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033章左擁右抱

第033章左擁右抱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1-21 05:25  字數:3749

寧靈雨、曹珊珊等三人在往校外走著的時候,凌雲一行四人已經到了狀元樓。

如果誰要以為狀元樓只是針對清水一中的學生開放的,那就錯的太離譜了。

作為江南省的省會城市清水市,人口至少有六百萬以上,城市的繁華程度就算比起京上廣也毫不遜色。

只從房價就可以看的出來,清水市的平均房價在三萬左右,市中繁華地段的房價,起價都是五萬一個平方,不過房價最貴的地段並非市中,而是在風景秀美的旅遊勝地清湖區,清水湖畔。

至於兩萬一平米的房子,也不是沒有,去郊區買吧。

清水一中附近可謂是高校林立,江南大學、江南醫科大學、江南工業大學、江南師範大學、清水技術學院等等都坐落在清湖區學府路方圓兩千米範圍之內。

因此狀元樓雖然距離清水一中比較近,那也只是因為這個地段是黃金地段,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川流不息,比較容易吸引顧客而已。

來到狀元樓門口,等凌雲看到了狀元樓的樣子,他突然產生了拔腿就跑的衝動。

這哪兒是請客吃飯啊,這簡直就是燒錢!

這裡跟校內的食堂二樓比起來,那根本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嘛!

唐猛瞟了一眼臉上肥肉一個勁的顫動的凌雲,不由得產生了一種戲謔的同情,心說這次你就算花不了一千,至少也得花八百。

「哪個房間?」

他不動聲色地攬住了凌雲的胳膊,防止這個小氣無恥的傢伙逃跑,笑著問道。

「那個,我覺得咱們高中生在這種地方吃飯,有些不合時宜,我們不如換個地方吧……」

凌雲不由得在心中暗暗詛咒起張靈來,心說看著小姑娘笑眯眯的樣子,出手未免也太狠了吧?

他本來還以為狀元樓是跟學校食堂二樓差不多的小飯館呢,區別只是在校內和校外。

唐猛嘿嘿一笑,不由分說駕著凌雲就進了狀元樓寬闊的大廳。

「先生您好,請問你們有預定房間嗎?」身材窈窕的服務員看了凌雲一眼,微微詫異這個胖子為什麼穿著這麼不合身的校服,不過嘴上還是非常客氣。

既然已經被唐猛架進來了,凌雲還有什麼好說的,他打量了一眼這位姿色不錯服務員,直接道:「有預定,魁星閣。」

「好的先生,請上二樓!」然後服務員打開攜帶型話筒喊道:「二樓魁星閣房間,請接待一下。」

凌雲雖然一臉的肉痛,可心裡卻是底氣十足的,今天他弄來的兩萬塊錢,現在可都是揣在身上呢。

既然躲不了,那索性就大大方方的。

他皺眉推開了唐猛駕著他的胳膊,當先邁步上樓。

唐猛跟他並排著,嘴裡還不厭其煩的給凌雲解釋:「這狀元樓是學府路最好的飯店,一樓是零點大廳,二樓三樓全是包間,大概有八十多個。」

很顯然,唐猛經常來狀元樓吃飯,對這裡的情況了如指掌,如數家珍。

四個人在服務員的接待下很快來到了魁星閣包間,凌雲也不客氣,直接一屁股坐到了正對包間門口的座位,也就是掏錢的位置上。

唐猛更不會客氣,他不等商量,就坐到了凌雲的對面,背對門口。

為什麼坐在這兒?寧靈雨坐到凌雲身旁是毫無疑問的,他坐在這裡,可以直視自己夢中的女神嘛!

大家坐好之後,唐猛抬手從兜里掏出一包蘇煙,自己先掏出一根點上,然後往旋轉餐桌上一扔。

「抽不抽?」他看了看自己左右兩側的張東和柴翰林,隨口問道。

他不認識這兩位,可張東和柴翰林卻認識他。

兩人不約而同的搖了搖頭,紛紛表示不會。

「凌雲,你今天可是一鳴驚人啊,沒想到眼看就要畢業了,學校里最出風頭的竟然是你。」

唐猛吐出一口煙霧,習慣性的彈了彈並不存在的煙灰,一甩飄逸的長髮,盯著凌雲說道。

能讓唐猛看順眼的人不多,可凌雲今天的幾次表現,尤其是剛才暴打勾俊發的神威,實在是讓他有些刮目相看。

勾俊發和魯成天,他看著也不順眼,可就算是他,也不會閑的沒事去招惹這倆紈絝,大家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唐猛知道凌雲並沒有什麼背景和依仗,可凌雲卻做了他想做又一直都不敢做的事,這令他很是佩服。

這就是強者,能人所不能,才會得到別人的尊重,才能得到別人的認可和追隨。

凌雲淡定的笑了笑,沒有任何表示。對他來說,韋天干勾俊發之流在他眼裡沒什麼區別,幾隻小螞蟻而已,踩了就踩了。

「不過我告訴你,勾俊發絕不是你宿舍里那幾個人那麼容易對付的,他肯定不肯就此罷休的,你要有心理準備。」

唐猛見凌雲滿不在乎,認真提醒道。

「怎麼準備?」凌雲眉毛微微一挑,嘴角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輕聲反問道。

「反正就兩點:第一,你打了勾俊發,他肯定會帶一大堆人來揍你;第二,根據我對他的了解,他肯定想辦法鼓動他老爹出手,就算讓學校開除你,都不是不可能的事。」

「開除,就是趕出門派吧?」凌雲心中暗暗想道,心說又來了,又要被趕出門派了。

恩,在修真大世界,凌雲還不知道被多少門派趕出去過,他早就習以為常了。

柴翰林聽了臉色微微發白,知道凌雲這下子麻煩大了。

張東也是一臉凝重的問道:「那可怎麼辦啊?還有倆月就要參加高考了,要是真被開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