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024章害群之馬?

第024章害群之馬?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1-21 05:25  字數:3608

烏高朗在那裡暴跳如雷,凌雲根本就沒有注意。

他現在滿腦子都在考慮一個很關乎身家性命的大事,那就是這個世界上有修真者嗎?

凌雲對「修真」二字的理解,可謂是無人能及,他比誰都要清楚,那個拽的自稱「老子」的李耳,所創的《道德經》根本就是修真的經書。

至於歷史書上說的什麼哲學世界觀之類的小白解釋,凌雲根本嗤之以鼻。

這樣宣傳李耳的《道德經》,不就是拿著靈芝仙草當大白菜賣嗎?

可是,這個鬼地方的天地靈氣如此稀薄,稀薄到就連自己都無法直接吸收的地步了,又有誰能在這種環境下修真?

然後,凌雲就想到了他昨晚發現的那株七曜草。

緊接著,他又想到自己身體的陽蹺脈在剛出生的時候被人廢掉的事情。

凌雲忽然感覺到大大的不安!危機,他意識到了危機!

快速修鍊提升自身能力的願望前所未有的迫切了起來!

沒有發現,可不等於沒有!修真界很多國家的凡人,不也是不知道修真者的存在么?

恩,低調!在沒有足夠的自保能力之前,一定要保持低調!

只可惜歷史課本上只摘錄了《道德經》裡面的幾句話,這讓凌雲意猶未盡,心癢難耐。

一定要想辦法弄到手看看!

凌雲站在那裡,他深深地思考這些問題,以至於所有的心理變化都一一展現在了臉上。

所有人都看著凌雲的表情從茫然,到欣喜,再到擔憂,最後轉變為堅定。

烏高朗說了半天見凌雲站在那裡不言不動,頓時更加生氣,他認為這是凌雲對他的蔑視!

幾乎每一個歷史老師都是有一些嚴肅刻板的,因為他們大多傾向於認為,歷史就是歷史,不可更改。

烏高朗恰好是嚴肅刻板的典型代表,他對凌雲這種散漫無常,根本不把學校和課堂紀律放在眼裡的學生,當然是從骨子裡厭惡。

更何況凌雲三天打魚兩天晒網,對他的課是能逃就逃,每次歷史測驗除了靠蒙對幾個選擇題得到可憐的十幾分外,填空和問答題都毫無例外是空白。

烏高朗是越想越氣,看著依舊傻傻的站在那裡的凌雲,說話的表情和語氣開始聲色俱厲。

「凌雲,你不要以為我不是你的班主任就治不了你!馬上就要高考了,我不允許我的課堂上有你這樣的害群之馬存在,請你馬上出去,不要耽誤了其他同學寶貴的學習時間。」

這句話凌雲終於聽到了,他聽了不禁微微皺眉。

「害群之馬?烏老師,我什麼時候成了害群之馬了?」

教室里突然爆發哄堂大笑。

烏高朗見凌雲竟然敢反過來質問他,頓時重重哼了一聲,厲聲道:「你三天兩頭的逃課,這算不算藐視學校紀律?會不會影響其他同學的學習?」

「先不說遠的,就說今天吧,同學們都站起來的時候你偏偏坐著,同學們都坐下了,你又偏偏站在那裡,你說,你是不是成心搗亂?」

「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老師?」

烏高朗說完,怒氣沖沖的看著凌雲,眼中的不屑和厭惡絲毫沒有加任何掩飾。

曹珊珊低著頭,裝作看著自己的歷史課本,心中忍不住暗暗得意,讓你中午欺負我,現在遭到報應了吧?

不過她潛意識裡卻又為凌雲暗暗擔心,怕烏高朗真的把凌雲從教室里趕出去。

張靈卻是大膽的回頭看著凌雲,對凌雲的期待感十足。她很想看看這個不動聲色就能讓小霸王吃癟,幾句話就氣的曹珊珊不吃午飯的傢伙,怎麼處理這次麻煩。

三零五宿舍的舍長,韋天干懾於凌雲昨晚的威勢,雖然不敢正面去看凌雲,可眼角的餘光卻一個勁兒的往凌雲這裡瞟。

韋天干心裡的得意全都表現在了臉上,你凌雲不是突然囂張起來了么?繼續囂張啊?能打有什麼用,你的成績別說考大學了,就是連教室門老師都不想讓你進來!

至於柴翰林,他臉上的表情就倆字,擔憂。

凌雲能主動來教室上課,柴翰林是很高興的,他能感覺的出來,凌雲真的不是來教室搗亂胡鬧的。

凌雲根本不在乎周圍各種異樣的眼光,他靜靜的站在那裡,耐心的等著烏高朗把話說完,然後嘴角兒微微一挑,勾起一個很乾凈的笑容說道:「烏老師,我三天兩頭逃課是不假,可我連教室都不來,怎麼影響其他同學的學習了?」

「至於剛才的事,我很抱歉,當時我正在認真的背誦課文,所以沒有聽到喊起立,就起來晚了。」

他嘴上說著抱歉,臉上哪有絲毫的抱歉的意思?

「背誦課文?」整個教室傳出更加轟動的笑聲,就連臉色鐵青的烏高朗都差點兒被凌雲一句話給逗笑了。

凌雲能背誦課文,那老母豬豈不是都能上樹了?

看著教室里笑的前仰後合的同學們,烏高朗臉上的嘲諷越來越濃厚,他忽然也跟著淡淡一笑,同時伸出雙手在虛空中壓了一壓。

等同學們都止住了笑聲,烏高朗才用不屑的眼神看著凌雲問道:「凌雲,你知道同學們剛才為什麼笑嗎?」

凌雲搖了搖頭道:「不知道。」其實他心裡跟明鏡兒似的。

「凌雲,你說你剛才在背誦課文?」烏高朗覺得自己抓住了凌雲的七寸,似乎不那麼著急了,他想看到凌雲自己打自己的臉,讓他徹底沒臉再來自己的課上搗亂。

「是的。」凌雲回答的很乾脆。

「背的是哪一篇課文?哪一個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