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060章絕色尤物的感激

第060章絕色尤物的感激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1-21 05:25  字數:3727

「嘿!真神了哎,那老頭的手指真的在動!」

「哎喲,沒想到那小孩真厲害啊,剛才扎腦袋的時候,可把我給嚇壞了!」

「這老頭命真大,剛才眼看都不行了,沒想到真給救活了!」

所有看到凌雲施針的人都在嘖嘖驚嘆,為他的醫術感到震驚不已。

眾多醫護人員看到老人傷的最重,紛紛圍了過去。

薛美凝先給了凌雲一個毫不掩飾的崇拜的笑容,也撒開挽著凌雲的胳膊跑了過去。

「告訴他們,半個小時之內先不要動老人。」凌雲在薛美凝背後叮囑道。

然後他緩步來到斷腿的小姑娘面前。

這裡也過來了幾個醫護人員,他們正準備抬小姑娘上救護車呢,卻見小姑娘的身上插著銀針,一下子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這些銀針是凌云為了緩解小姑娘的疼痛和讓她昏睡才扎的,跟她的斷腿沒什麼關係。

凌雲過來之後,直接就把她身上的銀針拔了下來。

「抬她上車吧,注意不要碰著她的傷腿,還有,這個小姑娘傷著胳膊了,她也需要去醫院。」

凌雲起身摸了摸另一個小姑娘的腦袋。

「謝謝凌雲哥哥!」

傷著胳膊的小姑娘上救護車之前,瞪著大眼睛對凌雲說道。

凌雲微笑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他又來到了庄美鳳面前,然後忍不住就是一呆。

這個庄美鳳美的近乎妖魅,足以讓任何男人怦然心動,呼吸急促。

凌雲忍不住扭頭看了跟死狗一樣的孫星一眼,心說這混球兒怪不得追這麼遠來撞人,這簡直是個絕色尤物啊!

只是,這尤物怎麼看著這麼眼熟?

「謝謝你救了我!」

庄美鳳見凌雲來到了自己面前,趕忙對凌雲表示感謝。

聲音雖然依舊清冷,可感激卻都寫在臉上呢。

她只是昏迷而已,就算凌雲不用銀針,她也能夠自然醒來,只不過需要多一點時間而已。

可凌雲不只是把她救醒那麼簡單,如果不是凌雲出手,今天她勢必受到孫星的侮辱,她對凌雲感激,主要還是為了這個。

「不用謝,你本來就傷的不重,我只是順手施為罷了。」

凌雲淡然微笑,神色從容。

「我叫庄美鳳,是……」庄美鳳本來想說自己是庄氏醫藥集團的,可一想自己拒絕了家裡給她安排的聯姻,肯定不會再被家族所接納,就立即住了口。

這個庄美鳳是誰?她正是庄氏醫藥集團的千金小姐,庄美娜的親姐姐!

凌雲才不管她是誰,他做事全憑本心,救了就是救了,打了就是打了,至於別人怎麼看怎麼說怎麼想,他根本不當回事。

當然,這不妨礙他仔仔細細的審視了庄美鳳一番,美的近乎妖孽的女子,他當然要看個夠,飽飽眼福。

至於報酬嘛,他自然都算在了小妖女薛美凝的頭上,誰讓她開口求我救人的?

他看庄美鳳看了個夠,庄美鳳也在用充滿疑惑丹鳳眼打量他。

她好歹也是京城財經大學的絕對校花,只要是個男人看到她,誰不是立即變作一臉豬哥相,哈喇子滿嘴橫流?

可眼前這個十八歲模樣的大胖子就不是!

他雖然在剛看到自己正面的時候也微微的愣了一下,可也只是一下一下而已,然後臉上的神情立即就恢復了原來的淡定從容。

現在他雖然在審視自己,可眼中卻毫無貪戀美色的神情,彷彿自己在他眼中只是一朵鮮花,一個盆景!

「好腿!……好腰!……好胸!……」凌雲的目光從下往上,最後停在了庄美鳳的臉上。

他微微一笑:「要是你覺得身體沒問題的話,我就把銀針拔下來了?」

庄美鳳莫名的一羞,想到自己昏迷的時候,這個大胖子用銀針扎入自己脖子的情景,臉色有些發燙。

「我沒事了,你……拔吧!」

凌雲點了點頭,出手如電,還沒等庄美鳳感覺出什麼異常,已經把銀針全部捏到了手中。

「那個老人好像醒了,我過去看看,你請自便吧……」

凌雲過來就是為了拔針的,這可是他剛到手的銀針,怎麼可能扎別人身上就不管了?

「等等……」庄美鳳見凌雲拔完了針就走,情急之下,竟然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

「還有什麼事?」凌雲納悶回頭。

「那個,你叫凌雲是吧?你救了我,總得給我留個聯繫方式,將來我……我也好報答你!」

得,又一個要聯繫方式的,凌雲不禁暗皺眉頭,沒有手機害死人啊,一會兒去買東西的時候,說啥也要讓小妖女買個手機給他。

不過這個聯繫方式是肯定要留下的。

那兩個小姑娘已經坐救護車走了,那邊的老頭雖然被自己救活了,可顯然還沒有清醒到能報恩的程度,現在就剩這個美女說要報答自己,要是自己再拒絕了,那不真成了做好事不留名的活雷鋒了?

雖然凌雲剛才就把賬全算到了薛美凝的頭上,可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好處不是?

這美女的車雖然不及小妖女的法拉利那麼拉風,可既然開得起車,肯定不是窮人!

想到這裡,凌雲嘿嘿一笑:「清水市第一高中,高三六班,你找凌雲就行。」

庄美鳳臉色突變,一下子捂住了嬌艷性感的小嘴兒!

「你是一中的?」

凌雲看了庄美鳳的動作不禁有些好笑,心說自己是一中的怎麼了?至於這麼大驚小怪嗎?

「對呀,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看你醫術這麼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