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057章不好的預感

第057章不好的預感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1-21 05:25  字數:3798

凌雲之所以動容,並不是因為車禍,而是他發現這個世界的車禍實在是太多了!

前方五十米遠處,是個十字路口,車禍就發生在路口中央,一輛黑色轎車結結實實的頂在了一輛白色轎車的右側車身上!

凌雲不懂車,如果他懂,一眼就能看出黑色轎車是奧迪q7,而被撞的白色轎車是寶馬x5。

很快,前面的車主紛紛下車向前涌去,很多路人也開始駐足,朝著十字路口匯聚了過去。

凌雲敲了敲車窗:「下來吧,前面發生車禍了,一時半會兒走不了。」

「哦,原來是發生車禍了……什麼?!車禍?!」

薛美凝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圓,直接從車裡出來了。

她先往前猛的一看,卻發現前面車禍現場早已圍滿了人,到底什麼情況,她根本看不到了。

「走,過去看看。」

凌雲微微皺眉,並沒有挪動腳步,淡淡問道:「看什麼?」

薛美凝驚愕的看了他一眼,納悶道:「我說大哥,好歹咱們也是醫生哎,有點兒專業素養好不好?過去看看前面有沒有人受傷啊!」

凌雲有些無語,心說我們只是學生好不好?什麼時候成了醫生了?

薛美凝見凌雲無所謂的樣子,她生氣的白了凌雲一眼,過來就抱起了他的胳膊。

「去看看嘛,反正在這裡也是乾等!」

「好慘啊!那輛奧迪車主醉酒駕駛闖紅燈,連撞三個橫穿馬路的行人之後,又撞到這輛寶馬車上,才停了下來!」

「是啊,一個老頭直接被撞飛,兩個女學生被撞倒,寶馬車裡那個女的現在還昏迷不醒呢!」

「有人叫救護車了!」

「沒用,堵成這樣,救護車能進的來才怪!」

凌雲被薛美凝抱著胳膊拉過去以後,才知道車禍比他看到的要嚴重的多。

車禍現場已經被人圍了個水泄不通,眾人議論紛紛,說什麼的都有。

薛美凝擠了半天都擠不進去,她搖著凌雲的胳膊央求道:「凌雲哥哥,你個子高力氣大,咱們擠進去吧!」

從小受到薛神醫的諄諄教導,薛美凝不可能見死不救,此時,她潛意識裡認為自己就是個醫生,醫者父母心,聽到有人受傷,她心急如焚。

凌雲卻不這麼想,修真大世界生生死死見得太多了,他無瑕去考慮別人的生死,人各有命,所以他淡定得很。

他正要勸薛美凝不要多管閑事,卻忽覺遠處有人在盯著自己,忍不住回頭朝右後方看了一眼。

有三四個人正從凌雲身後走過來要看熱鬧,凌雲的目光直接掠過他們,便看到十幾米外一個中年男子正好偏過頭去。

似乎沒有什麼異常。

但凌雲卻不這麼想,他相信自己的直覺,那是一種對於潛在危險感知的本能,這種直覺曾經幫助他無數次死裡逃生。

「有人在盯我的梢?」凌雲心底忽然升起一種不好的感覺。

只是遠處那個中年男子表現得沒有什麼特別,他正掏出手機在打電話,眼睛再也沒往這裡看一眼。

「喂,凌雲哥哥,你看什麼哪,咱們……」

薛美凝見凌雲這時候還四處張望,忍不住出聲催促。

「走,進去看看!」凌雲右手一伸,輕鬆撥開前面的人群,牽著薛美凝的手就來到了人群最裡面。

「有沒有醫生?你們之中有沒有醫生?這個老人快不行了,請先過來幫忙做一下急救!」一個女交警臉色焦急的沖人群喊道。

一男一女兩個交警正在裡面維持秩序,男的正在盤問肇事司機,女的則蹲在被撞飛的老人身前,手足無措。

「天哪!」薛美凝看了慘烈的現場,捂著嘴巴驚呼!

那個老人頭破血流,口鼻也同樣出血,顯然外傷和內傷都很嚴重,整個人早已昏迷不醒,倒在自己的血泊里。

兩個初中生模樣的女學生,一個被撞斷了腿,痛的臉色蒼白而扭曲,連哭都哭不出來了!

另一個女學生情況稍好,似乎只是被刮傷了胳膊,不過她卻被突如其來的車禍給嚇傻了,什麼也不會做,就獃獃地坐在那裡哭。

至於寶馬車主,駕駛座那一側的車窗是落下的,人早已昏迷,腦袋就趴在了方向盤上,一頭如瀑布的酒紅色長髮擋在了她的臉,看不清長相。

「快救人!」

薛美凝想也不想就衝到了躺地的老人身旁,蹲下身子就要給他把脈。

把脈,實在是中醫的習慣,似乎不管什麼病,都要先把一把脈再說。

凌雲看的眉頭直皺。

不是醫生你逞什麼能,人的胸膛還在起伏,顯然沒死,這時候應該先想辦法止血才對嘛!

果然,女交警抬手就攔住了薛美凝的動作。

「喂,你要幹什麼?這老人傷的很重,不能輕易妄動!」

這時候,她只相信醫生。

薛美凝著急道:「我,我會……」可她想了半天,發現自己除了能辨識各種藥材,會號脈,會針灸之外,其他什麼也不會!

她這才傻了眼!

「你也是學生吧?小妹妹,樂於助人是對的,但你不是醫生就不要亂來,如果人出了問題,誰也擔不了責任!」

女交警繼續道:「麻煩你幫我去照顧一下那兩個女同學,她們一個斷了腿,一個傷了胳膊,都嚇壞了!」

「有沒有醫生?現在救護車還沒趕來,懂護理的請過來幫這位老人檢查一下,做一下急救護理,止止血!」

女交警又對著人群喊了起來,她慌而不亂,顯然平時有過這方面的訓練。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