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021章狠狠的道歉

第021章狠狠的道歉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1-21 05:25  字數:3652

「嘎……咳咳……」唐猛嚇得一個哆嗦,差點兒沒把嘴裡的骨頭給卡嗓子眼裡去。

唐猛真沒想到自己躺著也中槍。曹珊珊?我女朋友?兩人差著十萬八千里呢!

見凌雲擺出一副完全不認識自己的樣子,曹珊珊氣的連頭髮根都要豎起來了,她今天才明白,原來怒髮衝冠這個詞不是假的。

就連寧靈雨都覺得自己的哥哥玩笑開得有些過頭了,無論怎麼說,好歹是在一個班裡學習近三年的同學,凌雲竟然說不知道曹珊珊是誰,這不就是打她的臉嘛!

有一個人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張靈霍的一下從鄰桌站起來,直接跑到曹珊珊身邊,跟她站在一起,非常不滿的對凌雲說道:「凌雲,大家都知道你暗戀曹珊珊,你不敢正面表白也就算了,可你用謠言,用嘩眾取寵的方式來引起珊珊的注意,現在卻擺出一副根本不認識她的樣子,這就太過分了吧?」

快嘴張靈,這嘴還真是快呀!

曹珊珊一聽要糟,趕緊想攔,卻還是被張靈連珠炮似的一口氣給說完了。

就算曹珊珊見過很多大場面,現在的臉色也有些掛不住,連氣帶羞,那眼淚都在眼眶裡打轉兒了。

「這傢伙狂的有點兒沒邊兒了,那可是曹珊珊啊,全校誰敢說自己不認識她?」

「是啊,在一個班裡學習了三年,現在竟然說不認識,這傢伙是不是上午跑步給跑傻了?」

「哼,依我看,他就是想通過這種方式引起曹珊珊的關注吧?只是適得其反而已。」

「看把咱們的校花給氣的,這下有的瞧了……」

所有的學生都不吃飯了,議論紛紛,關注著事態的發展。

「曹珊珊?好像真在哪兒聽過。哦,對了,靈雨,她就是你在宿舍門口提起過的曹珊珊啊?」

凌雲記起來了,當時寧靈雨從宿舍里走了出來,驚艷的讓自己一陣失神,寧靈雨曾經問過自己比曹珊珊好看嗎?

凌雲當時的回答是:不管曹珊珊是誰,你都比她好看一萬倍。

看著寧靈雨有些尷尬的點頭,凌雲微微搖頭,抬頭看了看對面氣的要哭的曹珊珊,淡淡道:「原來你就是曹珊珊啊?對不起,我沒興趣,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請你哪兒來回哪兒去,不要影響我吃飯。」

拽!實在是太拽了!

唐猛心中卻是一陣抽抽,心說看來凌雲剛才那麼對我,實在是額外開恩、手下留情了啊!

不過這凌雲也太狠了,你得不到人家直接放棄也就算了,畢竟全學校喜歡曹珊珊卻連說都不敢說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你這一個,你至於用「不認識」這麼狠毒的話語來羞辱人家么?

曹珊珊怒極反笑,她很想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直接教訓一下這個臭屁的不可一世的凌雲一頓,可這是在學校食堂,她不想暴露自己會武功的事情。

一直不說話的寧靈雨忽然開口道:「曹珊珊,我哥哥上午跑完步之後就一直怪怪的,我估計他是累壞了,請你不要介意。」

寧靈雨說話了,唐猛當然不能不出來打圓場:「那個,珊珊啊,你還真不必生氣。我,你看到沒?剛才也不比你好受。不信你問問張靈,這傢伙現在腦子不大好使,你不要聽他瞎扯。」

對於現場的緊張氣氛,凌雲似乎毫無所覺,他說完那句話之後,直接就拿起筷子又開始大快朵頤,彷彿眼前發生的所有的事情,都跟他沒有任何關係。

免費大餐,吃飽了再說。

現在曹珊珊滿腦子都是凌雲那一句:「對不起,我沒興趣」。

她看的清清楚楚,凌雲說這句話的時候,表情既沒有做作的咬牙切齒,眼神中也沒有一絲的不甘怨毒,有的只是雲淡風輕,淡定從容。

自己就真的這麼不堪么?

她不甘心,她很不甘心!

憑什麼,你一個家境貧寒,學習倒數第一,體重二百斤的大胖子大豬頭,昨晚還偷偷跟蹤我,今天為了這事鬧的滿城風雨,現在卻在那裡睜著眼睛說瞎話,說什麼不認識我?

不就是幸運的突破了身體極限了么,突破了身體極限就了不起了么?我照樣一個打你十個……額,兩三個總該沒問題吧?

「同學,您要的水煮魚和夫妻肺片……」服務員過來送菜,打破了僵持緊張的氣氛。

張靈趁這個機會趕緊拉了一下曹珊珊道:「珊珊,這個人不識好歹,算了,咱們不和他一般見識了,咱們吃飯去吧,下午還要上課呢。」

她覺出來了氣氛壓抑的有些喘不過氣來,要是兩邊真打起來了,她們兩個女孩子可是只有吃虧的份。

曹珊珊貝齒輕咬著嘴唇,先看了寧靈雨一眼,接著扭頭看著凌雲一字一句道:「凌雲,你想展現你的男人血性是吧?你想用這種方式來表明你不再膽小不再懦弱了是吧?好,我承認你今天很有種,不過,你要是真有種的話,明天,周六晚上,敢不敢單獨跟我出來?」

周圍突然傳來一陣莫名其妙的起鬨聲。

張靈卻很明白周圍這幫人起鬨的意思,心說珊珊真是氣壞了,竟然口不擇言。

凌雲「有種的話」晚上就跟你出來?還單獨?

這句話要是被有心人歪曲事實傳出去,那還不知道變成多大的風波呢!

「我會讓你明白,你證明自己的方式雖然沒錯,可你卻選錯了欺負的對象!」

「張靈,我們走!」

曹珊珊氣的臉色煞白,性感的嘴唇直打哆嗦,銀牙咬的咯咯直響,哪兒還有心情吃什麼水煮魚,她抬手把一百塊