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054章苗小苗

第054章苗小苗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1-21 05:25  字數:3747

薛神醫欣然點頭,凌雲蹲身拔針。

相對於行針,拔針的手法就簡單多了,但是卻很講究順序。

根據疾病的不同,先拔哪一根,後拔哪一根,都是有講究的,絕不是隨便來個人一股腦的拔下來完事。

那樣非出大問題不可。

凌雲微一凝神,出手如電,很快就把九根金針全部拔下。

「老人家,您體內的蠱蟲,我已經控制住了,它在兩個月內不會再傷害您的身體,您可以完全放心。」

「兩個月後,我會幫您把它逼出體外,徹底解除您的隱患。」

凌雲治病,要麼不治,只要他治了,就會治個徹底,半途而廢不是他的風格。

因此不用薛神醫祖孫倆詢問,他直接就說了出來。

他耍的這一手很漂亮,讓薛神醫和薛美凝兩人一致點頭讚許。

兩個月後,凌雲自信能夠達到練體巔峰,那時候他體內的靈氣至少是現在的兩百倍,而且可以自主控制,收發由心,如臂使指,把噬心蠱逼出薛神醫體外,根本沒有任何難度。

薛神醫披上外套,起身簡單活動了一下,忽的想起了什麼,猛地一拍腦門,關心問道:「凌雲,你吃過午飯了沒有?」

凌雲到這裡的時候,也就剛過十二點,根據薛美凝每天的放學時間,薛神醫判斷凌雲還沒來得及吃午飯,才有此一問。

凌雲早就餓的肚子咕咕叫喚了,他苦笑搖頭,說道:「老人家,我中午放學剛走出校門,就被您的寶貝孫女帶到這裡來了,上哪兒找機會吃飯去?」

薛神醫扭頭瞪了自己孫女一眼,聲音略帶責怪道:「胡鬧,凝兒,你帶凌雲來之前,就不知道先請他吃點兒東西么?現在都快兩點了,讓凌雲餓壞了身子怎麼辦?」

薛美凝委屈的小聲嘀咕:「人家以為他來了拿了針就走嘛,誰知道您倆互相看起病來了……不過他正在減肥,少吃一頓不要緊的,嘻嘻……」

凌雲大汗,心說你這小妖女倒是會想當然,誰說減肥就可以少吃一頓的?

薛神醫一擺手,對孫女說道:「凝兒,別在那裡愣著了,快把給凌雲的東西收拾好,然後你們一塊兒出去吃飯去。」

說著,抬手指了指裝金針的玉盒和檀木匣。

凌雲有些愕然,他低頭看了看手中的九根金針,說道:「老人家,那個,我金針銀針都拿了,這玉盒跟木匣就不要了吧……」

他看得出來,放置金針的這兩個物件都價值不菲。

薛神醫對凌雲的表現很是欣賞,他緩緩搖頭道:「凌雲,這金針在這玉盒和木匣里放了幾十年了,哪有分開的道理?再說,金針我都送給你了,還留著它們有什麼用?」

見薛老頭這麼大度,凌雲也就不再說什麼了,人家硬要送給他的好東西,他還沒有拒之門外的習慣。

這次薛美凝沒有多說,她很是麻利的把玉盒放到檀木匣中,然後側著眼睛問凌云:「要不要把它們放進來?」

凌雲一想自己現在拿身上也不方便,點了點頭就走了過去。

一切收拾停當,薛神醫頷首囑咐道:「凝兒,既然凌雲不洗澡了,你就先帶他去吃飯去!對,就去清水湖旁邊的清水人家,他們家的魚做的不錯,你們就去那裡吃。」

「吃完飯以後你們去買幾身衣服,不要在乎錢,回來爺爺給你報銷!」

凌雲聽了感動的幾乎熱淚盈眶,心說老爺子真是關懷備至啊,及時雨啊!

這就是治病救人的好處了,別人是打心眼兒里記著你的恩情。

薛美凝撅著唇線分明的小嘴兒,大眼睛一個勁兒的瞟著得意洋洋的凌雲,心說這什麼人啊這是,一聽有吃有穿,立即原形畢露了。

「爺爺,馬上就夏天了,天氣越來越熱,我也要買幾身夏天穿的衣服……」

小妖女趁火打劫。

薛神醫今天心情爆好,他直接點頭:「好好好,買吧買吧,讓凌雲陪著你……」

貌似爺倆都把凌雲下午要上課這回事給忘了,當然,凌雲更是早就忘沒影了。

薛神醫送兩人出門,看著兩人結伴離去,似是想到了什麼,他的嘴角兒浮現一抹神秘的笑容。

「快點兒減肥吧……」薛神醫喃喃自語,返身進門。

回到屋裡,薛神醫就拿起了電話,樂滋滋的撥了出去。

……………………

華夏南部,雲貴交界處,十萬大山之中,苗嶺山脈。

苗鄉苗寨。

這是一個真正的,徹底的與世隔絕的地方,這裡的一切與山外大城市的盛世繁華格格不入,如果非要找一個詞來形容,倆字:原始。

不過這一處山谷卻是山清水秀,鳥語花香,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河從苗寨前面緩緩流淌而過,河水淙淙,在耀眼的陽光下波光粼粼,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象。

河邊,幾個身穿鮮艷盛裝,肌膚勝雪,眉目如畫的苗族少女正光腳站在河水中,濯足洗髮,拍水嬉戲,衣服上的各種銀飾叮噹作響,無比清脆悅耳。

她們展現著純粹的少數民族風情。

她們打鬧嬉戲了一陣子,許是累了,又許是其中一個年齡最小的苗女討饒的緣故,終於停了下來,一個個回到河邊,隨意坐在河邊清涼的石頭上歇息。

不過所有少女的目光卻都盯在那個剛才討饒的苗女身上,用俚語七嘴八舌的問她各種問題。

「苗小苗,你在外面剛回來,跟我們說說外面到底是什麼樣子唄?」

一個二十歲左右的雪膚少女望著苗小苗,一臉期待和好奇。

「對呀,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