嚇死我了,跟我說說,你是什麼級別?正科還是副處?」

唐猛右手托著腮幫子蹲在那裡,饒有興趣的打量著整張臉跟豬頭一樣的田伯濤,嘿嘿冷笑。

權力是個好東西,它從出現以來就有著致命的吸引力,令人們趨之若鶩,為之爭鬥不息。

可是,權力卻天生怕兩樣東西:一是比它更大的權力,二是足以對抗甚至是消滅這種權力的力量。

很不幸,以田伯濤現在擁有的芝麻大點兒的權力來說,他悲催的一下子遇到了這兩樣東西!

一個街道辦事處的副主任,說出自己的身份來震懾清水市公安局副局長的兒子,那不是開玩笑嘛?

「正科。」田伯濤是真被打懵了,他上一次被打是什麼時候?十五年前還是二十年前?他早就忘記了挨打是什麼滋味。

因此竟然還順著唐猛的問題順口答了出來。

人群中瞬間傳出一陣鬨笑。

「正科啊?壞了,那我剛才不小心打了你,你準備怎麼處置我呢?」

唐猛這小子蔫兒壞,竟然還做出一副震驚後悔的表情,配合著田伯濤,故意讓他出醜。

「哼!你們現在知道怕了?告訴你們,晚了!我現在就打電話報警,你們等著坐牢吧!」

田伯濤以為唐猛真害怕了,心中一喜,說話頓時又有了平時耀武揚威的氣勢,還努力挺了挺胸膛,顯示自己的官威。

「報你罵了隔壁啊!」

田伯濤剛摸索著拿出自己的手機,就被唐猛劈手奪了過去,他看都不看「啪」的一聲就摔在了地上,然後還狠狠的跺了兩腳。

「啪啪啪……」唐猛一改剛才震驚害怕的神情,冷笑著揪住田伯濤的衣領子,正正反反,又是七八個耳光!

人群寂靜無聲,那清脆的巴掌聲在夜空中傳出好遠好遠!

這次田副主任是徹底傻眼了,凌雲說動手就動手,太突然了,他一直沒有機會說出自己的身份,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說出來了,竟然還敢打?!

難道他們不怕自己報復么?

恩,這時他腦子算是好用一點兒了,終於開始往這方面考慮了起來。

李紅梅從田伯濤被踢出門外,到現在看到了整個過程,她在為凌雲突然一反常態,竟敢掌摑田伯濤感到震驚的同時,也開始為秦秋月擔心了起來。

李紅梅心挺細,她看得出來,這個開車來的大個子,年齡和凌雲也就一般大,能開這麼好的車,家裡肯定有錢有勢,再加上他不認識田伯濤,仗著年輕體壯,和凌雲兩個人把田伯濤狠揍一頓,根本就不稀奇!

現在的孩子都嬌生慣養,一個個脾氣都爆的很,打起架來根本不考慮後果,李紅梅自己也有兒子,她清楚的很!

剛才在屋裡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這倆孩子剛回家,就把田伯濤給揍成了這樣?

奇怪的是,這都好一會兒了,也不見秦秋月出來管管,秦秋月不是做事情不考慮後果的人啊?

這倆孩子不管不顧,秦秋月就不怕事後遭到田伯濤的報復?

難道……秦秋月真的被田伯濤給……

不然的話,根據凌雲平時的窩囊樣,他不致於發這麼大的火,這變化也太大了些。

想到這裡,李紅梅心裡倒吸了一口冷氣,不行,得看看去,可別真出了什麼大事!

她趁著別人都不注意,自己悄悄地退出了人群,慌忙的往秦秋月的診所里跑了進去。

平民診所只是一個幾十平米的門頭房,這門頭房還有一個後門,裡面是一個小院,秦秋月一家人,就住在這個小院里。

那隻大龍蝦個頭兒實在是太大了,雖然被綁住了兩個大鉗子,可依舊不甘受縛,生猛的很。

按照凌雲的吩咐,寧靈雨來到後院就把大龍蝦從袋子里倒進了自來水龍頭下面的水池裡,可不等她離開,那隻大龍蝦就從水池子里爬了出來,四處亂爬,耀武揚威。

那隻大龍蝦身體足有一尺多長,算上那兩隻大鉗子,足有二尺長,通體鮮紅,色彩斑斕。

看著這隻水土不服的大龍蝦,寧靈雨苦惱的很,她又不敢用手抓,只好找了個木棍兒往水池子里撥。

就在她費儘力氣對付這隻大龍蝦的時候,猛地就聽到了診所里清脆的搧臉聲音,她臉色一變,也顧不上大龍蝦了,扭頭就往外跑。

寧靈雨來到秦秋月身邊的時候,正好看到唐猛把田伯濤踹出去的那囂張的一腳。

「媽,怎麼回事,怎麼打起來了?你沒事吧?」

寧靈雨看著田伯濤碎了一地的眼鏡,首先關心的當然是母親的安危。

「他該打,媽沒事。」

秦秋月眼看著凌雲一巴掌搧到了田伯濤的臉上,卻沒有出聲喝止,她表現的無比淡定,一如兩個孩子沒有回來之前,田伯濤對她百般威逼利誘的時候。

只是看到凌雲那毫無徵兆的驚天一掌,秦秋月閱盡滄桑的美麗秋眸中,忽的閃過一絲激動的神彩。

「那個孩子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