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029章還施彼身

第029章還施彼身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1-21 05:25  字數:3666

凌雲淡定悠然,繼續往前走,他甚至還扭過頭沖著給他加油助威的張靈微微一笑。

凌雲走上前去,對勾俊發後面連滾帶爬的皮和志連看都不看,一腳就踩在了勾俊發的胸口上。

他多重的身體,腳上多大的力道?本來就痛得動彈不得的勾俊發被他這麼一踩,只來得及嗷了一嗓子,就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了。

他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看向凌雲的眼睛裡,除了恐懼還是恐懼,目光中都帶了一絲乞求。

凌雲低頭,臉上依舊是那副人畜無害的笑容,很親切的看著勾俊發那張痛得扭曲的死人臉笑道:「勾俊發,是吧?」

「我說小勾子,現在,你可以好好的說幾句人話了吧?」

「嘎!」什麼?小勾子?

教室里圍上來看熱鬧的同學聽了忍不住樂了,校園紈絝惡少勾俊發,到凌雲嘴裡竟然成了小勾子了。

這時候,高三六班教室外面走廊上經過的學生也聽到了裡面的動靜,紛紛衝進來觀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凌雲問了半天卻沒聽到回答,他皺眉看向勾俊發的臉才發現,原來勾俊發此時已經被他踩的直翻白眼了,哪兒還能張口說話?

凌雲嘆了一口氣,心說你這體格連韋天干都比不了呢,於是緩緩挪開了腳。

勾俊發忍著五臟六腑被打的移位的痛苦,張開大口劇烈喘了幾口氣,這才開口說道:「凌雲,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慢著,不要急著認錯,咱們有話好好說。」

凌雲笑眯眯的低頭看著勾俊發,淡淡道:「我記得剛才你說這三年一共拿了我多少錢?」

「三……三四千……」勾俊發忍著劇痛回答道。

「三千加四千,一共是七千,張靈,七千塊錢存銀行三年一共是多少利息?」

周圍同學見凌雲這麼理解三四千,忍不住哄堂大笑了起來。

對於勾俊發的壞,整個清水一中誰人不知哪個不曉?提起他和魯成天兩個人,誰不是恨得牙根痒痒,卻又敢怒不敢言?

何況他們也都知道勾俊發這三年是怎麼欺負凌雲的,因此根本沒有人為他感到可憐,相反大家都覺得很是暢快!

凌雲真是為他們出了一口惡氣啊!

張靈噗嗤一笑,煞有介事的先看了一眼曹珊珊,才對凌雲說道:「存三年死期的話,應該有百分之十幾吧,具體我也忘了呢!」

曹珊珊聽了忍不住白了張靈一眼,她也太狠了,三年死期的利率也不過百分之五,張靈竟然獅子大開口,隨隨便便就加了至少兩倍。

凌雲點頭表示感謝,然後沖勾俊發認真說道:「你看,七千塊錢如果百分之十五利息的話,應該是一千零五十,零頭我就不要了,我拿回來八千,不算過分吧?」

勾俊發此時哪兒還在乎凌雲怎麼算,他恨不得趕緊逃出高三六班,因此雞啄米似的猛烈點頭道:「對,一點兒都沒錯,八千,就是八千……」

凌雲皺著眉頭問道:「小勾子,你可想好了,我真沒有算錯?」

「沒算錯,絕對沒算錯!」勾俊發這時候就差對天發誓了。

凌雲冷哼了一聲道:「那就好,拿錢吧……」

勾俊發又是一陣猛的點頭,他努力掙扎著從地上坐了起來,從上衣兜里掏出自己厚厚的錢包,把錢包里的錢都拿了出來遞給凌雲,顫抖著道:「這是一萬塊,都給你了……」

凌雲接過錢,刷刷刷數出二十張,隨手甩到了勾俊發的臉上,冷哼了一聲道:「你以為我是你啊?我只是拿回我自己的錢而已,多一分都不要。」

曹珊珊聽了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狠狠鄙視了一下凌雲的無恥!

你比人家勒索你的錢多要了一倍還多,還有臉說什麼多一分都不要?

她不禁又想起了凌雲中午拿她那一千塊錢的樣子,心說這人還能再無恥一點兒嗎?

答案是能。

只聽凌雲又淡淡說道:「不過,我不能白打你一頓吧?看在我出這麼大力氣的份上,你覺不覺得應該給我點兒體力費?」

勾俊發疼的扭曲的臉,差點兒就綠了,因為這句話從來都是他對別人說的,沒想到今天凌雲竟然對他說了出來。

可他現在被人踩在腳底下,哪兒有反駁的機會,於是趕忙又把散落在自己周圍的錢全部都撿了起來,雙手舉著恭恭敬敬的遞到凌雲手裡。

誰知凌雲翻臉如翻書,重重哼了一聲道:「太多了,打你還不值的這麼多錢,只要一半就夠!」

勾俊發現在連死的心都有了,心說凌雲你這不是折騰人嘛,不過他可不敢表現出來,只好老老實實數出一千,乖乖的遞到凌雲手裡。

這次凌雲欣然收下,並沒有再為難他。

吃虧不是凌雲的風格,他的原則是,就算一時吃了虧,將來也要加倍的討回來,至於無恥兩個字怎麼寫,凌雲的詞典里還真沒有。

凌雲收好錢,半天沒有說話。

這時候勾俊發似乎開始緩過勁來了,他小心翼翼的看著凌雲,討好的問道:「凌雲,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吧?」

勾俊發暗暗對天發誓,今天遭受的恥辱一定要十倍百倍的討回來,凌雲今天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竟然敢這麼羞辱他,不找回這個場子,他勾俊發以後就別在清水市混了!

凌雲嘿嘿一笑道:「不急著走,我還記得你剛才說過,只要你的手痒痒了就要拿我練練手,對不對?」

勾俊發聽了頓時臉色一變,他實在搞不清凌雲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只見凌雲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