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061章八方支援

第061章八方支援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1-21 05:25  字數:3572

大聲厲喝不讓凌雲離開的,自然是那位女交警。

交警也是警察,凌雲在她眼皮子底下把人打成這樣,讓她在短暫的呆愣之後,簡直怒不可遏。

本來周六值班就夠煩了,還出了這麼嚴重的交通事故,而且這交通事故很顯然還是一起惡意傷人的刑事案件,這讓她感到很棘手。

要是普通人根本沒這麼複雜,只要交給刑警來處理就沒自己什麼事了。

可女交警看著那輛把白色寶馬車撞的車身凹陷進去二十多公分的奧迪q7,越想越覺得自己肯定會受到牽連。

這輛車就一百多萬!而且掛的還是軍牌!

那這個孫星就不止是富二代甚至是官二代那麼簡單了,他肯定有軍方的背景!

這年頭,可不是誰在故意撞傷了人之後,還敢叫囂著把交警的警服給扒了的!

最可氣的是,這個不知輕重的死胖子,還把孫星給打了個半殘!

這不是給自己添亂嘛?!

因此,剛才凌雲狂風暴雨般把孫星揍的跟死狗一樣,接著就去救治老人了,眾人忙亂之際,她可沒閑著。

她不但偷偷地檢查了一番孫星的傷勢,還分別打了兩個電話。

一個電話自然是打給了120,另一個,卻是打到了刑警大隊。

只要兩邊的人都到了,她只要把孫星這個肇事者和凌雲這個打人者統統交給刑警處理,自然就再沒她什麼事了。

這樣,既沒有違反規章制度,又能很好的保全了自己。

可以說,這女交警也算有些急智,如此緊急複雜的場面,她還算處理的有條不紊,天衣無縫。

只是現在刑警還沒來,凌雲就要跟沒事兒人似的要走,她當然急了,這才趕緊阻攔。

凌雲微微皺眉,他面帶冷笑看著這個女交警。

「誰都不能走?為什麼?」

凌雲心說老子好心救人,沒得到一絲好處不說,還真救出麻煩來了?

「你們兩個人把他打成這樣,必須要等警察來處理完了才能走!」

女交警很是理直氣壯,指著地上死狗一樣,渾身痛的劇烈顫抖的孫星說道。

周圍還有很多喜歡看熱鬧的人沒有走,他們一聽女交警這麼處理事情,紛紛不樂意了。

「什麼?這還用警察來處理?」

「就是!多麼明顯的事,這個垃圾自己都親口承認是故意撞人,這還不該打?拿著人命當韭菜割啊?我看打死他都是輕的!」

「對呀!根本就是個罪犯嘛,這樣的人打死一個少一個,挺好!省的他再跑出來害人!」

「人家這小夥子剛才一連救了四個人,救死扶傷見義勇為,應該表揚才對呀,怎麼還把他交給警察?」

「就是,剛才孫星大罵那個男交警的時候,他們怎麼連個屁都不敢放?」

…………

男交警聽了眾人的議論,臉色時紅時白,很是汗顏,他也覺得自己這位女同事做的有些離譜了。

犯了眾怒!

他訕訕的走到勉強站在那裡,色厲內荏的女交警說道:「王敏,其實我看過了,這個孫星受的只是些外傷,我們還是讓凌雲走吧,只要把孫星交給刑警處理就好了!」

原來這個女交警叫王敏。

王敏見自己犯了眾怒,被眾人當面指責,她臉色也有些蒼白,可猶自嘴硬:「李陽,咱們這是按照法律程序辦事!必須要等刑警來處理!」

王敏忍不住對李陽鄙夷,心說你可真是個軟蛋加笨蛋,剛才被孫星指著鼻子罵了半天不說,現在腦子還轉不過彎來,要是這個有背景的肇事者家裡追究下來,咱們倆都沒好日子過!

薛美凝第一個忍不住了,她直接衝上前來對著王敏發飆:「我說,你按的是哪門子的法律程序?你明明知道這個孫星是故意傷人,怎麼剛才不叫刑警來處理?」

「庄美鳳被撞暈了,凌雲哥哥剛把她給救醒,孫星就過來抓人的頭髮要打人,你為什麼不敢阻攔?」

「我們救了人不說,還幫你們懲治了罪犯,你反而讓警察來抓我們,這就是所謂的按法律程序辦事?」

凌雲在旁邊看的有趣,心說小妖女的口才不錯嘛,真是滔滔不絕,每一句話都在情在理,好,很好!

薛美凝幾句話就把王敏問的啞口無言,當場愣在了那裡,臉色很尷尬!

鍾青山也過來了,他先看了躺在地上渾身抽抽的孫星一眼,然後臉色微有慍色對王敏說道:「這位同志,凌雲剛才盛怒之下打了人,這件事是做的不對,可他也救了四個人,那個老人有多麼危險你應該很清楚,可以說,如果沒有凌雲,不等救護車來了,那老人就會死掉,那麼這個孫星就成為一個殺人犯,可以說,凌雲也算是間接的救了他,打他一頓怎麼了?」

鍾青山雖然有怒意,可說話並沒有薛美凝那麼強勢,而是據理力爭,幫著凌雲說話。

這讓凌雲看的微微點頭。

「同志,您還是讓凌雲走吧,這件事我會到警察局裡說清楚的。」

庄美鳳也走到了王敏的面前,語氣雖然是商量的語氣,可面色卻很是冰冷。

凌雲可是為了保護她打的孫星!

這次車禍事件,孫星很明顯就是沖她來的,根本連她的命都不放在眼裡,庄美鳳知道,如果剛才凌雲不阻攔,自己肯定會遭受到孫星的各種侮辱,根據她對孫星的了解,孫星甚至會趁她昏迷直接拖入車裡強暴!

至於自己家裡——整個庄氏醫藥集團巴不得這樣呢!

那她過去所做的所有抵抗和反抗,就都付之於東流,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