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071章找死!

第071章找死!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1-21 05:25  字數:3669

有病?酒色過度?以後少喝酒少碰女人?趕緊走?

田伯濤聽呆了!他呆愣愣的看著眼前這個說話一句比一句狠,一句比一句毒的胖子,瞠目結舌!

這,這就是傳說中秦秋月撿回來的那個窩囊廢的兒子?說話怎麼這麼楞,這麼不著四六的?

還有,這小子是怎麼看出我酒色過度身體虛的?還是……他根本就知道我是誰,故意拿這話來羞辱我的?

不對!他一個窮學生,才十七八歲的年紀,怎麼可能懂醫術?肯定是故意羞辱我的!

這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啊!

想到這裡,田伯濤泛著亮光的鏡片兒後面,兩隻三角眼一下子眯了起來,臉色也從興奮轉為陰狠陰狠再陰狠!

他剛才確實興奮,很興奮!不止是因為秦秋月和寧靈雨這一對美貌至極的母女花,還因為凌雲提回來的那隻活蹦亂跳的大龍蝦!

田伯濤來這裡,本來就是準備威逼利誘軟磨硬泡之後逼迫秦秋月陪他出去吃飯的,只要秦秋月跟他出去了,田伯濤自信有九十九種手段逼迫秦秋月乖乖就範!

現在他眼看凌雲帶了那隻大龍蝦回來,就立即兩眼放光,當即決定今晚不走了,先在這裡吃了這隻大龍蝦再說!

想著一邊欣賞這一對母女的美貌,一邊吃著這新鮮美味的大龍蝦,他不興奮才怪呢!

可誰知……凌雲跟秦秋月打過了招呼之後,扭頭就語氣不善的趕他滾蛋,趕他滾蛋不說,還如此羞辱他!

他田伯濤是什麼身份?臨江路街道辦事處的副主任,在臨江路上,隻手遮天!

豈能容凌雲如此羞辱謾罵?

「年輕人,說話注意點兒,小心禍從口出!」田伯濤此時也顧不上秦秋月了,一雙眼睛猶如眼鏡蛇一般盯著凌雲,語氣冷漠平淡,卻毫不掩飾威脅和警告的意味!

秦秋月沒有驚呆,也沒有恐懼,她依舊淡定從容,微笑著看著凌雲,一副聽之任之,隨便他發揮的態度。

「你說什麼?禍從口出?你不是來看病的?我看你是來找茬的吧?」

凌雲微微勾了勾嘴角兒,眉頭皺了起來。

嗎的,這不是給我添堵嗎?

凌雲很少皺眉,不管是揍勾俊發還是揍屠剛或者李磊的時候,他都是笑嘻嘻的,毫不動氣,學生嘛,教訓一下也就行了,凌雲頂多也就是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

所以他下手都是很有分寸的。

今天下午他生氣了一回,把孫星直接打了個半死,可對殺伐果斷的凌雲來說,那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但是,凌雲有逆鱗,觸之必殺!

凌雲的家人,就是他最大的逆鱗!

如果凌雲確認田伯濤到他家裡是來找茬,田伯濤就等於被判了死刑了!

「小子,你恐怕還不知道我是誰吧?不知者不罪,只要你給我道歉,我看在小秦的面子上,就饒了你這一回!」

可憐田伯濤還不知道自己的一隻腳已經站到了奈何橋上,還在那裡擺架子,裝大度。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震驚的看到一隻巴掌掄圓了照著自己的左臉扇了過來!

「啪!」結結實實的搧在了他左臉上,躲都躲不了!

田伯濤的眼鏡直接被一巴掌搧飛,飛出一米多遠之後撞到了牆上,啪嗒一聲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一絲鮮血從田伯濤嘴角兒溢出,五個大紅手印瞬間出現在他的臉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了起來!

小秦?小秦也是你叫的?凌雲在他說出那兩個字之後根本就沒二話,直接就一巴掌狠狠地搧在了田伯濤的臉上!

那叫一個乾脆利落!

「我草!」唐猛正好提著東西進屋!

他一進屋恰好看到凌雲一巴掌搧田伯濤的一幕,這傢伙更猛,毫不猶豫,隨手把東西往地上一扔,三步並作兩步就沖了過來!

唐猛一把就採住了田伯濤的頭髮,猛地往自己懷裡一拽,把田伯濤拽的離開座位,然後狠狠的往門外一丟!

「滾出去!」

開玩笑,唐猛昨晚就鼓動著凌雲暴揍謝俊彥,今天送寧靈雨回家,他人還沒等進屋就見裡面凌雲跟人打起來了,怎麼可能袖手旁觀?!

要是表現好的話,搞不好寧靈雨的媽媽就能相中他這個未來女婿,那豈不是賺大了?

因此唐猛本著一家人不能吃虧的原則,根本不問青紅皂白,果斷出手!

他力氣多麼大,又是帶著興奮勁兒全力出手,一下子就把田伯濤丟到了門口,唐猛還不滿足,他一個箭步沖了過去,照著田伯濤當胸就是一腳!

「咣——」唐猛一腳踢中了徹底被打傻了的田伯濤的胸口,把他踹的倒飛出門外,四仰八叉跌倒在門口兩米外遠處!

李紅梅正在門口往商店裡收拾東西呢,猛地看到一個人從平民診所里飛了出來,嚇的她嗷就是一嗓子。

「打起來了!」

等她看清了躺在地上的人是誰,李紅梅猛地就是一個哆嗦!

李紅梅見寧靈雨回來,卻沒有跟著寧靈雨進屋去嘮幾句家常,是有原因的。

原因就是,她知道街道辦副主任田伯濤正在診所里坐著呢。

去打擾田伯濤的好事兒?就是給她李紅梅一百個膽子也不敢!

可寧靈雨和凌雲兩個人進去連五分鐘都沒有,田伯濤就被人從屋裡給打出來了,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

別說打,在臨江路,誰敢對田伯濤說一個不字?

李紅梅嚇得是臉色煞白,一嗓子喊完之後,雙手無措的站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

不過看到田伯濤被人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