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紈絝仙醫|龍皇武神 >第056章事關初吻!

第056章事關初吻!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龍皇武神》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1-21 05:25  字數:3683

小妖女問這個問題是很有深意的。

其一,在凌雲展示了靈樞九針之後,薛美凝忽然發現自己和凌雲說話的時候,底氣有些不足了。因此她想藉助爺爺的名頭,自抬一下身價。

她想讓凌雲了解她的地位和身價,讓凌雲從此以後不能小瞧了她。

其二,她真的想知道這個一開始無恥卑鄙吝嗇的小氣鬼,為什麼不趁機大撈一筆,反而白白讓這麼好的機會溜走。

可接下來凌雲的回答卻讓她氣的差點兒跳樓。

「知道啊,你不是說過么?你爺爺是個老中醫,醫術還不錯,不過卻是個負心漢。」

醫術還不錯?負心漢?

我爺爺薛正奇是堂堂的中醫聖手,華夏第一神醫好不好?那可是曾經給國家最高領導人看過病的!

薛美凝氣的一下子從座位上蹦了起來,一雙大眼睛瞪得溜圓,擺出一副要跟凌雲拚命的架勢。

「敢這麼說我爺爺,我踹死你!」小妖女怒不可遏,抬起那條雪白修長,彈性十足的美腿,作勢欲踢。

凌雲看了呵呵直笑,擺了擺手道:「淡定,淡定,別忘了你還有兩年的考察期呢,還學不學靈樞九針了?」

「再說了,咱倆之間可是有賭約的,現在你輸了,還沒履行賭約呢!」

凌雲的目光饒有興趣的瞥向小妖女那條雪白美腿,不慌不忙,使出了兩大殺手鐧,完全就是一副吃定了小妖女的樣子,渾然沒把她當回事。

「你!……」

看著凌雲那色色的表情,無恥的樣子,薛美凝徹底無話可說了!

感情你剛才跟我裝好人吶?

薛美凝心裡其實是很忐忑的,她故意問東問西,卻絕口不提兩人打賭的事情,心裡甚至還期待著凌雲把這茬給忘了呢。

卻沒想到,凌雲非但沒忘,還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提了出來。

難道凌雲真的就從一個只要是賺便宜的事,就牢牢抓住不撒手的人,忽然就變得大度,變得做好事不求回報了?

如果誰要這麼想,那可真是南轅北轍了,凌雲還真沒有那麼高尚!

治病不要好處,那絕對絕對不是凌雲的風格!!

就算被治的人是薛神醫也不行!

但是,凌雲是何等人物?便宜肯定要賺,但是便宜也分大便宜和小便宜!

依照凌雲現在對這個世界的了解程度,他早就看出薛神醫絕非普通人!

能住在那樣寸土寸金的地方,能住得起那麼大的別墅,言談舉止根本不用刻意,自然而然就帶著上位者的威嚴,怎麼可能是普通人?

他是沒有跟薛神醫提任何要求,但是不提要求不代表就沒有要求!

對於凌雲來說,得到薛神醫的金針和銀針,那都是小便宜,別看薛神醫把他的吃飯的傢伙看的那麼重,這麼點兒東西凌雲根本看不到眼裡!

在凌雲眼裡,就算是那個檀木匣和玉盒的價值,都要比那兩套針值錢的多!

為什麼?實在呀!他相信只要拿著那兩樣東西隨便找個地方一轉手,就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所以他這才不動聲色的收下了檀木匣和玉盒,卻不是為了放置金針所用。

這無恥之徒是準備把它們賣掉換錢!

當然這個想法如果被薛美凝知道的話,肯定真的會玉腿一抬,乾脆利落的把凌雲踢清水湖裡去。

不管金針還是銀針,也不管檀木還是玉盒,在凌雲眼裡,都只不過是小便宜而已。

那麼什麼是大便宜?

是一筆錢嗎?當然不是,凌雲相信,如果剛才他跟薛老頭提出要錢,他肯定會得到一大筆錢!

錢算什麼?凌雲救的那可是薛神醫的命!

凌雲要的是薛正奇記住他的救命之恩,要的是薛正奇對他感恩戴德,要的是予取予求的掌控感!

這不,什麼也不用要,名車坐著,大酒店裡吃著,一會兒還要去買衣服去,這次凌雲說啥也要買兩身那個什麼耐克!

這才是凌雲盤算的大便宜!

他裝著糊塗,不哼不哈的什麼也不說,其實心裡賊亮著呢!

就他這麼斤斤計較的人,能忘了跟薛美凝的打賭?開玩笑!

薛美凝徹底蔫了!她賭氣坐回了座位,重新打量起凌雲來,她是越來越琢磨不透凌雲了。

剛想捧兩句,給凌雲戴一頂高帽,就徹底被凌雲的無恥給打敗了!

這人到底是聰明還是糊塗?剛才明明那麼好的機會,凌雲可以說要什麼就有什麼,他卻什麼都不要,現在卻在這裡和我計較這些?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凌雲讓她實現賭約,她總不能真的讓凌雲抱著她猛親吧?

小妖女歪著腦袋想啊想,最終被她想到了一個理由,她揚起下巴道:「凌雲,我承認咱們剛才是有賭約,可是你還沒有兌現啊!」

凌雲一聽就知道小妖女想耍賴,他嘿嘿一笑道:「哦,是么?老頭子直到咱們走都沒有咳嗽呢,怎麼沒兌現?」

薛美凝哼了一聲,振振有詞說道:「咱們的賭約是,你治好了我爺爺,我才算輸給你,可你現在只是暫時治好了我爺爺,那蠱蟲可還在我爺爺的身體里呢!」

「哦——」凌雲故意抬起下巴,拖了個長音,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笑眯眯的看著薛美凝。

薛美凝被他看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難道不是嗎?你還沒有徹底治好我爺爺呢!」小妖女紅著臉,忍著心虛,強硬道。

這可是事關自己初吻給誰的頭等大事,她當然不會輕易就範。

「有道理,那就等我治好了你爺爺,你再履行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