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027章驚天發現

第027章驚天發現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1-21 05:25  字數:3645

下午放學以後,凌雲委婉的拒絕了張東要和他一起去打籃球的邀請,依舊坐在那裡認真看他的地理課本。

歷史能夠幫助凌雲了解這個世界的發展過程,而地理則能夠讓凌雲了解這個世界的結構,布局,自然風貌和風土人情。

地理對於急於了解這個世界的凌雲來說,它的作用毫無疑問遠遠超過了歷史。

既來之,則安之。

他要在這個星球上生存,要在這裡修鍊,變強,當然要儘可能的了解這個世界的一切。

「這個星球的水可真多。」

凌雲看的很認真,很詳細,完全沉浸其中。

兩節地理課,至於地理老師講了什麼,他根本就沒有聽,一直坐在那裡研究地理。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啊!」

這個星球比修真大世界不知道要小了多少倍,可地球上廣闊的海洋,高大的山川,無邊的沙漠,奔涌的河流,都引起了凌雲強烈的探索慾望。

其中,凌雲把華夏的崑崙山脈,埃及的金字塔,巴西的熱帶雨林,非洲的撒哈拉,甚至百慕大三角,索馬利亞,包括南北極,都在課本的地圖上重點做了標註,他覺得這些地方都隱藏著很多不被人知的秘密。

不過,凌雲關注的重點,還是華夏,畢竟他就是華夏人,現在就生活在這片土地上。

他越來越發現這個擁有著古老燦爛文明的國度,很不一般。

看歷史的時候,他知道了萬里長城,當時他就覺得,這個國家的人民在兩千年前就能夠在崇山峻岭之上建造了萬里長城,實在令人震撼。

而當他在地圖上看到蜿蜒曲折的萬里長城的時候,他心神狠狠的一震!

怎麼越看越像一條龍?一條隨時都會騰空而起的萬里巨龍?

龍首望東海,龍尾擺崑崙。

「這起碼是一條龍脈!」

如果凌雲現在可以御空飛行,他會毫不猶豫飛到千米高空看一看,他相信他的判斷不會有錯。

炎黃子孫,龍的傳人,凌雲接收的殘破記憶中,隱隱約約有龍的大概影像,跟他在修真大世界見過的,真正存在的金色巨龍毫無二致。

凌雲深深震撼,幾乎無法自拔,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引起凌雲同樣關注的,是和萬里長城並列為世界八大奇蹟之一的秦始皇陵兵馬俑。

「什麼兵馬俑,根本就是陰兵!有人在修長生之道!」

別人看不出來,可凌雲卻是看的明明白白,一下子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萬里長城,兵馬俑,都是秦朝一個時期的,再想起了老子的道德經,凌雲拿著地理課本的手有些發抖,臉色也微微發白。

再聯合殘破記憶里華夏的上古神話傳說,伏羲女媧,三皇五帝,共工怒觸不周山等等……

「毫無疑問,這個世界肯定有修真者,就算現在沒有,過去也肯定出現過!」

這是凌雲得出的結論!

對於別人來說,那些神話也許只是傳說,可對凌雲這個曾經修鍊至渡劫期的修真天才來說,他會簡單的相信那只是傳說嗎?

一腳把一座大山踢飛到海里去,這樣的事凌雲又不是沒幹過。

凌雲神色凝重的用筆在地理課本上畫圈標註,昆崙山,東海,道教聖地武當山,龍虎山,茅山……甚至嵩山少林寺都被他一一圈了出來。

「等時機到了,一定要去這些地方探尋一番,也許會有所收穫也說不定。」

他現在煉體一層都沒到,連保護自己都成問題,當然不可能現在就去。

「竟然認認真真的在教室里上了一下午課,凌雲這個學期還是第一次呢!」

教室前排,古靈精怪的張靈在放學後每隔幾分鐘就要回頭看一次凌雲,滿臉的不可思議。

「學生上課本來就是天經地義,這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曹珊珊看著如坐針氈的張靈,忍不住鄙視道。

「我知道啊,對我們來說是天經地義不假,可對凌雲,那就太不一樣了!」張靈回過頭來,對曹珊珊說道。

「珊珊,你說,凌雲該不會真是浪子回頭了吧?」張靈眨著眼睛在那裡八卦。

「張靈,我看你是發花痴了吧?你要真想知道,直接去凌雲那裡問啊,問我幹什麼?」曹珊珊現在餓得肚子咕咕直叫,沒給閨蜜什麼好臉色,故意諷刺道。

沒想到張靈竟真的站了起來,離開座位朝教室最後面凌雲的課桌走去。

「花痴!他不就是今天威風了幾次么,竟然為了他連好朋友都不要了?」看到張靈真去找凌雲了,曹珊珊也不知道到底是為什麼,反正就是覺得不爽,很不爽,她有一種想摔東西的衝動。

「喂,凌雲……」

張靈腦子裡似乎沒有什麼男女之別的概念,一屁股就坐在了張東的座位上,主動跟凌雲打招呼。

凌雲正在看著地理課本想著至關緊要的事,無端被人打擾,頓時有些微微皺眉,他歪過頭來一看,發現竟然是張靈。

「什麼事?」

張靈拿眼瞟著凌雲手上的地理課本,想看看凌雲到底在課本上寫了些什麼,卻被凌雲啪的一聲合上了書本。

她有些意興闌珊,不過卻不以為意,沖凌雲眨了眨眼睛笑道:「沒什麼事,過來只是告訴你,今晚你要請我吃飯。」

這,這也太直接了吧?凌雲頓時一陣無語。中午剛宰了小霸王唐猛一頓,現在立時就報應到了自己頭上。

「為什麼?」凌雲被張靈的乾脆直接搞得有些不適應,皺眉問道。

「沒有為什麼,只是,你應該沒忘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